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學歐洲「合作住宅」與朋友住一起?台灣推動前需面臨兩大挑戰

【我們為什麼選擇這篇文章?】

你有想過年老後的生活嗎?如果可以選擇,與親近的朋友住在一起想必是最理想的狀態,這時,不如考慮看看歐洲的「合作住宅」概念。

「OURS 都市改革組織」 是台灣第一個以都市空間改造、政策議題批判為主軸的非營利組織,希望協助政府與人民改善都市問題,並促進大眾思考,如何公平合理地使用都市空間。該組織的秘書長彭揚凱將告訴我們,台灣有發展「合作住宅」的空間嗎?(責任編輯:黃梅茹)

首圖來源:影片 截圖。

《報橘》徵才中!和我們一起讓台灣變更好 >> 詳細職缺訊息
快將你的履歷自傳寄至 [email protected]

文/陳莞欣

想像這樣的一種老後生活:幾個志同道合的朋友共同買地、蓋房子,設計自己喜歡的家。社區裡有共用的廚房和農園,大家平時一起下廚、種菜,輪班幫彼此的孫子辦慶生會。如果有人生病,其他人也能就近探視。

打破傳統房產私有、共享日常生活的居住型態,在台灣是許多人心動卻難以行動的烏托邦;在歐洲,卻是行之有年的住宅文化「合作住宅」(co-housing)。

合作住宅讓志同道合的人一起生活

OURS 都市改革組織秘書長彭揚凱指出,合作住宅最重要的概念在於「共同」,不論是產權型態或運作形式都相當多樣。有些共享產權,由居民共同出資、持有股權的合作社經營;有的強調共享空間,住戶共用廚房、客廳、客房等。另有住宅強調共同協力,大家一起動手建造理想中的家園。

但不論形式為何, 合作住宅有 3 個最重要的特質

1.住戶的組成是「意向型社群」(intentional community),即一群理念相似、志同道合,對居住生活有共識的人。

2.住宅建造的過程有賴住戶的共同合作 。包括共同出資、共同參與規劃設計,乃至於完成後共同營運管理等。

3.落實民主機制 。小到生活公約,大到空間利用、是否接受新入住的成員,皆由住戶共同決定。

彭揚凱強調,強調共同參與的合作住宅並不是要取代傳統的房地產,而是提供消費者新的居住選項。「當然你也可以只想花錢買房子。但房子是我們一輩子買過最貴的商品,為什麼不能有別的選擇?」他說。

合作住宅從建造到移入,都省錢!

圖片來源:影片 截圖。

相較於單純買賣的傳統房地產,合作住宅有哪些好處?

彭揚凱認為,最直接的益處在於住戶可以從源頭參與房子的規劃、設計,還可以節省成本。以目前的房產市場而言,建商的利益可高達 30%。 合作住宅省去了建商的中介,自然性價比更高。

此外,合作住宅的共享文化,也 減少了個別家庭的開銷

彭揚凱以德國克羅伊茨貝格的合作住宅 Spreefeld 為例,社區內設有木工工作坊、瑜珈教室、農園和中島式公共廚房。廚房內有各種烹飪用具和各家庭的儲物空間。住戶除了能自由取用公共區的食物外,也可以在黑板上公告下廚時間,想共餐的人自由留言。

更棒的是,Spreefeld 的二樓設有公共空間和日照中心。不只住戶,一般居民都可使用。這群具有進步觀念的住戶也認為,美麗的自然風景不該是私有財。因此社居居民都可以自由穿過社區中庭,走到河岸散步。

合作住宅更重要的意義

彭揚凱另指出,從整體社會角度來看, 合作住宅的住戶不為投資購房,有助於平穩房價。 以德國經驗為例,1996-2006 年期間歐洲房價暴漲,德國的房價卻反而下跌 14%。而在 2008 年全球金融海嘯期間,全球房產市場慘淡,德國房價也只下跌了 2.2%。

回應社會問題,則是合作住宅的另一層重要意義。台灣近年來的社會趨勢是高房價、高齡少子化、單身家戶持續增加。根據內政部統計,1 人家戶的比例超過 30%。在可預見的未來,獨老、孤獨死等問題都將慢慢浮現。

彭揚凱指出,德國已有不少合作住宅因應高齡社會問題而生。有退休族決定一起蓋房子,但不希望整層樓都是老人,缺乏活力。他們將幾間公寓以便宜的價格租給年輕人,作為交換條件,年輕人也必須幫忙社區事務、陪老人聊天等。

合作住宅:讓你隨時把房子變成你想要的模樣

自由調整房子的機 能,亦是合作住宅的另一個好處。 德國有個案例,一群中年人在決定共住時就設想到未來 1、20 年後可能發生身體失能狀況。他們所建造的合作住宅採無障礙設計,也納入照顧系統。例如,預留空房可供未來的照護人員入住,也能當作社區的照顧據點。自己的老年想接受怎麼樣的照顧,自己決定。

另一德國合作住宅 Südwestsonne Hospice 則是結合照護與居住的經典案例。這棟住宅由推廣居家安寧照顧的 NGO 營運,一樓和地面層出租給重症、安寧和長期慢性病患者,二樓以上則是一般住宅。安寧患者和住戶共用廚房、客廳,以及可泡澡的浴室。在生命的最後,他們覺得自己回到了家,而不是在被隔離的醫院。

圖片來源:影片 截圖。

如果想住合作住宅,要從何著手?

