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聽過產假與育嬰假,那有聽過「育嬰假保險」嗎?加拿大育嬰制度如何讓人更想生

【我們為什麼選這本書:《被壓榨的下一代》

2017 年,台灣總生育率達到 1.13,排在全球倒數第 3 名,美國的整體生育率也達到 1.76,儘管美國的生育率比台灣高,但是美國父母只有羨慕其他國家父母的份。為何會有如此差異?

本書作者是美國非營利組織「經濟困難報告計畫」的主編,透過訪談多位美國中產階級,得知中產階級早已不是消費力強大、帶動經濟成長的中堅族群了,反而獲得更多生活困境。(責任編輯:黃梅茹)

首圖來源:US military one source 網站 截圖。

《報橘》徵才中!和我們一起讓台灣變更好 >> 詳細職缺訊息
快將你的履歷自傳寄至 [email protected]

文/ Alissa Quart( 艾莉莎.奎特)

比起作為一位準媽媽,我更像是一名農奴,一名必須無償地懷著那位如同公主般尊貴的胚胎的奴僕。我曾經拒絕懷孕,就是因為我不想成為所謂的契約勞工。而當時的我甚至還不知道,情況可能更慘。就跟南諾一樣,我也屬於中產階級,在得知懷孕的時候正從事自由業,算是中產階級流眾的一員。那時我三十八歲,和先生住在全球最昂貴的城市紐約(現在依舊如此)。

我還記得在女兒出生後,看著存款金額逐漸減少的我,是多麼地緊張,我正在為自己的產假付錢。那時,我就像個吝嗇鬼,開心地接過每一件二手連體衣。我還記得當自己邊餵著母奶、邊看著趴在自己肚子上的嬰兒,同時思考銀行帳戶就要被榨乾時的焦慮。

我的腦海中總是不斷響起(如果還稱不上被主宰的話)我需要賺錢的聲音。

熟人問我,「你們會想生第二個嗎?」我知道我的孩子注定是獨生女。面對根本不夠的產假與育嬰假,許多父母和我們夫妻一樣,選擇只生一個孩子,因為這也是我們在經濟上唯一能負擔得起的程度。我們家絕非特例。在全美的就職人口中,僅有一四%的人享有有薪家庭假(paid family leave)。

這一部分也解釋了,為什麼這麼多的美國媽媽無法承擔在懷孕期間,乾脆辭職幾個月,等到生產完後再重返職場的原因。任人宰割且根本上否定生理本能的市場,很有可能會抹煞我們的存在價值。

美國亟需其他國家的育嬰制度

我們需要更周延的制度,才能獲得不一樣的工作環境。在法國、英國、智利、荷蘭和南非的婦女,其在醫院進行自然產所需付出的代價不僅較低,且部分或全部的費用還可以由保險或國家來承擔。

二○一二年, 荷蘭 的自然產平均花費為兩千六百六十九美元;二○一五年,南非的自然產平均花費為兩千美元。

談到家庭假,以 加拿大 的魁北克省為例, 由國家負擔的產假與育嬰假 保險能給予父母最高達其薪水七五%的補貼,且能給予母親長達連續十五或十八週、父親三至五週的假。

《BO》編按:加拿大魁北克省 的父母,只要一停止工作,就能立即向國家申請魁北克父母育嬰假保險,並能夠支付魁北克父母收入的 75% 。不過在請產假、育嬰假的這段期間,還要納稅。

丹麥母親在孩子出生前,可以獲得四週的有薪「懷孕假」,產後還可以獲得十四週有薪產假。而領養孩子的父母,也可以獲得十四週的家庭假。總體而言,每生一個孩子政府就會給予父母最高達五十二週的有薪假(包括一開始的十四週)。

在我生女兒之前,我曾到 冰島 採訪。在參觀某個觀光景點時,一名女性嚮導帶我們參觀該國最著名的作家赫爾多爾.拉克斯內斯(Halldór Laxness)被精心修復的中世紀房屋。

女嚮導快速地向我們介紹自己的生活,她有三個孩子,目前沒有伴侶,不過她們一家過得非常好。(我推測,她們非常有可能正開心地泡在溫泉裡)。如果她有先生,那麼她的先生或許就能受惠於冰島九○%的人口都能得到的「爸爸假」。 該國給予父母雙方各三個月的假,以及額外三個月可供父母自由支配的假。

值得一提的是,該國的經濟自十多年前的銀行危機之後,目前狀況還算不錯。確實,即便在這些先進的國家裡,對生育一事毫不重視的市場依舊影響著人民。

瑞典 ,父親怕影響自己在職場上的地位和競爭力,通常不會把所有的親子假都請完,所以 政府使用了獎勵機制,確保父親們能獲得應有的假期。

儘管我們或許會嘲笑蜜芮兒.朱里安諾(Mireille Guiliano)那本《法國女人不會胖》(French Women Don’t Get Fat)所流露出來的歐洲沙文主義,但對於潘蜜拉.杜魯克曼(Pamela Druckerman)於二○一六年發表在《紐約時報》上那篇關於美國人生活在法國的文章,還是會心生嚮往。

