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其實不可怕,只是自己的投射。」蕭敬騰藉由《魂囚西門》的角色,挖掘人生的獨特體悟

圖片來源:寫樂文化。

《VO》導讀:

因為接演《魂囚西門》心理醫師的角色,蕭敬騰走入心理學的世界,與心理諮商師九色夫、周慕姿深談,蕭敬騰因此想起自己小時候看得見「鬼」的經驗,但是他並不覺得可怕,因為他認為「鬼其實只是自己的投射。」

(責任編輯:翁筠茜)

文/歌手  蕭敬騰

鬼其實不可怕,只是自己的投射

我在《魂囚西門》的劇中飾演一位心理醫生,他的特異功能就是會見到鬼,口碑相傳,就有一堆「鬼病人」找上門,這故事跟我的童年經驗是相通的,雖然我們全家都是基督徒,而基督教並不承認其他鬼神的存在,但我從小就見過祂們。

第一次見鬼是在小學的時候,某天在房門打開的瞬間,我看個像是廟裡的神像一般,不知是神是鬼,但一轉頭又不見了,頻率一多之後我大概知道,只要轉到某個特定的角度就可以看得到。

直到國中時看到七爺、八爺、八家將,身上穿著色彩鮮豔的服裝,臉上化著非常有張力的妝,我才回想起原來小學時常撞見的就是祂們,我也因此對宮廟多了一份親切感,便時常流連於宮廟的陣頭活動。

但我們家是虔誠的基督教家庭,聖經說除了上帝之外,其餘的神都是惡魔扮成的,家人非常反對我去宮廟,只要一被發現,就是一頓毒打。但我不覺得祂們是惡魔,祂們是神,只是不一樣的神。

情緒低潮時,特別容易招來「鬼」

國二時因為學習進度跟不上同學,對人生也很迷茫,沒人可以理解,那是我人生中最低潮的一段時間,不但壞甚至有點冷血,也就是那時候,很多鬼靈都來找上我,我也很容易就可以看見一些奇怪的牛鬼蛇神。

圖片來源:寫樂文化。

可能就像許多人說的,小孩對鬼神的感應比較強烈,還沒被現實世界所束縛,因此感應力較強。但小孩很快就會被大人糾正並灌輸,看到的東西是假的,鬼是不存在的,久而久之就相信自己看的只是錯覺,逐漸失去感應的能力。

自從成為失去感應能力的「大人」之後,我也很少再想起這段回憶,直到拍《魂囚西門》後,跟原創作者九色夫聊起這事。沒想到九色夫也看得到鬼,只是跟我見到的完全不一樣。

「我那時見到的鬼,有點像是《變蠅人》裡的那種蒼蠅。我那時正處非常憤怒、氣到睡不著覺的情緒,忽然發現有東西在吸食我的怒氣 ,它也不是跟我有仇,就只是像在進食般,我像是它一餐肥美的食物,而它每咬我一口,我就會更生氣一點。」

九色夫的靈學老師曾跟他說,越是情感豐富的人越容易引來鬼靈靠近,情緒低落的時候尤其。「那段期間,它們經常會在我家的客廳或臥室出現,只要一放鬆就會莫名其妙生氣起來,然後它就來吸食我的怒氣,讓我困在憤怒的情緒中, 我若能恢復理性思考,切斷心中莫名的憤怒,就可以剪斷跟它的連結。 它靠人類的怒氣過活。也許它也不是鬼,而是妖或魔或其它我不知道的東西,但總之讓我很不舒服。」

我從來不怕鬼,也不排斥見到鬼,彼此的相遇一定都是因為一些特別的因緣才會連結起來、感受到對方的存在,有時候我想,這一點不論人與人、或人與鬼之間都一樣。

「蕭式省話語錄」推薦閱讀

不一樣

這裡買

延伸閱讀:

【人的憤怒頂點最多只維持六秒】運用一個「憤怒管理」技巧,不在生氣時做出後悔的事

「相由心生」是真的?會影響你「後天顏值」的 3 個關鍵:情緒、社會期待、自我概念

「沒有恐懼,我們也不可能堅強 。」心理師:讓「焦慮」成為你心底的「勇氣」

(本文書摘內容出自《不一樣》,由寫樂文化授權轉載,並同意 Vida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


【生活報橘 2020 擴大徵才】

對幸福生活方式的持續好奇,是一種必要

我們一起探尋「我想這樣活活看」的那種生活方式

加入我們!我們在找一起開創生活與社群媒體創新可能的夥伴

VidaOrange 社群流量編輯 

薪資範圍: 月薪 NT$ 32,000~40,000

VidaOrange 社群流量助理編輯

薪資範圍: 月薪 NT$ 28,000~32,000

看工作內容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