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陶晶瑩

為什麼在情場失意的男男女女當中,女人往往要比男人失意一些?

在一次與友人的晚餐中,我充分見識到男與女在求愛方面截然不同的攻勢。

當晚用餐席間,一位女服務生專門幫我們烤肉。因為她長得滿正,當場不論單身、有女友、甚或已婚男士,都紛紛跳下來加入「圍捕」的行列。

「妹妹,長得好可愛哦!幾歲啦!?」單身的N先發難;「對啊!妹妹,幾點下班啊?要不要去KTV?」已有熱戀中女友的K也毫不猶豫地接話;

一旁的B見情勢明朗,更是出言挑弄:「吼!不公平啦!妳都分給他兩塊肉,我只有一塊!」三言兩語間,已把那位正妹逗得羞紅了臉;

最後,已婚的好好先生E,居然也跳下來,大聲說道:「我們來猜這瓶酒有幾度?猜最準的可以親妹妹一下!」

「轟」地一聲,大夥兒笑開了,不過五分鐘的時間,妹妹已傻愣愣地站在那而不置可否地等待「宰割」!

男人,厲害吧!彷彿是草原上的一大群土狼,看見獵物群起攻之,我就算不太想吃,也會幫你圍,因為我們是麻吉,為了兄弟,打打嘴砲算不了什麼!

場景跳開,到了另一場求偶戰局。

一位向來敢做敢當、敢愛敢恨的新時代女性,有一晚在Lounge Bar裡碰見了一位她心儀已久的男子,她開心地向前,陪坐在一旁喝香檳,這都還是她做得到的範圍;但是,在眾目睽睽之下,她敢做的,也僅只於此──拿著香檳杯,客氣地陪笑。

後來,男子表示差不多要先行離去,女人則連忙留他下來,要他再陪她多一會兒,然後便不停追酒。

男子不明白為何女人突然狂飲,但基於紳士風度,便耐心地陪她;終於,女人出現了一些醉態,便央求他送她回家。

一路上,在男人的車子裡,女人不斷泣訴自己的男友有多不重視她、多不愛她,哭得梨花帶雨楚楚可憐,搞得男人心慌意亂,也不知自己該採取何種行動;眼看女人的家已經到了,男人也只好停車──搞了一個晚上,女人到底想幹嘛?

終於,女人發動攻勢了!她突然將頭倒在男人的大腿上(還有硬梆梆的手剎車上!)。繼續哭了起來,然後開始撫摸男人的大腿!

一時之間,男人受寵若驚,實在不知該進還是退,便試探性地把手放在女人的腰部;想不到,看起來已喝醉的女人居然嬌嗔:「啊~!(帶鼻音),你不要摸我的肥肉啦!」說完便抓起男人的手往自己的胸部一擺!哇!此刻男人才明瞭這整個晚上是為了什麼。

請問,各位看出這兩場求偶大戰的差別了嗎?

女人在大庭廣眾下,還是得像個文明人。她們不敢太放蕩、太直接;除非假借酒醉之名,否則怕引來他人(尤其是同性間)的訕笑與辱罵。

就算到了只剩兩人獨處的空間,女人還是得鋪梗、說故事、找原因、演角色,然後才能「順理成章」地有肉體接觸──但這一切的前提,必須有個「安全保障」,保障以後這個男人若拿出去誇耀,得有個「良家婦女」的自保藉口,那就是:什麼?有嗎?哎呀!那一晚我喝醉了啦!

你可以說,女人是比較進化的動物;因為她們必須要觀察、偽裝、匍匐前進、聲東擊西,然後才將獵物撲倒,但在單身女性天天嘆好男人難找的同時,或許大部分女人還挺羨慕母猩猩求偶的單刀直入──只要把發紅的陰部秀給公猩猩看,他便知道妳要做什麼了!

延伸閱讀:

另一半出軌該原諒嗎?陶晶瑩:別讓「不好意思」害了自己,把他們餵飽就別怕偷吃!

當一個男人真的很愛一個女人時,並不會想要上她?

從旅伴到伴侶:適不適合,最好的方法不是同居而是「背包旅行」

04400087

(本文由圓神出版《我愛故我在》授權刊載;原文出處;首圖來源:Aztlek CC Licensed,未經允許請勿任意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