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我們全力衝刺,構築未來藍圖之際,卻時常忘了最美好的人、事、物就在眼前。VidaOrange精選了5部以「活在當下」為主題的電影,和《阿甘正傳》裡的阿甘一起品嚐如巧克力般多種滋味的人生、跟在《白日夢冒險王》的華特身後,從冰島巍峨壯麗的公路景觀感受生命的悸動,如果可以,再花點時間和《享受吧!一個人的旅行》中的小莉一起漫步在浪漫的義大利街頭⋯⋯

《阿甘正傳》——生活片刻,都是最好的安排

「生命就像一盒巧克力,你永遠無法知道下一個是什麼味道的。」

圖片來源:《阿甘正傳》劇照

1994年的美國電影《阿甘正傳》,是許多人心中的經典,蘊含人生寓意。在電影的開頭,由主角阿甘坐在巴士站長椅展開,穿著那雙陪伴多年、早已染上泥濘的鞋子,阿甘就坐在長椅的右側,身旁的聽眾一個換過一個,他卻逕自地講著自己看似平凡,卻充滿波折的傳奇一生。

智商只有75,純真傻氣、心地善良,且有著驚人運動天賦的主角阿甘,因為那被母親形容為「像問號一般」拱起的背無法挺直,因此在他年幼時便穿戴上腿箍來矯正,一拐一拐的走路姿勢及總帶點傻氣的發言,讓阿甘在成長過程遭中不斷遭受異樣眼光及排擠。長大後也因為個性過於憨厚、正直,給人留下傻裡傻氣的印象,還時常被問:「你是笨?還是傻?」而他總是以那句:「笨就是笨人做的事。」來平淡回應每一次對方幾近抓狂的提問。

「遇到危險時,跑就對了」

阿甘一直將青梅竹馬珍妮叮嚀他的這句話放在心上,在許多危急的時刻,阿甘就像沒有終點般一股勁地跑;參與越戰時遭到越軍伏擊,阿甘一把背起排長丹・泰勒,不理會丹要求阿甘放棄他自己逃命,仍朝著樹林出口拼命地跑而逃過槍林彈雨襲擊;在軍隊時被告知「眼睛只要盯著球打就好」,桌球打著打著,後來竟成為了桌球國家代表隊的一員;深愛的珍妮再次離開阿甘的生活時,他橫越美國,沒日沒夜地長跑了三年⋯⋯。對阿甘而言,「明天、昨天」似乎總是很遙遠的事,專注於「當下」就是最重要的事,就像母親曾對他說的那句:「要往前走,得先忘掉過去。」

線上看

《游牧人生》——人生的意義不在終點,而在旅程

「留在回憶裡就能長存。或許我們都花太多時間在留念過去了。」

圖片來源:《游牧人生》劇照

今年3月才在大銀幕前上映的《游牧人生》,輕柔平淡地描寫了居無定所的「車居族」的生活細節。

故事發生在內華達州郊區的一座企業小鎮,面臨美國經濟大恐慌,小鎮隨即崩垮後,主角芬恩收拾簡便的行囊,駕著那台丈夫留下的露營車,在各個營地、荒野中生活,藉由與不同的人、事、物相遇,進而在道別、重新上路的過程中,寫下自己深刻的生命篇章。在空間不大的老舊露營車裡,芬恩過著簡樸、不受打擾的生活,一路上認識許多游牧者,聽著他們講述各自的人生歷程,每個人都各自懷抱著過去的傷痕,有些刻骨銘心、有些已經能夠釋然笑談,漸漸地,芬恩也願意細看那些仍留在身邊的珍貴事物,也拾起自己曾執著埋藏的回憶碎片,用「現在」,封存曾留戀的過去、駛向沒有終點的未來。

在一段段旅途中,芬恩慢慢體悟到「生活的安定」對她而言,其實也就如同自己過去在小鎮上和丈夫共同經營的安穩生活,崩塌瓦解時常只在一夕。

「小時候別人都覺得你怪,但那是因為你比別人勇敢和誠實。」

芬恩的妹妹和她久別重逢時曾向她這麼說道。芬恩了解自己所追逐、渴求的生活型態,或許與一般人嚮往的並不同,夜深了築營火、天亮了就上路,不被所謂的「安穩」束縛了對生活價值的追求,人生的意義或許就在當下一趟又一趟的旅途之中,而不見於終點。

線上看

《白日夢冒險王》——生活的意義,開始於你起身尋找的時候

「開拓視野,突破萬難,看見世界,貼近彼此,感受生活,這就是生活的目的。」

圖片來源:《白日夢冒險王》劇照

《白日夢冒險王》中的男主角華特在《LIFE》雜誌擔任底片資產部的經理,平時總是做著電影史詩般的白日夢,在現實生活中卻沒有勇氣有任何作為,不敢與有好感的女同事表明心意、面對新任經理的無禮羞辱悶不吭聲,只敢在想像的場景裡宣洩自己幾乎滿溢的感情與情緒。一天,經理宣布《LIFE》雜誌的紙本雜誌將在最後一期發行後走入歷史,並將使用約聘攝影師「肖恩」指定的底片當作最後一期雜誌封面,然而負責底片管理的華特,卻怎麼也找不著肖恩所說的那張「25號底片」。

