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從《返校》的張老師,到《你的情歌》的邢老師,一窺演員「傅孟柏」藏在角色背後的模樣

演員傅孟柏。(攝影/蔡祖芸)

「他有很男孩子的一面、屁孩的一面,
但是他也有很像男人的一面。我⋯⋯應該也有一點。」

在問到傅孟柏對於這部即將在小年夜上映的電影《你的情歌》裡,他所飾演的角色「邢致遠」與他本人有什麼相似的特質時,他躊躇了一下子,然後笑著這麼說。

平時總是透過螢幕看傅孟柏、聽他比一般男性又再更低沉一點的嗓音,然後透過他飾演的角色了解他的笑還可以有哪幾種角度。當然,身為觀眾,我們通常都是這樣片面地認識每一個演員的。

不過,在這次 VidaOrange 生活報橘的專訪裡,我們可以看看全面啟動後的「傅孟柏」,這位上升水瓶、太陽金牛的男子是否就如文章一開始所說的那樣 —— 有男孩、有屁孩,也有成熟男人的胸懷。

從《返校》到《你的情歌》,你覺得你本人適合當老師嗎?

【《你的情歌》劇情概要】:那一年,全台都在瘋歌唱選秀,人人都在勇敢追夢。但音樂老師余靜(柯佳嬿飾)卻慘遭未婚夫劈腿,為了治療情傷流浪到花蓮;而鬱鬱不得志的流浪教師邢致遠(傅孟柏飾)被調往偏鄉學校,他把歌唱選秀當作自己教育事業的跳板,因緣際會下找來了天生好歌喉的學生李東朔(謝博安飾)及他的麻吉們組成「七月男孩」樂團,並請來余靜指導,開始勇闖一年一度的歌唱選秀大賽,以及兩段截然不同的情感 。

從電影《返校》裡的張老師,到《你的情歌》裡流浪到花蓮的邢老師,傅孟柏一路從六零年代走到歌唱選秀節目崛起、素人勇敢追夢的 2007 年。我問他:「在這兩部電影裡你都飾演老師,那在現實生活中,你覺得自己適合當老師嗎?」

演員傅孟柏:「因為我國小一、二年級的時候有去參加畫畫班,然後我的畫畫班老師,也算是我的啟蒙老師,他告訴我們,想畫畫沒有對錯。」(攝影/蔡祖芸)

「我覺得⋯⋯我覺得我蠻適合的啊!」他稍微思考了一會後笑著說。「但我要當老師,我不會是那種,跟你講一二三四五的,我一定是⋯⋯」接著又陷入沉思中的他,在沉默了一下之後給了我一個他從國小一、二年級記到現在的啟蒙故事。

「我在大學時有當過家教,我是教兩個日本小朋友畫畫,但我從來沒有跟他們說應該要怎麼樣。因為我國小一、二年級的時候有去參加畫畫班,然後我的畫畫班老師,也算是我的啟蒙老師,他告訴我們,想畫畫沒有對錯。」講起這段回憶的傅孟柏變得有些興奮,語速稍微變快地説:「那天我們的題目是海,然後有個同學很奇怪,他在海灘上畫了一個流動廁所,然後旁邊又有一個流動廁所,然後到處都有一、兩個的流動廁所,我就心想:為什麼會有那麼多流動廁所?」

「結果那個同學說:因為來海邊玩的人,有時候都會偷偷在海裡面尿尿,所以他畫了很多廁所讓他們很方便,然後那個老師就瘋狂誇獎他。」

也因為這段深刻的回憶與那位畫畫啟蒙老師,「學習」這件事對博孟柏來說,要畫得快樂、體驗到創作的開心才是第一步。也或許就是這種特質,讓他近來總是與不同於電影裡那個舊時代風氣的「老師角色」相互吸引。

然而,這次為什麼會想挑戰「流浪教師」這條道路?

