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密外派旅居國外的生活】青年外交官劉仕傑:最大的挑戰是「找另一半」

圖片來源:護台胖犬 劉仕傑

《VO》導讀:

很多人常常覺得某些職業、某些職位看起來很輕鬆,因而對自己的工作感到不滿意,像是薪資高、福利優的「外交官」,常常被外界視為「夢想工作」之一。

然而,擁有豐富體育外交經驗的青年外交官劉仕傑現身說法,點出外交生活不為人知的「愛情辛酸」,也讓人發現,原來每個職業都有辛苦的一面,做好自己的工作就是最好的了。

(責任編輯:翁筠茜)

文/劉仕傑

每次校園演講時,我最常對同學們說的一句話就是:「考上外交官其實沒那麼難,最難的是在漫長的外交生涯中找到另一半,以及在你的家庭生活中找到平衡點。」

一講到這個,同學們總是瞪大了眼睛,一副不可置信的模樣。我尤其注意到,許多女同學聽到「家庭的挑戰」時,往往露出有興趣的模樣。

的確,如果你問我,加入外交部對人生最大的挑戰是什麼?在十年的外交官生涯裡,我自己經歷的以及聽到、看到的,是家庭。或是你/妳的另一半。

且聽我娓娓道來。

對外交官而言,維持長久關係其實很難

你不一定要結婚,但茫茫人海中,有時候覺得孤單、覺得冷,總會想躺在另一人溫暖的臂彎或是一起躲進被窩,尤其在他鄉外里或嚴寒的霜雪異鄉裡,總渴望有一個人等著門、點著燈。

可是這一切對外交官來說,很難,雖然還談不上奢侈。

無論你/妳是異性戀或同志或其他性別,一旦加入外交行列,你的另一半應該要如何找尋呢?找尋或許還不算難,但該如何維持?

長年在國外漂泊的工作屬性,會讓你的另一半很難工作。哪間公司會雇用一位過去六年工作經驗空白的人?縱使你再優秀,當你隨另一半遠走高飛離開臺灣,履歷上就會出現六年的空白。在許多產業,例如電子業,六年的空白彷彿一甲子,甚至一世紀。離開業界六年再試圖重返職場,可說是困難重重,甚至緣木求魚。

你的另一半如果是 SOHO 族,例如作家或翻譯。無論你調去天涯海角,只要有一臺電腦,他/她都可以持續工作。

假如不是呢?

以異性戀的男性外交官來說,也許可以找一位女性在家裡相夫教子。雖然時代已經慢慢改變,但(不幸地)在臺灣的社會文化裡,相較之下,女性較容易接受放棄自己的職業生涯(有時候甚至比丈夫的工作更有發展潛力),就這樣嫁雞隨雞、嫁狗隨狗地洗手做羹湯。

角色互換呢?女性外交官的另一半該如何維持工作?傳統社會壓力下,要男性放棄自己的工作,然後在家帶小孩,以現在的社會而言,著實有點困難。當然時代觀念逐漸改變,現在已經愈來愈多「全職」的男性外交官配偶,跟著太太全世界流浪漂泊。

這也是為何我的女性同事常常有不易找到另一半的感嘆。通常能加入外交部的女性工作能力都十分優秀。想當然耳,擇偶條件上也不會馬虎。 問題是,條件好的男生通常也有份不錯的工作,那他為何要放棄自己的工作呢?

況且,外交部的工作生涯基本上是外派六年加上國內三年,也就是說, 九年的周期內,你只有三分之一的時間能在國內尋覓另一半。 當然在國外也有可能遇到其他國籍的對象,但談何容易?

「找到另一半」只是第一步,後續還有種種挑戰

好不容易找到另一半後,挑戰才剛剛開始。 雖說每段感情都有不足為外人道的困難與挫敗,但對駐外人員來說,我個人覺得挑戰更大。試想,你放棄自己的工作與發展的前途,跟隨另一半到了他國異鄉,卻發現生活上要適應的難度遠高於你的想像。

語言的適應、當地文化的適應、新環境的適應等,這些挑戰或多或少都會間接影響你與家人互動的頻率和情緒。此時你發現在臺灣的朋友某甲或是以前的同事某乙,生活過得如魚得水且事業步步高升,於是你開始產生懷疑:當初辭掉工作遠渡重洋,是正確的決定嗎?

