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文以原文作者為第一人稱編譯)

隨著最高法院對禁止同性婚姻合憲性指日可待的裁決,今年的父親節(或者,在許多家庭中,父親節)似乎對美國許多同性家庭有特別重要的意義。儘管已歷經多次口頭辯論,但有關於一對父母(男女)扶養家庭的爭論,在美國卻離結束還很遠。

在許多主要反對同性婚姻和扶養的論述之中,小孩的福祉是大家最關心的議題。

的確,在過去數年之間,「那小孩怎麼辦?」已經成為了那些聲稱「我們不是討厭同性戀者,我們只是不想要他們結婚」的人都會主張的論點。很多在四月針對最高法院提出的問題的口頭辯論之中,也提及了同性伴侶小孩的福祉。

以我個人的經驗來說,人們對於同性教養方面的顧慮基本上源自於恐懼——具體而言,就是害怕那些被同性伴侶教出來的小孩,無法正確地學習和了解不同性別所該扮演好的角色。這些激進分子擔心,女性將無法學習如何與男性有一段美滿而健康的關係,舉例來說,如何當男性的女朋友和妻子。對於男性,他們也有相同的擔憂。

我個人就經歷過這種別人對我的「擔心」,因為我是被兩名同性戀母親所扶養長大的。人們經常憤怒地或懇切地問我,「那是誰教你如何當個男人?」,而我總是回答他們說,是我最喜愛的中國扮裝公主和其迪士尼同名電影「花木蘭」教我的。

這個回答當然是開玩笑的,但是我喜歡,因為在美國國家防衛的思想之中,充斥了太多傳統對於「女性化」和「去勢」 的焦慮。花木蘭,毫無疑問的是一個關於女性代替年邁的父親從軍,來抵禦匈奴對中國侵略的故事。

這種對於「女性化的美國」的恐懼,當你深入瞭解,你就會知道那同時也是對於下一代美國人,會背叛他們充滿男子氣概的前人的恐懼。背叛那些被視為美國真男人的克林・伊斯威特、史提夫・麥昆以及約翰・韋恩之類的人。保守人士認為,支持同性婚姻就是對於社會上男女角色扮演分工的解構,久而久之,陽剛的男性會消失,此時就不會有人願意以暴力的方式,來「保護」我們避免受到外人的侵略和傷害。

當說到「傳統美國家庭」的時候,某些東西其實很多人都不知道。舉例而言,對於那些提倡傳統家庭價值的人來說,他們可能會很驚訝,「父親節」原本是由六名單親爸爸所一同發想而來的〈我敢打賭你絕對不知道當初提議的名稱是「父親們的節日」而非「父親節」〉。「父親節」的設立,正如前美國總統卡爾文・柯立芝所言,是為了「讓父親與孩子之間建立更親密的關係,並且使父親們瞭解到他們對於孩子全權的責任。」

我想這對於所有人而言都是顯而易見的——無論是支持自由主義、保守主義還是其他任何政治傾向——這些都超越了性別。

身為令我兩位母親驕傲的雄鷹童子軍,我無法去認可如果同性婚姻被美國憲法所承認,就會導致陽剛男性減少的言論。我會第一個跟你說,被兩名母親扶養長大和被一對父母親扶養長大是不一樣的——我必須向我好朋友的爸爸學習如何刮鬍子,我也花了不少時間學會如何與其他男性溝通,而且我不只一次過度努力去嘗試如何成為「真男人」。同時,我也會跟你說,家庭的差異並沒有比我們都身為美國文化中的一份子這點來得重要。

我的兩位母親所重視,並且灌輸給我和我姊妹的是——嚴格的工作倫理、耐心、誠實、正直,以及對家人和社群的愛。難道這些價值有分女性和男性嗎?更甚者,我會說這些價值都是身為家長的義務——父親和母親都一樣。

所以,以下的話送給下一個世代的美國父親,如果有機會的話,我也想成為你們其中的一份子。

致教導兒子他們應該要「己所不欲,勿施於人」的父親

致教導兒子如何在一段關係之中,與他們的伴侶成為平等的角色來供養自己和家庭,並且深知身兼一個工作的男人和家庭的男人這件事是不相牴觸的父親

致教導兒子強暴是什麼,告訴他尊重他人的意義是什麼的父親

致教導兒子人生很少是公平的,所以要成為改變的力量的父親

致教導兒子要成為那些讓世界更美好的人的父親

致那些也同樣如此教導孩子的母親們

無論哪一天,都是父親節快樂!

Hey!《VidaOrange》正招募編輯一枚,如果你已經喜歡我們很久了,對「生活」又有自己的想法,快來>>>加入我們<<<

延伸閱讀:

身為基督徒,更要站出來說:我支持同性戀婚姻合法

出櫃14年孤軍奮戰!蔡康永罕見落淚:同性戀非妖怪

這是有科學根據的,跟同性戀者相處 讓你更具同理心

(資料、圖片來源 :Quartz ;禁止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