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閱樂書店林哲安

這幾年,台灣逐漸興起一股慢跑的風潮。不論何時、何地,總能看見單獨一人、或是成群結隊的跑者,享受著風速所帶來的無比暢快。每周末,也都有許多大小路跑賽事,供跑者參與。可以說,路跑,已經是目前台灣最重要的休閒活動之一了。

每次走在路上,看見慢跑者從身邊快速通過的時候,我都會想起大學時期備戰大專盃田徑賽前的那段練習時光。在大家還在放寒假的時候,我就必須先回學校,提前收心,暖身、馬克操、漸速跑、配速跑等,那些不斷重複的訓練,總是會讓自己的意志消耗殆盡。肺部吸著寒冬才有的乾燥冷空氣,有點刺痛;因反覆衝刺而備感不適的大腿,非常酸痛。練習完畢,回家,倒頭就睡。隔日六點起床,一樣,田徑場集合、開始練習。這樣的日子,既痛苦又無趣,而我,也這樣過了三年!對這個時期的我而言,除了能夠讓自己在比賽中獲得實質的成就外,我完全不知道,田徑運動,還能給我甚麼?所以,練習對我而言,就像是每日辛勤工作的原因,只是為了能賺取一份勉強溫飽的薪水,那樣毫無意義的規律生活而已。

所以,看見台灣現在流行路跑這項運動,我其實有點摸不著頭緒,只是想著:「這些人是怎麼回事?怎麼能夠對路跑那樣的熱衷?」因為,這項運動,曾經折磨過我的身心阿!

直到我讀完這本書後,我才又激動的大喊著:「原來!我以前只是一隻會跑步的動物而已阿!」為了追求成績,只顧著練習,加入田徑隊的初衷為何?我一直沒有好好思索過這個問題。

這本書,叫做《強風吹拂》,描述一群寬政大學田徑雜牌軍,挑戰在日本最古老、難度最高的「箱根驛傳」的故事。隊伍成員的組成,只是因為大家都居住在學校附近的破舊公寓──「竹青莊」的緣故。隊伍中,有田徑名校出身、卻分別因傷病以及毆打教練而放棄夢想的清瀨與阿步;聒噪的一年級雙胞胎城太郎、城次郎;喜愛抽菸的延畢生尼古;早已通過司法考試的法學院學生阿雪;只愛看漫畫的王子;商學院的學生神童;喜愛看猜謎節目的社會學院學生KING;從非洲來的理工學院交換生姆薩。怎麼看,都不是一隻能夠在比賽中受到注目的王牌隊伍,但他們,卻在清瀨的指導下,短短一年的時間,從初期的紀錄賽,一路過關斬將,跌破眾人眼鏡,闖入了「箱根驛傳」,雖然,他們沒能在比賽中獲得冠軍,卻也跑出了空前的第十名成績,成就了這項賽事的一段傳奇故事。

故事中,而作為「竹青莊」領袖的清瀨,並不是運用高壓的手段,逼迫隊員練習,而是給予隊員們極大的鼓勵,讓他們,對跑步產生發自內心的熱愛。而他與阿步之間的關係,更是本書最大的亮點。清瀨透過許多哲理的話語,以及實際的行動,讓空有天賦,卻只為自己而孤獨前行的阿步,逐漸理解到跑步真正的目的,不只是為了追求個人的速度與實績,而是為了感受,與隊友們一同努力的那種「連結的溫暖」。當然,練習的過程中,隊友的質疑、敵隊的嘲諷、看熱鬧的觀眾、嗜血的媒體,不斷的試煉著他們的意志。幸好,他們憑藉著一股永不放棄的衝勁,讓他們生活周遭的居民,也一起投入賽事的備戰中。讓跑步,變成一種凝聚眾人力量的團體競賽,而不是跑者本身,獨自追求目標的孤軍奮戰。

我還記得,清瀨在書中,曾勉勵阿步,要變成一位「強」的跑者,而非「快」的跑者。在書中,也可看見阿步一直試著參透這句話的意思。他的疑惑,直到在「箱根驛傳」比賽過程中,發高燒的神童,為了延續大家堅持一年的夢想,硬撐著病體不斷前進的強硬意志力,以及直至終點那一刻氣力放盡、不支倒地的畫面,才讓他真正體悟了這句話的意涵。也就是,不著眼於個人紀錄,只是為了隊友、居民,而持續與自己戰鬥的拼勁,並不斷超越自己的極限。

《強風吹拂》這本書,又讓我重新想起,大二下懷著滿腔熱血、衝進體育室,對著田徑教練說道:「我想加入田徑隊!!」時的那個我。

那個想用跑步,去鍛鍊自我意志、讓自己改掉急躁個性的我。

原來,我練田徑的初衷,是這樣的單純阿!

 

  • 跑步講座-第一場「強風吹拂」

講者:張鐵志 x 徐國峰

時間:5/31 19:15-21:00

地點:閱樂書店

 

延伸閱讀:

寫給旅人:我們穿梭差異,用旅行培養我們獨一無二的人格特質

成天想著「此生一定要跑一次馬拉松」,何不從每週跑步三次開始?

閱讀的豐富加深旅行的厚度,讀完我們再出發

(全文由閱樂書店授權刊載;圖片來源:Unsplash,CC Licensed;禁止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