彭揚凱強調,合作住宅有許多不同形式。朋友一起買地蓋房、一起承租空間,都可以算是合作住宅的一種。儘管形式不一, 最重要的第一步都是匯集一群理念相近的人

在歐陸,最古典的做法是成立合作社。每個出資者都是持有股份的股東,房子的所有權屬於合作社,而非個人。想退出、搬家的人可以退股拿回股金,新住戶想搬入則要經過原住戶的同意才能認股。股權可以繼承,但不能轉賣。此外,若住宅有營利設施、出租單位,盈餘也會回饋給股東。

想蓋一棟合作住宅,從動念到實際入住要多久?彭揚凱說,這個問題其實沒有標準答案。最花時間的,往往是興建之前招募成員、討論設計的過程。有人也許一年談成,也有人需要花 2-3 年。

他也指出, 合作住宅的營運模式或許看起來「沒效率」,卻是實踐民主的必要程序。例如,在設計房子時,每個人都可以提出自己的意見和建築師討論,不像傳統買房地產,房屋的設計全由建商決定。 後續共同生活的過程中,當然也會需要磨合。小到公共區域的家事分配,大到是否要接受難民成為住戶,都是合作住宅內真實討論過的議題。

以前述的 Südwestsonne Hospice 為例,在興建過程中,有出資人對住宅內設立安寧服務設施有疑慮,擔心影響物件出租的價值,因此選擇退出。溝通有其難度,但在一次次討論中凝聚理念相近的住戶、形塑共同的社區文化,也正是合作住宅的重要精神。

合作住宅在台灣,如何可行?

緣起於歐陸的合作住宅,如何在台灣實現?

許多住大廈、公寓的住戶,或許都有這樣的經驗:管委會主委沒人要當、開會 2、3 個小時還沒有共識、連修一個燈泡這種小事都得吵半天⋯⋯。共享的住宅文化,真的能被台灣的住戶接受嗎?

彭揚凱指出,民國 60 年代的台灣曾有許多住宅合作社。只可惜,當時的合作社功能僅是讓社員共同集資、買地蓋房。房子蓋好後,產權私有化、合作社也隨之解散,並未建立起真正意義上的合作住宅。

他認為, 在台灣推行合作住宅的最大挑戰,仍是人們的觀念:房子被視為是私有財產、一種投資保值用的消費商品。 這種觀念不僅導致使用者無法介入住宅建造的過程,也使產權經常轉移、住戶來來去去,不利凝聚共識。

土地的取得則是另一個要克服的問題 。德國政府為了鼓勵合作住宅興建,願意將土地便宜販售、租給合作社。德國首都柏林市政府的做法則是將土地訂好價格,有意申請的團體必須寫計畫書競標。「這在台灣一定會被認為是圖利特定團體。」彭揚凱說。

他認為,若平價取得公有地難度太高,或許可發展長期出租制度。像是讓合作社和政府承租 50 年,把房子蓋好、入住。除了由政府協助取得土地外,在德國,合作社向銀行申請融資、房貸,都有優惠或利息減免,這些都是台灣可參考的方向。

在台灣,合作住宅的觀念儘管才剛起步,已有幾個團體開始他們的實驗。例如,宜蘭實驗學校華德福小學的家長團體一起買地蓋房、新北友善住宅合作社計畫先以承租林口社會住宅的方式,實踐合作住宅的文化。

「台灣社有社群的基礎,發展合作住宅並非不可能。」彭揚凱說。理想的老後生活,就從找到一群對的人開始。

延伸閱讀

如果騎 Youbike 每公里政府就付你 7 塊錢:義大利「跳表單車」讓民眾通勤費砍半!「起身遊行,再晚就準備游泳了」大人別裝死!歐洲學生串連罷課上街捍衛地球
【資訊更新】芬蘭 2020 廢除中小學課程教育,不用再上數學物理化學課是真的嗎?
【老了單身也不怕沒人照顧】英國熟女流行不住養老院,揪好友住「社區」享清福

(本文經原作者 50+ FiftyPlus 授權轉載,並同意 Buzz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 〈我老了想和朋友住一起:來自歐陸的「合作住宅」是什麼?〉。首圖來源: 影片 截圖。)


想看到每天《報橘》精選好文?趕快把我們加入你的 Line 好友

加入好友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