「突然間,所有重擔都不再集中在我身上,」杜魯克曼寫道。「我終於理解為什麼歐洲的母親不會為了取得工作與生活間的平衡,陷入在永無止境的恐慌中,也不需要寫一本書關於擔任經理職位的母親們該如何更努力的書。他們的政府主動提供幫助,而且做得非常好。」

統計上, 芬蘭 的中產階級父母獲得的待遇更好,荷蘭的父母甚至過得更快樂。

在我女兒出生後,我曾幻想自己可以到 哥本哈根 一類的地方,度過一段很長的有薪假,這樣我就可以坐在漢斯.韋格納(Hans Wegner)的椅子上,一邊照顧我那漂亮的女兒,一邊看丹麥的政治節目《女總理比爾吉特》(Borgen),我的先生會為我端上醃漬魚和黑麥麵包。

美國家庭架制度,讓父母難以伴隨小孩成長

相反地,對我和多數的美國父母而言,我們就像是被迫從事討厭的工作以支持那個我們沒能抽出時間陪伴、因而關係疏遠的家庭。

在美國,僅有一三%任職於私人公司的父母(無論是男性或女性),能從雇主那裡獲得有薪的家庭假,至於這些假期的長短與品質,則沒有什麼資訊能得知了。 談論到假期,表現最傑出的美國公司為科技公司、各大平台(Adobe、Spotify、Etsy)和非營利基金會。我們其他人就只能像是一個被用力榨乾、直到僅剩下果皮的水果。

《BO》編按:在台灣,家庭照顧假 併入事假計算,勞工請事假一年內合計不得超過十四日,且事假期間不給工資。

被育兒開銷壓得喘不過氣和缺乏假期的日子,讓為人父母者感覺自己就像是被徹底擰乾,而這在某種程度上解釋了為什麼閱讀到在法國養育小孩的文章時,對美國職業媽媽來說,就像是在看色情片般。

這不僅僅是養育法國寶寶(bébé)的情況,更是德國寶寶(das Baby)和義大利寶寶(il bambino)的情況(在義大利,婦女擁有五個月的產假,而且休產假的期間還可以領八○%的薪水)。

在許多國家,有薪假可以延長到三個月,如果是新手父母還可以更長。對於新手父母,英國提供兩百八十天、可領九○%薪水的假,加拿大提供一百一十九天假(可領五五%的薪水),而荷蘭則提供一百一十二天可領全薪的假。

任何有孩子的父母都知道,頭三年不僅僅是孩子需求最多、且最需耗時照顧的日子,更是孩子發育的最關鍵期。(這段討論的最佳配樂,莫過於當嬰兒聽到母親可以領到幾乎全薪並待在家裡陪他們時,從哇哇大哭轉為破涕而笑的笑聲。)

在美國國內,《家庭與醫療假法》(Family and Medical Leave Act)給予父母至多十二個星期的無薪假。家庭與醫療假法適用於所有公共機構、小學及中學、還有員工人數超過五十名的公司。然而,未能適用此法案的人數,只會隨著中產階級流眾的增長,不斷上升。

畢竟中產階級之中,有愈來愈多的人口為自由業者和約聘人員。因此,當美國中產階級的非官方報紙《紐約時報》指出,我們國家的中產階級 ── 長久以來被全世界視為最富有的人,已經失去此種地位時,並不讓人意外。

推薦閱讀

【川金兩人正在河內碰面】曾被美軍轟炸到滿目瘡痍,為何越南現在 GDP 能無限飆升?
【令人意想不到的政治心理學】性幻想和對事情的厭惡感,都決定你的政黨傾向
台灣出生率創 8 年新低,是否該效仿歐洲的「催生利器」?
【你能為地球做到什麼程度】16 歲女孩帶動歐洲學生罷課,為何大家願意聽她的?
「起身遊行,再晚就準備游泳了」大人別裝死!歐洲學生串連罷課上街捍衛地球
想學歐洲「合作住宅」與朋友住一起?台灣推動前需面臨兩大挑戰
如果騎 Youbike 每公里政府就付你 7 塊錢:義大利「跳表單車」讓民眾通勤費砍半!
【資訊更新】芬蘭 2020 廢除中小學課程教育,不用再上數學物理化學課是真的嗎?
【老了單身也不怕沒人照顧】英國熟女流行不住養老院,揪好友住「社區」享清福

(本文書摘內容出自《被壓榨的下一代》,由八旗出版社授權轉載,並同意 Buzz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首圖來源:US military one source 網站 截圖。)


想看到每天《報橘》精選好文?趕快把我們加入你的 Line 好友

加入好友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