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令人意想不到的政治心理學】性幻想和對事情的厭惡感,都決定你的政黨傾向

【我們為什麼選擇這篇文章?】

你或許從來沒想過,自己堅持統獨與否、是左派還是右派,其實都與你的生理與心理特質有關,包含你的性幻想、對事物的厭惡程度,都將左右你的意識形態。

藉由閱讀國外的研究分析,或許你會更了解自己一點。(責任編輯:黃梅茹)

在茫茫人海中,你能透過人們所表現出的動作、生理傾向,看出他的意識形態嗎?首圖來源:João Lavinha, CC Licensed。

《報橘》徵才中!和我們一起讓台灣變更好 >> 詳細職缺訊息
快將你的履歷自傳寄至 [email protected]

文/沈榮欽(政大商學院兼任助理教授
約克大學行政學系助理教授)

你是否曾經想過:一個人的意識形態是否與生理或心理特質有關?統獨支持者的心理特質是否有所不同?什麼決定你是左派還是右派?與生理或心理因素有關嗎?為什麼民粹政治人的支持者(如柯韓粉)容易表現出對政治天真的見解?

政大學者蔡佳泓等人最近發表研究台灣人五大性格特質與統獨的關聯,發現經驗開放性高者較傾向支持台獨,而外向性人格高者較支持統一,另外三種人格特質則無顯著影響。

美國也充斥著類似比較的文章,通常比較的對象是民主黨 vs 共和黨、左派 vs 右派、或是自由派 vs 保守派。由於這類調查已經汗牛充棟,幾乎任何可以想到的差異,都被拿來比較過,其中不乏黨派偏見強烈的調查,例如一項調查顯示民主黨/左派/自由派的智商較共和黨/右派/保守派為高。

令你意想不到:美國特別黨派分析

當然也有一些黨派色彩不那麼重又比較好玩的,像是 Justin Lehmiller 去年針對美國 50 州共 4175 名成年人的調查顯示,自我認定為共和黨與民主黨支持者的性幻想十分不同。

他發現 共和黨人 比民主黨人更可能 幻想各種婚外性行為的活動,如外遇、群交與換妻/夫等 ,從 1970  年代的鑰匙派對到現代的交換伴侶。共和黨人也對 偷窺性的幻想情有獨鍾 ,包括造訪脫衣舞俱樂部和 cuckolding —— 一人觀看伴侶與其他人的性愛過程。

相較之下, 民主黨人 較可能 幻想 BDSM 等各種性虐待,從綑綁、打屁股到支配 ,兩黨對此最大的差異在受虐幻想,也就是從痛苦經驗中獲得歡愉。

為什麼共和黨與民主黨人,最狂野的性幻想會有所不同?

Lehmiller 的解釋有點類似佛洛伊德,性幻想是為了想像現實中所無法實現的禁忌快感。正因為 共和黨人堅持一夫一妻的傳統家庭價值 ,並固定將部分聯邦經費投入於禁慾教育中,所以非一夫一妻的婚外性行為與窺淫癖對其具有巨大吸引力。

相對的, 民主黨人的政治議程是消除各種不平等 ,所以像是 BDSM 這種具有權力支配與不平等的幻想,具有致命的吸引力。

權力即春藥有時不僅是譬喻,大約十分之一的共和黨人和十分之一的民主黨人曾經幻想過與政治家發生性行為,其中有 17%的共和黨人幻想民主黨政客,而 27%民主黨人幻想共和黨政客。

當科學也能解釋你的意識形態

最近類似的差異被以更科學化的方式加以研究,例如以下 《大西洋雜誌》 報導,政治學者與神經科學家合作,以 MRI 檢視意識形態與觀看各種圖片時腦神經反應的關聯。

一開始其中一位學者對這種研究嗤之以鼻,但是當他看到結果時:「我的下巴掉了下來,僅僅透過觀察圖片時的神經反應,研究人員可以精確預測出受測者的意識形態是自由派或保守派,準確率超過 95%!」

其中的關鍵是我們對於圖片有多厭惡的感受,如同 Michael Bang Petersen 所說:「厭惡感會影響我們的政治觀點,甚至超過長期公認的如教育和收入等因素的影響。」

厭惡本身並不是政治因素,例如為了生存,我們的大腦對污染物產生厭惡感,像是發霉的剩飯、垃圾桶溢出的垃圾、污水管破裂,都令我們產生行為免疫系統。

例如在加拿大學者 Schaller 的研究中,比較了人們對與細菌相關(如咳嗽)或無關(如車禍)圖片的反應,以決定加拿大政府應該花費多少資源,去吸引世界各地的人員在加拿大定居。結果發現,看過圖片的受測者通常表示應該花費更多的廣告經費,以吸引波蘭人與台灣人來加拿大定居。

這也與本國人民對待移民的態度有關,在控制各種變數後,丹麥與美國的受測者都顯示出, 對厭惡感較敏感的人較反對移民

不僅如此,劍橋大學和紐約大學的學者還發現,厭惡的敏感性也與形成是非善惡的信念有關。 厭惡感較強者對於他人冒犯行為的反應較強,更容易視其為犯罪。 另一個實驗中,在具有嘔吐物氣味房間填寫問卷者,較在無味房間中者,更傾向於反對同性戀、A 片與婚前性行為,都表示當我們感到厭惡時,我們傾向於做出更嚴厲的道德判斷。

多倫多大學的學者研究這些感受是否會影響投票行為,在美國 2008 總統大選中,當比較 Barack Obama 和 John McCain 時,對細菌傳染厭惡感較強者,更傾向於投票給共和黨的 John McCain 。

還有其他方式可以辨別自由派與保守派,比如舌頭上的苦味受體多寡 ,決定我們感受苦味的程度,對苦味較敏感的人更容易成為保守派,不敏感者較容易成為自由派。順道一提,George H. W. Bush 是出了名的厭惡花椰菜的苦味。

當保守派對環境的各種氣味、噪音、細菌等威脅感到敏感,而不得不做出反應時,自由派卻對各種刺激恍若無睹,而對世界樂觀以對,這也許是左派與右派對於厭惡感的最大區別。

延伸閱讀

台灣出生率創 8 年新低,是否該效仿歐洲的「催生利器」?
【你能為地球做到什麼程度】16 歲女孩帶動歐洲學生罷課,為何大家願意聽她的?
「起身遊行,再晚就準備游泳了」大人別裝死!歐洲學生串連罷課上街捍衛地球
想學歐洲「合作住宅」與朋友住一起?台灣推動前需面臨兩大挑戰
如果騎 Youbike 每公里政府就付你 7 塊錢:義大利「跳表單車」讓民眾通勤費砍半!
【資訊更新】芬蘭 2020 廢除中小學課程教育,不用再上數學物理化學課是真的嗎?
【老了單身也不怕沒人照顧】英國熟女流行不住養老院,揪好友住「社區」享清福

(本文經原作者 沈榮欽 授權轉載,並同意 Buzz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 〈什麼決定你是左派還是右派?〉。首圖來源:João Lavinha, CC Licensed。)


想看到每天《報橘》精選好文?趕快把我們加入你的 Line 好友

加入好友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