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ne-791133_640

紅的還白的?

Vermentino, Cannonau, Carignano & Monica

P45

原本以為薩丁尼亞就如電影一般:豢養食人野豬的荒郊偏野。在登上薩丁尼亞後,我才知道這裡還有天堂般的碧海藍天,以及吸引世界級富豪名流蜂擁而至的豪華酒店。然而,分居沿岸和內陸,有著天壤之別的這兩種薩丁尼亞我都無緣一見。但是,我倒是在旅途中邂逅了 Monica。Monica 毫無疑問是新朋友Viola 與無數島民心目中薩丁尼亞最好的酒。Viola 口中的莫妮卡「Monica」,是薩丁尼亞島上野孩子般漫地生長的葡萄品種,其實在全球釀酒葡萄中也實屬罕見。Viola 使出全身氣力,用古董開瓶器好不容易將我人生第一瓶 Monica 的瓶塞完整拔起,那一刻,這種曾被描述為「行家用奢華酒款」的品種,喝起來卻既不行家也不奢華,反而讓我覺得和薩丁尼亞化外之地的特立獨行十分貼切:不論好壞,都很「非義大利」。

P44

這瓶在附近超市只賣幾歐元的 Monica 紅酒,在低溫下顯得清淡爽口,有紅色莓果和微酸,以及幾乎喝不出的單寧。Viola 說:「我和朋友們都喜歡 Monica,我們每次去海灘,最常喝的就是 Monica。」當然,喝起來幾乎不像在喝酒,很容易一杯接著一杯,風味可愛又有微酸,價格親民還有引人遐思的酒名,親和力十足又夾雜著點難以言喻的草本植物或皮革野味般的香氣,難怪 Monica 在當地會廣受歡迎。當我以為在當地餐廳能毫不費力找到 Monica,而信步去到附近餐廳,卻只見厚厚菜單和酒單,充斥著各種迷惑人心的麵點和醬料,唯獨不見 Monica 蹤影。但是在薩丁尼亞滿是蛤蠣、章魚等海產的海島餐桌上,連烏魚子都是日常產物,怎會不見葡萄酒。酒當然是有的,只不過多數時候,沒人會知道這些葡萄的名字。但這不代表餐廳裡的人,能允許你用超過五秒的時間選擇葡萄酒,除非你希望自己的品味被嚴重質疑。

 Rosso o Bianco?

「Rosso o Bianco?」餐廳裡的侍者往往若無其事地問:紅的還白的?彷彿選擇葡萄酒只需要不是色盲就夠了。當然在某些地方,稱作「Rosato」的粉紅酒也是可能的選項。「Bianco」,我於是在三秒內選定白酒搭配海鮮大餐。然而環顧嘈雜的餐室之後,我卻發現儘管許多人吃的都是海鮮,桌上也不乏紅酒。難怪類似 Monica 這類少有單寧的紅酒會大受歡迎,因為這正是能適切搭配海產的紅酒類型。在此起彼落的「Rosso o Bianco?」聲之外,薩丁尼亞的餐室還能聽見一種至今仍讓我念念不忘的美味聲響。那是稱為 carasau(或稱pane carasau)的特產,如紙般輕薄脆餅發出的聲音。這些往往呈圓形或 B4 大小長方形的脆餅,是餐廳桌上像麵包那樣必備的玩意兒。一家好的餐館,幾乎都有透著淡淡麥香又極其輕薄爽脆的 carasau,用手把整片 carasau 掰成小塊,乃至於入口咀嚼時發出的清脆聲響,更是一雙飢腸轆轆的耳朵能聽到的最美樂音。

P46-1

不過,薩丁尼亞真正讓我困惑的不是聲音,而是氣味。即便只在島上,多半做成簡單易飲,沒有複雜層次,甚至不勞動記下品酒筆記的 Monica,都在開瓶幾天後,出現一種字面上被我歸為「foxy」的味道(其實從未真正證實過到底是狐狸抑或浣熊),介於煙燻、野味,又雜有動物、毛皮乃至於青澀植物的異樣氣息。甚至在盤桓數日的北部城鎮 Olbia,我總覺得在春天冷冽的空氣中,不時瀰漫著像是燒柴生火的宜人煙味。我試圖向當地人探尋氣味的由來,他們卻都顯得滿臉困惑,要不全說沒感覺,要不就巧妙迴避問題。連名片上用不顯眼小字印有「博士」頭銜的 Cantina Gallura 酒廠一老一少兩位型男釀酒師,都對我的謎樣氣味,提不出個解釋。於 Gallura 酒廠釀 Vermentino 快三十年的 Dino 倒是對自己(同時也是整個薩丁尼亞)引以為傲的維門提諾(Vermentino)白葡萄,在薩丁尼亞的特有氣味,三兩下就給了答案。

P46-2

 

延伸閱讀:

認識酒標:喝德國葡萄酒不急著看品牌,辨別葡萄成熟度卡要緊

有必要像漫畫《神之雫》那樣醒酒嗎?拉高酒瓶倒酒就是一個字:帥

不管你講究包裝、產地還是口味,這張日本酒單應有盡有

酒鬼必備!在家自釀啤酒機,用 App 調配各種你想要的風味

愛喝啤酒又怕胖?推薦你 10 款低熱量啤酒,每天都適合小酌微醺

喝遍義大利_3D封面網路用(本文由積木文化授權刊載,全文摘錄自《喝遍義大利》。首圖來源:kaboompics / 962 张照片,。禁止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