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忙碌紛擾的現代,對於承受生活中諸多壓力的人們,「焦慮」已經是常見的文明病。相關的心理學研究不斷被更新,各式各樣的治療法出現在書架上、網路媒體以及心理諮商室中。但是「焦慮」真的那麼不好,需要被完全克服或根治嗎?(前提是焦慮沒有過度造成你的生活困擾,如果是嚴重焦慮症患者仍須接受專業心理治療)。對此,心理學有顛覆傳統的看法。

美國西北大學的心理師 Richard Zinbarg 長期從事臨床的焦慮治療,他指出:「多年來,找我治療的患者都認為,他們心底的不安和焦慮是一種懦弱的跡象並懷疑自己『真的能把事情做好嗎?』。但是在我看來,在沒有任何恐懼或焦慮的情況下,我們也不可能勇敢或堅強。」

Richard Zinbarg 認為,勇氣(Courage)是一種由焦慮或恐懼而生的精神品質,使人能夠面對困難、危險與痛苦。如果一個人沒有對一件事經歷焦慮或害怕,也不會有力量去克服它。根治焦慮需要很長的時間,因為當你到達需要去找諮商師的程度,往往已經是焦慮的現象根深蒂固,而且近代研究表明,焦慮實際上與遺傳基因有很大關聯。即便如此,在 Richard Zinbarg 的經驗中,那些帶著焦慮的患者,在面對生命中的重大任務(管理公司、領導職場團隊或是處理人際問題。)時仍然能有很好的表現。

「焦慮的人們不知道他們擁有一些優勢。在焦慮湧現的同時,我們也展現出驚人的決心和行動力。遭受焦慮的人必須意識到並提醒自己:他們不會比任何人脆弱。」

美國 White Plains 的焦慮與恐懼症治療中心的副主任 Martin N. Seif,是一位有三十年治療焦慮症經驗的臨床醫生,作為因職業壓力而經歷過嚴重焦慮的過來人,他認為:「我們應該以更友善的角度看待焦慮,因為它是讓我們盡可能保持最佳狀態(即使你認為自己並不是這樣)的力量。」正如知名演藝經紀人 Ambrose Redmoon 所言:真正的勇氣不是沒有恐懼,而是知道什麼事比恐懼更重要

(參考資料:psychcentralpsychologytoday。)

(本文提供合作夥伴轉載。首圖圖片來源:《徵婚啟事》劇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