回想起對傅孟柏的印象,有部分是拼湊自公視《最後的詩句》裡的底層人物「施人傑」、在《緝魔》裡的變態醫師高俊偉,還有《范保德》裡不怕爸爸死,只怕爸爸痛的「范大齊」。而跟前面這幾個相對沉重的角色比起來,讓人不禁好奇起他想走進這部清新、悲傷得恰到好處的追夢愛情電影的原因是什麼。

「我第一次看完劇本,我覺得不只是對話,連 OS 都非常有文學感跟小說感。所以我那時就在想:哇!要把這樣的東西寫實地呈現出來,應該是有它的難度。」看來,這本由時報文學獎得主、身為作家的葉揚所寫的劇本,如實地透過文字傳達到了傅孟柏腦中。

除此之外,也是稍微有想過自己在前幾部作品裡的角色都比較「負面」,傅孟柏接著說:「再加上,這個角色的轉折感覺蠻多的,可是整個電影的氛圍又是比較清新、比較正能量的。雖然說這個角色本身,當然也有遇到他的問題、有一些難關要過, 可是至少整個電影給人的感覺是⋯⋯明亮的感覺。

演員傅孟柏:「我第一次看完劇本,我覺得不只是對話,連 OS 都非常有文學感跟小說感。所以我那時就在想:哇!要把這樣的東西寫實地呈現出來,應該是有它的難度。」(攝影/蔡祖芸)

覺得如果能為觀眾帶來一些比較清新的作品,對現階段來說是一個蠻好的選擇之下,本來走在比較陰暗一點的叢林裡的他,拐了個彎,毅然在分岔路口走向了這條明亮的「流浪教師」的道路(笑)。

被邢致遠這個角色擋在背後的「傅孟柏」

「我對那個完全不行欸!」在我問到 07 年碰巧正值大學時期的他,會不會想去參加《超級星光大道》,傅孟柏回以一個斬釘截鐵的 NO,然後連我的問題都還沒問完,他就一臉認真地說:「我覺得超恐怖的、超赤裸的!沒有角色在你前面擋著你。」

或許,一直有「角色在前面擋著他」,讓他可以很放心地做自己,這也是傅孟柏選擇當「演員」的原因之一。

演員傅孟柏:「邢致遠他有很男孩子的一面、屁孩的一面,但是他也有很像男人的一面。我⋯⋯應該也有一點。」(攝影/蔡祖芸)

那麼,這次在《你的情歌》裡飾演的角色「邢致遠」,又是以一個怎樣的模樣擋在他面前?

「他蠻執著的。其實,有時候這個是他的優點,他吸引人的地方就是他硬上、他想要辦教育這件事情。他年輕的時候因為覺得這個體制有問題,於是他在滿足這個體制所需要的樣子之後,他決定推翻它!但是就是事與願違。」傅孟柏像是講起另外一個人似的,輕鬆了一點,話也多了一些。

「他一直在做同樣的事情、一直在受傷,但是堅持到最後的最後,他到了花蓮、遇見了他們,然後他找到了他做這件事情的真正用意。或許他的第一步、第二步是想讓更多人看見,可是當他經歷了這些事情,他不知不覺已經走到第三步了。我覺得人生很多時候就是這樣,你不可能去預測你接下來會看開什麼事情,你今天這樣想,你明天不見得會這樣想,所以我覺得⋯⋯我不知道欸,我可能比他更活在當下一點。」這時候,他金牛座的特質好像突然就跳了出來,相對於不論方法、不管要付出多少就全心投入某一件事,「我自己就可能比較取巧一點,我可能會先用推敲的啊,或者是算一些機會成本。我覺得我可能比邢致遠再務實、再保守一點吧!」

但我相信,這裡說的「保守」應該跟演戲無關,就像曾經多次在劇中全裸入鏡的他在 BIOS monthly 報導裡被問到全裸是不是一種犧牲時,他 「我覺得最犧牲的不是脫不脫,而是犧牲了更好的表演。」

再問到他會不會希望成為邢致遠這樣的人時,「可是我又覺得我有一部分有他這樣埋頭猛衝的特質,但就是不會把車子偷輕量化、衝最快,然後什麼安全氣囊都沒準備這樣子!」他稍微躊躇了一下子,然後又笑著點出他倆更多相似的特質:「他有很男孩子的一面、屁孩的一面,但是他也有很像男人的一面。我⋯⋯應該也有一點。」

一起共處某個舒服夏日的夥伴:柯佳嬿還是比我ㄍㄧㄥ一點,謝博安緊張時我就踹他

雖然説每一次拍攝新作品都是一次新的開始,但這次《你的情歌》劇組對傅孟柏來說可能相對陌生一點,無論是跟導演、編劇還是另外兩位主演柯佳嬿和謝博安都算是第一次合作。

《你的情歌》劇照,傅孟柏飾演的「邢致遠」(左)與柯佳嬿飾演的余靜(右)。(甲上娛樂提供)

