「感到憂傷是沒關係的。」巴西人有種詭異但很美的「幸福哲學」:Saudade 從缺的幸福

圖片來源:Unsplash

《VO》導讀:

哲學家齊克果曾說:「憂鬱和悲傷之中有種無比幸福的感覺。」很多時候,經歷悲傷過後,反而更能深深感受到幸福感。

澳洲新南威爾斯州大學的研究發現,悲傷可以強化對細節的敏感度、提高韌性,而心理學上也認同「感到憂傷是沒關係的」,巴西人更有一個詞彙「Saudade」,專門形容在悲傷中感受快樂的「從缺的幸福」。

(責任編輯:翁筠茜)

文/英國記者 海倫・羅素

Saudade(發音:「sow-DAH-djee」),名詞,對於過去曾經的幸福,或是你巴望卻無法擁有的幸福的渴望、哀愁或懷念。Saudade 最早出現於十三世紀的《幫助詩集》(Cancioneiro da Ajuda)。十五世紀,葡萄牙船隻航行至亞非兩洲,留在葡萄牙的人因摯愛離開身邊而感到失落,Saudade 一詞便開始流行起來。十六世紀,葡萄牙殖民巴西,移民至巴西的葡萄牙人開始使用 Saudade 一詞,藉此對留在家鄉的親友表達思念。現在,這個詞同時帶有葡萄牙和巴西色彩。

巴西——嘉年華會、足球與堅果的國度——有個詞可以用來指「從缺的幸福」,這個詞彙好美,還能從中獲得一種詭異的喜悅感。Saudade 是一種非常特殊的感受,所以非得收在這本書中。 正如哲學家齊克果所言,「憂鬱和悲傷之中有種無比幸福的感覺」。科學家也同意齊克果的看法,新南威爾斯州大學(University of  New South Wales)的研究發現,悲傷可以強化對細節的敏感度、提高韌性,使人更寬容。

在憂鬱的時刻,我們都曾覺得有種悲喜交雜的感受——回想過去、翻看舊照片,或是太過在意某件事或某個人,所以在他們離開的時候會非常想念。要完全杜絕悲傷和後悔,唯一的方法只有杜絕人生;而唯有經歷過黑暗,才懂得珍惜光亮。這就是為什麼 Saudade 這麼重要。

Saudade「從缺的幸福」的由來

這個詞的起源與葡萄牙帝國的興衰有關,一開始,Saudade 用來表達對長征中不幸身亡的人的思念之苦。活下來的生還者感覺生命中好像少了什麼。不過在巴西,Saudade 從初抵異鄉的人角度出發,這些人來到巴西通常並非出於自願,而葡萄牙人以巴西為家,也使巴西成為南美洲唯一說葡萄牙語的國家。換句話說,巴西國內充滿著 Saudade 氛圍。

Saudade 也隱含著你所思念的人事物不會再次出現的想法。如十七世紀葡萄牙作家曼紐.吉.美露(Manuel de Melo)所言,Saudade 是「你蒙受的喜悅,你享受的痛苦。」(A pleasure you suffer, an ailment you enjoy)與 Saudade 相關的印象有:望向大海的父親,不知兒子還會不會回來;身穿黑衣的寡婦,因其摯愛在船難中喪生;或是沒有父親陪伴長大的孩子,因為父親被遣送出境了。「這是一種對深愛卻無法再度擁有的人事物的渴望——可能是食物、天氣、你住過的地方,或是一個人。」 來自東北方福塔雷薩(Fortaleza)的丹妮兒告訴我。

今天,Saudade 一詞的「所有權」究竟在巴西或葡萄牙手上?兩股勢力互不相讓,但是就使用規模和受苦程度來說,巴西獲勝。巴西人口組成不外乎大量湧入的葡萄牙移民和非洲奴隸——其中多為班圖(Bantu)和西非人——因此巴西歷史充滿著混亂和痛苦。雖然十九世紀時,奴隸被視為非法行為,但還是有許多人迫於經濟壓力得離鄉背井,拋下摯愛、至親。

無法再度擁有,但感謝曾經擁有過

在歷經了幾百年的剝奪之後,Saudade 成了巴西人非常重要的精神支柱,巴西甚至制定了國立「Saudade 日」——每年的 1 月 30 日,在這天,到處都可以聽到充滿鄉愁的音樂,大家也會與彼此分享流露 Saudade 之情的詩作、故事以及引發這種情緒的人或地。

