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懂得安慰人而手足無措?】心理學家創辦的 StoryTaler:讓對方感受你的耐性,已是很好的陪伴

圖片來源:Unsplash

《VO》導讀:

看到朋友、家人心情不好,我們總會急著幫忙找出解決方法,不斷問對方「怎麼了?」要對方將內心情緒都說出來,卻容易在無意間讓對方感到壓力。

由香港中文大學心理學系麥穎思教授及臨床心理學家李昭明共同創辦的「說書人 StoryTaler」,藉由訴說親身故事,陪伴每個受挫低潮的人,看他們分享的故事,才明白有時最好的安慰,不一定是給出有條理的建議,而是靜靜的陪伴。

(責任編輯:翁筠茜)

文/說書人 StoryTaler

他人向我們傾訴時,當對方吞吞吐吐,約出來,卻又不說話,或是說得不清不楚,我們難免會覺得不耐煩。然而,這並不代表我們不關心對方,只是在日常的溝通中,我們不習慣靜默或等待,急速的都市節奏沒給予我們機會培養耐性。

我們從小就被教育要「有條理」、「反應快」——說話要流暢自如、表達要清晰到位、對話遇到冷空氣便要立刻填滿、甚至連聽到不好笑的笑話也要「給反應」,現在演化至要「秒殺」才夠出眾夠娛樂性。總之,混亂、寂靜是不容許的,片刻的沉默也要被冠以「死氣(dead air)」的名字。

當朋友在訴說煩惱時,我們有時是出於關心而著急,但也有很多時候是因為失去耐性,在對方吞吐之間就打斷了。交流變得很急促,靜默似乎令我們感到不安。

我們可嘗試了解,表達內心的感受是非常具挑戰性的,很多當下的想法、情緒感受是很複雜、很混亂的,不能輕易以言語去描繪。當遇到使我們困擾的情況,同時會感到絕望、憤怒、傷心、害怕等,這些情緒混雜在一起,變成一個複雜、難以形容的感受。 如果現在要你即時分享一個大秘密,你會有難以啟齒的感覺嗎?

擁抱沉默,接納對方的步伐

分享內心感受需要時間和空間,絕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且需要莫大的勇氣,而所需的勇氣不比玩高空彈跳少。聆聽者需要有耐性,給對方安全的空間去慢慢表達、抒發。

同時,我們亦可以讓對方決定分享什麼,分享多少。有時可能涉及其他人的私隱或不能透露的事,對方未必能分享所有細節;有時對方可能單純想有人陪伴自己,渡過這個難受的時間。我們只需單單聆聽對方所分享的部分,而不強求對方分享更多,對於對方的狀態一一接納,並予以理解,已很足夠。

「要說出來不容易,不用擔心,我會慢慢聽。」

「你說多少,我就聽多少,毋須勉強。」

「感謝你的信任,要說自己的感受是很需要勇氣的。」

話雖如此,我們也不需要一下子便變得滿有耐性,培養耐性也需要耐性呢!我們可以先看到自己不耐煩的一面,然後學習慢慢推展這個不耐煩、焦急的臨界點。 每當覺察到焦急的心情,我們可以輕輕地提醒自己:試著慢下來,停一停,先讓對方將想講的都講完。 有時候,儘管大家安靜了,不說話也是可以的。給予大家足夠的空間,繼續分享和聆聽。

「我會陪著你,聆聽你說話,也聆聽你不說話。」

你哭吧,我會陪著你哭

【說書人說故事】故事主人:Snow

當我讀高中的時候,媽媽的脾氣變得敏感、暴躁,經常和爸爸為雞毛蒜皮的事吵架。縱使他們吵架的內容很少牽涉到我,但吵鬧的聲音也影響著我的心情,有時候我會忍不住插嘴:「你們安靜一點好不好?!你們整天吵架煩不煩?!」當然我這樣的控訴不會得到回應,有時候更會令他們吵得更激烈。

那時候我很少跟身邊的人談及家中的事,除了一位跟我有相似情況的朋友。他是一位實際型的人——很急於給我意見,常建議我應這樣做那樣做,他很希望我可以更寬容地面對,甚至改變家中的情況。或許因為他也很希望改善自己家裡的情況吧,於是便把他的策略都傳授給我。

「不要讓他們影響你啦,作為旁觀者應該比他們清醒,為何還要火上加油呢?」

「不如你嘗試躲進房間、戴上耳機,當作什麼也聽不到就好啦。」

「不如你嘗試隔離他們,讓他們各自到房間冷靜一下。」

每次跟他傾訴,我還未把我想說的話說完,他就連珠砲發的「你不要⋯⋯」、「你不如⋯⋯」、「你應該⋯⋯」。我知道他是想幫助我的,但有時候我也很想反駁:「你說的我都知道,我都好想做到,但其實我只是希望你聽我說一下。」

有時候,他這樣的回應,會令我覺得他已不想再聽我講述大同小異的情況,就這樣我把想說的話都吞回肚子裡。儘管如此,他還是少數清楚我家中情況的人,因此他仍是我的傾訴對象。

直到有一次爸媽在夜晚吵架,這次吵得特別厲害,想靜一靜的我唯有走到街上,而這位朋友亦出來公園聽我傾訴。平時的我很少哭,也不喜歡在別人面前流淚,但這次一邊說、眼淚一邊控制不了地流下來。

朋友愣住了,不懂得安慰人的他手足無措起來,但過了一會兒,他說了一句:「你哭吧,我會陪著你哭的。」 那次他說的話很少,卻是令我感到很窩心的一次陪伴。我感覺到即使自己什麼也不說,又或者即使他早已預料到我要說什麼話,他,仍會在。

後來有一次,反過來是他因家中的事很不開心,而他不開心時就會到電子遊樂場打遊戲,於是他也把我叫到電子遊樂場裡去。我到了電子遊樂場,連續幾次詢問他發生了甚麼事,他卻一言不發,繼續玩他的賽車遊戲。

這次輪到我不耐煩了:「你叫我來,來了你又不作聲,你想我怎麼做呢?」他沒有回應,只是把遊戲用的代幣遞給我。我愣了一愣,想到了公園那次的經歷,明白到這一刻他需要的,跟那時候的我一樣:縱使我很想盡快了解他的情況,但此刻他需要的只是耐心的陪伴。

那次我恍然大悟, 原來,讓對方感受到你默默的耐性,已經是很好的陪伴。

當知道別人遇到難過的事和困難後,很多人也心急地想了解對方經歷的事、協助對方解決問題,但當對方所說的心事每次都大同小異,我們或許只會更不耐煩,希望對方可以解決舊問題,研究新方法。但到這裡,我們需要冷靜,心急和不耐煩有機會阻礙我們看到對方的真正需要。嘗試學習拓展自己的不耐煩臨界點,再慢慢去聆聽,從而學習陪伴對方更多。

聆聽自己,也讓別人聆聽

成為彼此的聆聽者

這裡買

延伸閱讀

【安慰是需要練習的】諮商心理師許嬰寧:心情不好的人,最害怕聽到的 3 句話

【寧願自己解決所有事情?】《好關係是麻煩出來的》:跟人來往,請不要那麼「懂事」

「越傾訴,越絕望?」多數人其實是用「逃避式安慰」:無法乘載你的悲傷不代表「不愛你」

(本文書摘內容出自《成為彼此的聆聽者》,由天窗出版社授權轉載,並同意 Vida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