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500b

文/鍾子偉

對於職場人生,我們可以什麼都不做,只是等待好運。或者也可以努力嘗試,找到熱情,只求不後悔。

關鍵評論網共同創辦人鍾子偉以自身的職場經驗為出發點,希望能幫助年輕世代扭轉青貧、窮忙、薪酸的惡性循環,以及如何保持自我、職場與人生之間的平衡……。

給年輕人,未來不明時,不妨試試過渡式就業

「過渡式就業」一般說來,是指在兩份正式工作之間的過渡時期,短暫從事的工作。某種程度來說,過渡式就業就像是你可以稍微喘口氣的中場休息時間。以我的經驗而言,當兵二十個月的那段時光,就有點類似這種階段。而對許多人來說,畢業後留在學校擔任助教、教授助理,或甚至找一份非正式的兼職或約聘工作,也都屬於過渡式就業的模式。

過渡式就業,譬如說留在學校當助教,在就業的規畫上來說未必是件壞事。當學弟妹有機會留在學校當助教,卻又猶豫不決、想詢問我的看法時,我都會這麼告訴他們:

過渡式就業有點像是你延畢一年去當交換學生,或是出國遊學、去念短期的語文學校,只是規模不太一樣;或許你的經濟狀況沒有那麼好,無法負擔去當交換學生、留學或自助旅行等費用,所以還是必須工作以賺取生活所需。

但是再怎麼樣,過渡式就業都是一個二十出頭時才能擁有的特權。也就是當我們在規畫下一步,還有點茫然不確定時,可以停下腳步,給自己一、兩年的時間來好好思考、沉澱。當我們必須考量下一步要怎麼走、又有經濟因素要考慮的話,過渡式就業其實是很好的一個選擇,一方面讓自己有時間去思考未來的方向、準備以後的規畫,一方面經濟壓力也不至於太大。

因為若是有沉重的經濟負擔,還是要先顧好現實面,利用白天的時間上班賺錢,利用晚上的時間去追求夢想,還是可以兼顧現實與理想。

如果夢想對我們來說真的有那麼重要的話,它就是一個機會成本代價,優先順位是最高的,我們一定會為它挪出時間。如果說工作兩年後一定要出國,這個夢想真的這麼重要的話,那麼就算晚上十一點才回到家,還是得K書準備考試、寫申請學校的論文到半夜。

善用過渡式就業的這段時間,找出自己的方向與人生目標,把完成夢想的時間表寫出來,這樣腦海中就會有個藍圖,知道自己大致上該如何一步步地朝正確的方向走,也知道自己現在是在哪一個階段、該努力去完成哪些事情。

過渡式就業的前提是,它不應該是永遠的,我們要很確定自己做這份工作的目的是為了什麼:是為了存錢、為了找出自己的終極目標,還是為了說服家人認同自己設定的目標。當然,如果當了一、兩年助教之後,發現自己還滿喜歡這項工作內容及學校這樣的學術環境,想一直待下去,把過渡式就業變成終極目標,也沒有什麼不好,那麼就要開始規畫下一步,去尋找行政人員的正式職缺,或是繼續念碩、博士,或往教職發展都可以。

重點是,我們的思考不能只是做一年、兩年的規畫,像約聘人員一樣只以一年為單位,而是應該善加利用這段過渡式就業的一、兩年時間,找出自己的終極目標。一旦找到了,就應該重新評估現在在做的事,到底與終極的人生目標是否契合,是否有助於我們逐步朝目標邁進;如果答案是否定的,就要加以修正。

在過渡式就業的這段期間,還要注意自己會不會陷入補習與進修的迷思中。我們極可能因為還在尋找自己的方向、還對前途感到茫然,因此開始去做一些沒有邏輯性的決定:

不知道目的是什麼,就先去補習;

不知道自己要考什麼,就先去進修。

於是,可能還不確定自己是否要出國,就先去報名GRE、GMAT。然而這些補習與進修,對自己的未來到底有什麼明確的直接助益,也說不上來,往往就是備而不用,補來給自己安心的。這種作法,會是一種時間和金錢上的浪費。就算是短暫的過渡式就業,時間也是很寶貴的,應該要好好的加以善用,而不是浪費在無謂的選擇上。

從某方面來說,過渡時期也是一個奢侈品、一種特權,或許我們的爸媽並沒有給我們任何就業上的壓力,或許我們的年齡還可以容許自己這麼做,但並不是每個人都能夠負擔過渡式就業的機會成本,許多人是沒有這種選擇的,特別是那些背負著就學貸款、畢業就得拚命工作還債的學生。

謹記所謂「過渡式就業」,重點就在它應該是短期的「過渡式」,是在二十幾歲時可以享有的特權,因為那個階段的年輕人,可能還在尋找自己的人生與就業方向。但是,我們不能在二十四歲時過渡式就業,到了三十歲還在茫然、還在過渡式就業。那時候的所謂過渡式就業,就只是一個逃避的藉口了。

延伸閱讀:

她23歲台灣領24k,27歲在新加坡成為CEO:出去闖,才能擁抱世界級夢想!

長大以後還能冒險嗎?在家人期待與夢想間猶豫,選那個呼之欲出的答案

不要再問我「讀社會組以後可以幹嘛?」夢想是能當飯吃的

Capture(本文摘自先覺出版《22歲起,選那個不做會後悔的決定》,原文於此,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