「就像是『我愛你』或『我想你』,但又更廣、更包羅萬象。對我來說,Saudade 是某人或某事讓你很慶幸曾經出現在你生命裡,還讓你魂牽夢縈。你可能會因為無法再度擁有而感到傷心,但是你卻能開心地想起自己曾經擁有過。」丹妮兒說。

Saudade 也可以用來形容想念某種仍存在的東西,它還存在,但卻無法獲得更多,例如「Opal Fruits」軟糖或是「漏網之魚」。試想初戀修成正果,想像跟他在一起的生活。很怪,對吧?有點像是「薛丁格的妻子」,感覺有譜,但其實也可能無疾而終。那種令人意亂情迷、神魂顛倒、吞滅你全部的慾望——強烈渴望著某人,感覺自己簡直要掉出窗外了的感覺——不會天長地久。怎麼可能天長地久?如果你現在與他重逢,也許就不會有之前的火花了。他也許已經不是以前那個他了,你當然也不是以前的那個你。也許當時你們失去彼此,才是最好的。

同樣地,傳統 Saudade 畫作中一定會出現的寡婦,可能會忽然發現丈夫其實還活著,但丈夫回來的時候卻已經是不同的人,或是身邊有了其他人了;船員返家後可能會發現他的愛人已經離開、發現重病的父母已經過世、發現他的家鄉不一樣了,他可能會感覺自己和僅僅幾天前,在大海上思念著的事物完全脫了節。

巴西人快樂的悲傷

Saudade 帶著一種模稜兩可的感覺,或可以說是一種複雜的感覺——這種感覺使你明白,某些失去雖不可避免,但沒關係的。心理學家認同這種想法有益。 悲傷是現實生活的一部分,而且「感到憂傷是沒關係的」,這種心態是健康的,還可以幫助我們接受,讓我們知道生命中某種程度上的痛苦是正常的、會過去的。這並不表示我們毫不在乎,我們可以難過,可以完全浸淫在 Saudade 的情緒中,然後把這一天過完。

Saudade 讓我們在情緒上魚與熊掌兼得,也難怪這麼多年來,Saudade 一直是藝術家創作的主軸。音樂人也從 Saudade 得到靈感,Saudade 啟發了許多 Bossa Nova 作曲人如喬安.吉巴托(João Gilberto)、費尼希斯.迪.摩賴斯(Vinicius de Moraes)和湯姆.裘賓(Tom Jobim),〈滿懷思念〉(Chega de Saudade)就是他們的作品。這首歌在丹妮兒心中有著非常重要的地位,她告訴我這是因為:「我老公當初想約我出去的時候,就彈這首歌給我聽。」她老公成功了,丹妮兒現在有孕在身,七個月了。「這是首悲傷的歌,」我們在 YouTube 上邊聽著,她邊告訴我:「但這是快樂的悲傷,可以平衡巴西那種超 high,有時甚至會過 high 的嘉年華魂。」

Saudade 被形容為「存在的不存在」,有點像是渴望,「你身邊可能有好幾千人,但這些人當中沒一個是你想花時間在一起的那個人。」丹妮兒這樣形容。不過這並不是在顧影自憐:「Saudade 是意識到,人們在你生命中有多麼重要的那一刻,以及你視之為理所當然的時時刻刻。」 她說。

所以說,Saudade 讓你了解,要對你所擁有的心存感激,同時也意識到一切都可能稍縱即逝。好幾千年來,這一直都是幸福的鑰匙,斯多葛主義哲學家塞內卡(Seneca)要我們「時不時」就想像自己失去了一切,這樣才能學會珍惜我們所擁有的。但是不知為何,這個世界上其他地方都忘了這寶貴的學問。

負面的情緒和想法,甚至是對你可能很有幫助的那些念頭,都被壓抑了下來,埋在「忙碌」或是「今天早上還沒喝咖啡」的情緒底下。但在葡萄牙或巴西不是這樣,丹妮兒說:「Saudade 讓我們能有更深層的感受,悲傷和愉快的感受都是,這提醒我們要歡慶自己所擁有的,所以我們時時刻刻都準備好要跳舞、時時刻刻準備好要愛人,也時時刻刻準備好要接待最愛的那些人。」

擁抱產生愛的賀爾蒙

在巴西,「好客」簡直就像神聖的宗教儀式,丹妮兒告訴我,她有些親戚一天要吸地兩次,以免有人突然來訪。「朋友每週都會來,每週至少來一次。而且我有大概一百萬個表兄弟姐妹⋯⋯所以我們家裡總是有多的食物,這樣不管下一餐是哪一餐,都能邀請他們加入。」巴西人通常一開門就會問客人:「吃飽了沒?」在這個熱愛嘉年華會的國家,民風滿溫情也真的不意外。巴西的好天氣也與好客有關,丹妮兒的家鄉整年幾乎都維持在攝氏 30 度,「冬天除外啦,冬天大概 27 度。」她說。

