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電影《丹麥女孩》上映,主角 Eddie Redmayne 演活了第一位接受變形手術的丹麥畫家——莉莉・艾勒柏,引起一波對於跨性別者的正反觀點激論,也成功讓大家看到跨性別者在面對社會、親友或是自我認同時的掙扎與困難。

關於跨性別者,或許人們會有這樣的疑問——是不是跨性別就意味著失去生育能力,無法擁有自己的孩子?

  • 透過募資保有「擁有親生小孩」能力的跨性別者

英國的跨性別者 Eleyna Salih 從小到大都認為自己的心裡住了一個女生,在 2015 年四月,倫敦的性別認同診所再進行完整評估後,認為 21 歲的他的確可以服用賀爾蒙,為接下來的變性手術做準備,但是 Eleyna Salih 卻選擇延後這個程序,因為他想確保在未來他也能夠擁有自己的孩子。

「在成長過程中的經驗中,因為小朋友們無理的對待,讓我不希望有個孩子,直到見到那些年幼的表弟妹,我的母性本能被開發,開始希望自己能夠成為一名母親。所以,我想要儲存我的遺傳基因,再開始新的生活,努力的工作賺錢,直到確保我能提供良好的生活條件給未來的孩子」Eleyna Salih 說。

儲存基因對 21 歲的他來說是一筆不小的花費,再加上他後續還有變性手術的費用,所以他在 GoFundMe 上發起一項募資,希望能夠透過這個方式集結一年冷凍精子的費用,目標設定是 360 英鎊(台幣約一萬七),在這篇文章書寫的同時也已經達標,雖然目前還沒有成家的打算,但他希望做完變性手術後還能擁有自己的親生小孩。

  • 這樣的案例並不孤單

隨著性別意識的高漲,對於自我性別認同意識的開放,讓更多年輕人勇於做自己,擁抱自己內心的性別意識,而在做自己的同時也希望,未來想成家不只能透過領養他人的小孩,而是也能有自己的親生孩子

去年,跨性別模特兒 Talulah Eve Brown 也透露了自己冷凍精子的計畫,開啟了眾人對於跨性別者是否真的能擁有親生孩子的討論,對於那些年輕的跨性別者更是一個值得考慮的選項,因為他們不知道在什麼時候會想要自己的孩子,如果能在變性手術前,透過基因儲存的方式保存最活躍的精子與卵子,那麼在將來想要成家時,也能夠擁有領養以外的選擇。

  • 「擁有親生子女」是跨性別者沒有意識到的選項

醫生也會建議跨性別者在注射賀爾蒙前先儲存精子與卵子,對於跨性別男性,會使用睾酮來停經;跨性別女性則是使用雌激素防止精子產生,這些賀爾蒙有時會造成永久的影響,理論上對於部分人而言這個過程是可逆的,但也非常難預料每個人的體質狀況是不是符合上述狀況。

但是在保存精子、卵子後變性也存在爭議,根據不同地區的法律,對於人工受孕或試管嬰兒的限制有所不同,醫生建議跨性別者可以先諮詢當地的法律顧問,了解法律上的規定後再進一步行動。

「隨著跨性者越來越多,儲存精子卵子的觀念卻沒有跟著被宣導,使這些跨性別者並沒有意識到有這個選項,尤其是在美國。跨性別者中有 85% 是 30 歲以下的年輕人,去年就有 1,000 位新的跨性者執行手術,他們卻不知道自己可以,或能夠嘗試在手術前嘗試保存自己的精子與卵子。因為許多人非常急迫的想轉換自己的生理性別,也認為將來可以用領養的方式擁有小孩,但等到他們到了一定年紀後才會意識到,這並不是一個簡單的過程,我們遇過的人中,特別是跨性別女性會後悔當初沒有先保存自己的精子。」英國醫生 Bouman 說。

  • 跨性別者實際碰到的阻礙

美國跨性別權益倡導者 Sarah McBride 表示:「雖然許多跨性別者已經知道自己有這個選擇,但仍然無法如願完成,費用是一個很大的阻礙,使他們不得不在跨性手術和保存遺傳物質中做抉擇,無法兼得。」

除了花費以外,「用藥」也是跨性別者考慮的因素之一,許多跨性別者會服用青春期抑制藥物來延緩性成熟及第二性徵出現,接著再服用異性賀爾蒙,但這樣會讓他們的生育能力受影響,嚴重者甚至會不孕。

醫療人員認為這樣的用藥扼殺了年輕的跨性別者將來擁有自己孩子的能力,造成不可逆的後果,雖然在關心變性過渡期的討論很重要,不過最關鍵的還是跨性別者自己的選擇,想要成為怎麼樣的人?是不是真的想要一個親生子女。

 

這些你也會有興趣:

「心裡某處的女孩甦醒了」, 9 張圖表看《丹麥女孩》的心路歷程轉變

「我覺得自己是個女人」奧斯卡影帝男扮女裝,詮釋跨性別者的傳奇人生

愛,何時那麼複雜了?不只雙性戀、同性戀,人們與身俱來的 12 種性向

我被兩名同性戀母親扶養長大,人們總會問我:「你怎麼學會當個男人?」

出櫃14年孤軍奮戰!蔡康永罕見落淚:同性戀非妖怪

(資料來源: Connections.Mic、首圖來源:drburtoni;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