小孩更是一個巨大的挑戰。有小孩當然是件幸福的事,但對外交人員來說,必須付出比在臺灣懷孕、待產與養育更辛苦的代價。

從懷孕開始說。

首先妳必須找到信任的婦產科醫師。在歐美等先進國家,這點大概不難。但在基礎建設或物質條件相對落後的國家呢?這就是一個挑戰了。而在漫長的孕期當中,每位孕婦會碰到的挑戰都不相同,包括胎兒出生前可能遭遇的問題也不一樣。有些國家囿於醫療資源有限,無法處理有難度的病例,此時孕婦就得返臺或前往臨近的先進國家就診。

即便在美國,婦產科醫師需不需要會講中文也是一個考量,畢竟在海外生小孩茲事體大,說著相同語言的醫生有時能帶來一種熟悉感與信任感,當然這點也是因人而異。

懷孕時,孕婦通常會遭遇諸多不便,例如孕吐。以男性外交人員而言,太太懷孕在家,有時候需要人幫忙,此時就得商請父母或長輩出面,但這又會帶來潛在且難以避免的家庭糾紛。無論是公公、婆婆或是太太的娘家家人,在異鄉一起生活,難免引起爭吵。

外交官漂泊一生,家庭也跟著漂泊

假設克服了懷孕期間的種種困難,再來就是小孩出生之後的挑戰了。

首先,如何做月子?要送月子中心或請家人從臺灣飛過來幫忙?月子餐要自己煮還是外訂?在先進國家如美國,特別是僑胞多的加州等地方,這類資源相較容易取得。但假如是其他國家如帛琉,大概就完全不可能了。以我在帛琉期間看到的經驗來說,臺灣人大多還是選擇回臺灣待產與做月子,更何況月子餐只是新生兒出生後的眾多必備東西之一,其他包括小孩的預防針、尿布及相關嬰兒用品等,在某些國家的確較難取得。

對於外交人員的另一半來說,以上這些挑戰都是家常便飯。這麼說好了,當你決定要與一位外交官共度下半輩子時,就得做好心理準備,未來在家庭上、在人生上,你們都會遇到一般家庭不會遇見的難題。畢竟, 外交官漂泊一生,家庭也跟著漂泊啊!

除了家庭,外交官的小孩也不好當。

有人可能會說,不會啊!外交官的小孩從小在國外長大,英文比臺灣長大的小孩好,很棒啊!

其實不然。外交官的小孩有一肚子的心酸和委屈,只是外界很難理解。

拿語文來說好了。沒錯,外交官的小孩必須跟著爸媽外放,但以語文學習來說,最常面臨的難題是:英文講不純,中文只能聽和說。外交官常常需要國內和國外輪調,所以小孩子第一次到國外(例如美國)時,得經歷非常艱辛的語文轉換過程。

好不容易英文逐漸趕上進度,也適應了國外的校園生活,此時父母又得調回臺灣。一回國,發現自己的中文程度完全跟不上臺灣的同學,甚至連中文的讀寫也大有問題,要是碰到高中入學考試或大學學測等關卡,更是苦不堪言:連課本的理解都有問題,更何況作答?再者,臺灣的教育制度與國外大不相同,外交官子女回國得先適應國內的學習文化,才能逐漸在課業方面試著迎頭趕上。就在好不容易適應臺灣的教學制度後,父母又要外放了⋯⋯

除了課業,還有交友問題。 外交官子女很難有長期的好朋友,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必須跟著父母跑來跑去。 在這所學校交了一些朋友後,又跟著父母去了另一個國家,結交新同學和新朋友。 曾經有外交官的小孩對我說,跟著父母跑了這麼多國家,他對友誼的感覺很淡,只有家人才是唯一會一直陪在身旁的。聽來有點心酸,但卻份外真實!

揭開外交工作的神祕面紗

我在外交部工作

這裡買

延伸閱讀

「果醬能窺見的世界好大。」從素人到獲國際果醬大獎,果醬女王柯亞用「生活熱情」療癒低潮

【離開時,以我喜歡的樣子】日本演員樹木希林:幸福,並非時常在那裡,而「要靠自己去發覺」

【因為過度付出,而突然感到職業倦怠?】心理諮詢師:記得給自己「兩樣東西」

(本文書摘內容出自《我在外交部工作》,由時報出版授權轉載,並同意 Vida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


【生活報橘特別企劃】 大稻埕生活散步>> 點我看完整報導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