問起對於柯佳嬿和謝博安的第一印象,「柯佳嬿我本來就認識了啦!她其實就安安靜靜的,但是工作熟了起來之後⋯⋯話其實也⋯⋯不少!」有種在背後衝康朋友的感覺,傅孟柏在講出「不少」之後笑了出來,然後接著說:「但她整個人的 tempo,我覺得跟我是蠻像的,蠻慢的。但是跟我比起來,柯佳嬿還是比我ㄍㄧㄥ一點。」

「至於謝博安,他就我學弟啊!他的老師是我的同學!然後某一些對話的頻率、講話的方式是一樣的。我不喜歡用一種我比你大、我比你有經驗、我是你學長,所以我要跟你説應該怎麼做。我很討厭這樣子!」在驚訝他跟謝博安差了這麼多歲之外,也很開心在注重輩分的演藝圈裡,看見有始終秉持著這樣態度的演員存在。

《你的情歌》劇照,傅孟柏飾演的「邢致遠」(左)與謝博安飾演的李東碩(右)。(甲上娛樂提供)

「但是,比方說你察覺到他有點緊張的時候,我就可能會去鬧他。」上一秒像是個成熟大人的傅孟柏,在我問了會用什麼方式鬧謝博安之後,立刻破了功,「就是踹他啊!」看著我瞪大的眼睛,他像個淘氣的屁孩笑著解釋:「就是跟他玩啊!然後我覺得他也很聰明,他知道我在試著讓他放鬆,那他自己就會調整。我們就是用這種方式在溝通。」

彷彿是也不能只讓謝博安留下「被踹」的印象,總是想到什麼就說什麼的傅孟柏補充地說:「我們拍攝的場景,你知道那個是日式的建築吧?我們的主場景在黃金博物館,也就是兩棟『最日式』的房子。然後,我們的化妝間在隔壁棟,這兩棟之間有ㄧ個山路,看起來根本就是日本! 休息的時候,謝博安就彈吉他唱歌,然後柯佳嬿就在旁邊哼,然後外面還有蟬叫聲,太陽很曬,我們在裡面乘涼,就每天都在這種環境、這種 tempo 下工作。這個印象蠻深的啦!蠻舒服的一個夏天。」

《你的情歌》劇照,傅孟柏飾演的「邢致遠」(左)、柯佳嬿飾演的余靜(中)與謝博安飾演的李東碩(右)。(甲上娛樂提供)

或許跟他大學是戲劇系導演組出身有關,傅孟柏用一些很簡單的元素,在三言兩語間就構築出了那個夏天。比起單純給我一個答案,我好像直接看到了一顆很是枝裕和的鏡頭。

也或許跟他高中是讀美術班有關,於是就在這樣的聯想下,我順理成章地請他為劇中的三個角色余靜、邢致遠和李東碩挑選他們的「代表顏色」。

用色彩三原色,譜出《你的情歌》裡的三角戀

「顏色喔!感覺好有趣啊!」一聽到這個題目,立刻將右手跨放在沙發椅背上、側過身轉向沙發背後《你的情歌》的背板,仔細盯著看背板上的三個角色,「哦⋯⋯黃色(指向余靜)與紅色(毫不猶豫地指向李東碩),藍色(頓了一下後指向邢致遠),就三原色。」

演員傅孟柏:「余靜是黃色的原因是,即便佳嬿覺得她很勇敢,但對我來說,她即便再勇敢,她都是『溫柔的』。」(攝影/蔡祖芸)

他笑了一下繼續說明,「余靜是黃色的原因是,即便佳嬿覺得她很勇敢,但對我來說,她即便再勇敢,她都是『溫柔的』。啊他(李東碩)就是血氣方剛。那⋯⋯(指向邢致遠)不得志的、步入中年的,比較偏憂鬱一點。但是他們三個的顏色又彼此可以交織成無限的顏色。」

每一次都這樣 —— 上一秒專業,下一秒淘氣比 YA ——「還不錯吧?」臨場答出三原色的答案,傅孟柏帶有一種得意的神情反問。那個瞬間的他就像是國中班上每次數學都考 10 分,但某一次考到 12 分就會大肆炫耀起來的男同學。

最後問到他本身喜歡的顏色,他說:「我蠻喜歡墨綠色的,我都喜歡大地色系。」我指著他正坐著的棕色沙發説,像這樣嗎?這時,他又專業 mode on,認真地說:「這個有點偏芥末了。」

上升水瓶、太陽金牛的男子:傅孟柏本人遇到愛情時,會怎麼做?