巴西人也是觸覺型動物。有一個我很喜歡的葡萄牙詞彙「cafuné」——某人情深、親暱地撫摸著你頭髮的動作,就像是在按摩一樣(「巴西人都超級喜歡 cafuné」),以及「aconchego」(溫情),意指被某人攬入懷中或被溫暖接待。「我們很常肢體接觸、我們善於表達。」丹妮兒邊說邊抱住自己。肢體接觸會釋放「催產素」(愛的賀爾蒙),讓人感覺幸福,腦神經科學家認為這是寂寞良藥。

巴西式的享樂:放下顧忌、開心的玩

「在世界其他地方大概找不到比我們更懂得享樂的人了。」丹妮兒說。沒錯,他們甚至還有一個很有嘉年華風情的詞「desbundar」,意思是「放下顧忌,開心的玩。」嘉年華季從一月開始,里約是最熱鬧的城市,「不過說實話,到處都是嘉年華會。」丹妮兒告訴我,她還說大白天就會有人在街上跳舞。會喝得很醉吧?「通常不會!」

跳舞不僅會釋放腦內啡(就跟運動會釋放腦內啡是一樣的),赫特福德大學(University of Hertfordshire)的研究指出,跳舞還可以增加自信。「在巴西,我們會把頭髮像這樣完全放下來,藉此淨化心靈。這樣我們就會比較放鬆,」丹妮兒告訴我:「這跟 Saudade 是一樣的道理,我們有好多不同的問題,舉例來說,政府⋯⋯」巴西政府貪汙腐敗的情形不停蔓延。「還有人民的工時很長、社會嚴重不平等、失業率高,所以我們在很小的時候,就學會了『滿足就是幸福』。」

一有時間就和家人好友見面,對她來說才是最重要的。而當這些人已經不在身邊時,好好追憶他們,就是在向他們致敬,這也是一種「傾吐」情緒的方式——不論你的情緒是好是壞。

我喜歡這種慶祝過去與當下的幸福的概念。Saudade 就像是寫給失去的人的情書,這是一種必要的放鬆方式,這樣才不至於沉船,也可以藉此好好想想我們所愛的人、我們的希望、我們的夢想——不論這些人事物最終的結局是否跟我們想要的一樣。我突然好想念祖父、想念一個以前曾經很要好的老友,但我跟他已經回不去了。這兩件事都讓我相當痛心,但是我很感激他們曾出現在我的生命之中。現在我想去為他們哭泣,也許哭完之後我會想要跳個舞⋯⋯像個巴西人一樣。

如何體驗「Saudade」,從缺的幸福?

1. 聽《滿懷思念》來培養情緒,可以找黑膠來聽,增添懷舊感。

2. 在臉書上找出舊照片,可以是已經沒有連絡的老友,或是你還很喜歡的前任。不要憋住隨之而來的情緒,放下並讓自己沉溺在渴望和想念的情緒中。

3. 花時間想念深愛過但已不在的人,接著,練習為還在身邊的人心存感激。

4. 找一天整天慶祝 Saudade,巴西的 Saudade 日是 1 月 30 日,不過你可以自行選擇適合你的日子。

看部老電影、聽些會讓你想起過去的音樂,挖舊情書出來看(看電子郵件或簡訊也可以)。

學會世界 30 國的快樂祕方

尋找全球幸福關鍵字

這裡買

延伸閱讀

「在那裡,你可以忘卻所有煩惱。」瑞典人的幸福秘訣:找到自己專屬的「野莓之地」

「踏板踩著踩著,壓力就不見了。」芬蘭人的紓壓秘訣:每天給自己一段「大自然時刻」

【喝到世界的盡頭】智利人的「開心密語」:Piscola!就算置身世界盡頭,一切耀眼燦爛

(本文書摘內容出自《尋找全球幸福關鍵字:學會世界 30 國的快樂祕方》,由創意市集出版授權轉載,並同意 Vida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


【生活報橘 2020 擴大徵才】

對幸福生活方式的持續好奇,是一種必要

我們一起探尋「我想這樣活活看」的那種生活方式

加入我們!我們在找一起開創生活與社群媒體創新可能的夥伴

VidaOrange 社群流量編輯 

薪資範圍: 月薪 NT$ 32,000~40,000

VidaOrange 社群流量助理編輯

薪資範圍: 月薪 NT$ 28,000~32,000

看工作內容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