帶著疑惑與躍躍欲試的冒險精神,華特終於背起多年前為歐洲之旅所買的背包,踏上了尋找攝影師肖恩的旅程,一路上,華特見過了從未想像過的美景、遇見了充滿故事的人們,甚至經歷了一次又一次的生命浩劫。華特在巍峨山脈旁俯身滑著滑板,身後蜿蜒壯闊的冰島環島公路就像他終於被填上色彩的人生,旅途中的每一個魔幻時刻,都讓華特漸漸地想起了曾經想夢、敢做的那個自己,而也只有在當下真正起身而行了,才能真切地感受到自己充滿力量的那一面。

片中有一段令人印象深刻的對白,華特路途跋涉,在喜馬拉雅山的山脈裡孤身前行時,終於找到了正在進行拍攝工作的肖恩,而當肖恩的拍攝目標雪豹出現時,華特卻見他沒有動作,便問他為什麼不拍?肖恩回答道:

有時候我不拍,如果我很喜歡一個時刻,我不喜歡相機讓我分心,我只想沈浸在那個時刻。

肖恩淺淺一句對攝影的執著,卻深深地道出了生活中許多美好的瞬間,在沒來得及捕捉之際,便像絢爛煙火一般轉瞬消逝的感慨。而這也呼應著LIFE雜誌的宗旨:「感受生活」才是生活的目的。

線上看

《享受吧!一個人的旅行》——偶爾失衡,才能真正享受平衡

「這並非自私,而是義務。你有責任尋找生命中的美好,無論多麼微不足道。」

圖片來源:《享受吧!一個人的旅行》劇照

在《享受吧!一個人的旅行》中,主角小莉有著人人稱羨的生活,愛她的伴侶、自由不受拘束的作家工作,日子在他人眼裡看似安穩幸福,小莉心底卻清楚,自己已逐漸失去對生活的熱忱。「我需要改變,十五歲起我不是在戀愛就是在分手,我從沒為自己活過兩個星期,只和自己相處。」在說完這句話後,小莉便起身展開獨自一人的旅程。

她來到陽光遍灑的浪漫之都義大利,和新結識的朋友穿梭義大利街巷,暫時拋下庸人自擾的卡路里計算,用美食療癒生活、用美酒澆灌心靈,也是在義大利,小莉真正享受了義大利人引以為傲的「無所事事的甜美」(Dolce far niente),仔細地感受每一個值得珍藏的美好時刻,好似一點一滴找回生活的意義。

後來小莉來到了物質相對匱乏的印度,藉由靈修來沉澱自己,透過冥想檢視自己內心深處的聲音,在印度,小莉面對了自己一直埋藏的過去,就像翻找出小時候心愛的、遺失許久的布玩偶,明白自己雖不再像過去那樣愛了,但也終於能夠好好地放下。

離開印度,小莉回到曾經啟發她的峇里島,自我的探索之旅來到最後一段路,沒有義大利的愜意享樂,也沒有印度的自我質疑,在峇里島,小莉面對了自己最真實的想法與樣貌,並選擇接納每一個不完美,卻逐漸完整的自己,就像啟發小莉的峇里島傳統治療師「賴爺」所說:

「有時候為愛失衡,也是平衡心靈的一部分。」

活在每一個美好、深刻的當下,就是給自己最好的祝福。

線上看

《午夜・巴黎》——現在,就是最好的時代

「認為過去比現在幸福就是一種幻想。如果你留在這裡,這裡就變成你的現在。不久以後,你就會開始想像另一個時代才是黃金時代。」

圖片來源:《午夜巴黎》劇照

有些時候,當我們緬懷過去熠熠發光的時代,會不禁感嘆著自己的生不逢時,也想親眼見證某個經典猶存的美好年代。美國電影名導伍迪・艾倫以巴黎為故事背景拍攝的《午夜・巴黎》,便闡述了劇中主角流連不同年代的生活場景,帶出每個年代都為上一個年代所著迷,因此最美好的黃金年代(Golden age)就是我們所處的時代。

主角Gil是住在加州的名編劇,在結婚前夕,和未婚妻一家人來到巴黎度假,而用慢步調享受於巴黎街頭風情,希望藉此獲得創作靈感的Gil,明顯的與一心掛念著採買新傢俱的未婚妻Inez來到巴黎的目的不同,因此在一個午夜裡,微醺的Gil獨自漫步在魅惑人心的夜巴黎,一輛與現代巴黎風格有些出入的古董轎車突然駛到Gil面前,殊不知這輛車駛往的目的地,便是他最為著迷的1920年代,載著他開啟一段午夜的奇幻之旅。

一路上他見到了撰寫《老人與海》的大文豪海明威、《大亨小傳》作者費茲傑羅、印象派畫家畢卡索等那個年代的文人雅士。然而有趣的是,在Gil所謂的黃金年代裡,每一位藝術家、創作者都對當代感到匱乏,並同樣對過往有著無法言喻的緬懷之情。就像導演伍迪・艾倫藉著Gil的口吻輕輕說出:「這才是現實,不盡如人意。因爲生活本來就是不盡人意的。

「現在」,就是未來的「過去」,如果人總是嚮往著過去某些美好時分,或許用心地經營「現在」,活在每一個當下,就能為未來創造同樣美好的回憶。

線上看

(本文提供合作夥伴轉載,首圖圖片來源:《阿甘正傳》劇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