對於這樣老是在男孩與男人之間遊走的人,他在現實生活中,會比較容易被哪一種類型的人吸引呢?

「有才華的人。」這大概整個專訪下來,傅孟柏第一次毫不猶豫地秒答。「我覺得還有⋯⋯步調慢的。因為他才會知道我在想什麼,我覺得必須要知道我在想什麼。」

他突然自我剖析了起來,「可是有時候,我某一部分又很急躁。就不太穩定吧!可能是上升星座(水瓶座)的關係。」 我嚇了一跳,心想傅孟柏竟然還知道自己的上升星座(他本身是金牛座)。「所以就是在顛覆一些以前的習慣、轉換的過程時會比較急躁。」

聽他這麼一說,倒是好奇起如果遇到喜歡的對象,他是會立刻勇往直前告白的類型,還是比較被動的出擊?「勇往直前吧!就是看⋯⋯有多喜歡啦!」看來有時候金牛遇到喜歡的東西,也是會變成鬥牛的。

演員傅孟柏說他最喜歡《你的情歌》裡很直男、很直球的這句 ——「我對大家唱的那些歌,其實只想唱給妳聽。」(攝影/蔡祖芸)

這樣一邊帶著許多安全裝置、一邊勇往直前的性格也在接下來的訪談中表露無遺。讓他挑選一句《你的情歌》裡最喜歡的台詞,撇開許多優美的詞句不選,他說他最喜歡很直男、很直球的這句 ——「我對大家唱的那些歌,其實只想唱給妳聽。」(編按:此句為劇中李東碩對余靜說的話。)

但問他是否有可能在現實中說出這句話時,他又覺得要看場合,「我覺得有可能,但是要跟他(李東碩)一樣這麼熱血、唱得這麼厲害!如果唱得二二六六,我應該就不會講這句話。可能對自己還是要有一部分的自信。」

傅孟柏給失戀朋友的一句話:「我跟你講,失戀你講什麼都沒用的」?

繞回電影的主軸,就像電影中面對失戀的余靜,在許多人的生命裡可能也都經歷過這種痛徹心扉的時刻。於是我請傅孟柏給「正在失戀的朋友」一些話或經驗談,他心虛地直接挪用劇中的對白說:「一腳踩著煞車,一腳踩著油門,車子是不會動的。」看著我用不失禮的假笑但又渴望他講更多的眼神,他默默地補充:「失戀,沒關係啊。就代表這不是你的最後一個啊!」

確實是如此,但這句話聽起來容易,要讓心情好起來卻不大管用。

「我跟你講,失戀你講什麼都沒有用。與其要安慰他,不如帶他出去走走,」 聽傅孟柏這樣說,我忍不住再問他説:「如果在帶失戀的朋友出去旅遊的過程中,你們出去玩五天,他五天都一直在講失戀的事,這樣可以嗎?」

私下非常需要大量安靜時間的傅孟柏,在聽到這是名為「療傷之旅」的旅行之後,本來一臉覺得很麻煩的他說:「那我可以。」不過就像前面不斷提到的,在成熟男子的胸襟之下,他也有一顆很直男男孩的心:「但是我會儘量叫他不要再講了。再加上我的朋友都是這樣子,就多半都不會去聊這些,但是大家彼此都知道,就心照不宣這樣。」

至於,在《你的情歌》劇中,余靜會用什麼辦法走出失戀,邢致遠跟李東碩又會如何與她譜出緣分,就交給你們 1/23 當天到電影院一窺究竟了。

1 月 23 日《你的情歌》唱出你的心

延伸閱讀

【致曾在低谷裡的每一個你】聽《你的情歌》導演安竹間&編劇葉揚,在浪漫外殼裡寫下的「升記號」

「一腳踩油門、一腳踩煞車,感情是不會動的。」重溫《你的情歌》5 個愛情金句,找回愛的勇氣

【墜落低谷時,不那麼疼痛的溫暖】專訪《你的情歌》導演安竹間&編劇葉揚:每個人心中都會有一首自己的情歌

(本文提供合作夥伴轉載)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