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好想你】當最愛我的人已經不在…… 她把很多人不敢面對的「離別」勇敢畫出來了

你有沒有很想念但已不在身邊的人呢?他可能是你的親人、你的摯友、你曾經的愛人,也可能是一隻寵物。只要有相聚,就一定會有離別,沒有一個人能永遠陪在你身邊。

有時候是兩人生活目標不同而分道揚鑣,有時候是生離死別的命運拆離我們,因為「失去的痛」真的令人難以承受,於是很多人都選擇逃避這個人生議題。

不過,與其逃避想起失去那個人的記憶,不如好好珍惜你們曾經彼此陪伴的回憶,這樣我們才有勇氣更加珍惜現在仍在自己身邊的人。

插畫家 Li-Wen Chu 筆下的繪本故事 《我的名字叫甜甜》 很貼近我們的生活記憶,她勇敢地畫出對於去世的外婆的思念。以下以第一人稱簡述一下這則故事(注意,有洋蔥):

小時候我們家和外公外婆家住得很近,僅走路五分鐘的路程,爸媽工作忙碌,很多時候是由外婆接手照顧我們。

鄉下車少,我和妹妹們很常騎著腳踏車如入無人之境似的在馬路上猛踩腳踏車踏板或飆車或蛇行,比賽誰最先到他們家 ; 放學後和親戚及鄰居小孩跑到外婆家門前的空地打球也是常有的事。

外婆習慣在冰箱裡放一排養樂多,客廳裡總會有一桶仙軋糖或海苔可以吃,而我最喜歡打完球打開冰箱挖出養樂多的那一刻,那讓我覺得自己超級幸福。

這些都是深刻的烙印在記憶裡的點滴。

小五時我們家搬到市區。

距離一樣不算太遠,開車十五分鐘,只是比起以前已無法天天去了。

外婆在那年病了,病得很突然。週末回外公外婆家時,少了她和外公評論八點檔劇情的聲音,很是寂寥。

直到後來外婆暫時轉入醫院附設安養院,我們和她一起在醫院看八點檔。外婆仍舊看得起勁,只是評論聲沒了,她整個人消沈許多。

外婆走的那天晚上是週末,我們載著外公一如既往的去陪她。

只記得她的話變好少,之前去找她,她總能一直用“甜甜”這個狀聲詞跟我們聊著,但是那天不一樣,她只是靜靜的看著我們… 看著我們幫她按摩腳,看著我們陪她聊天的樣子,看起來很享受我們的陪伴。

某一個瞬間,在我們面前的外婆突然整個人癱軟,眼睛上吊,牙齒緊咬著。是突發性的心肌梗塞。

我記得我和媽媽大聲叫著外婆,搖著病床上的她 ; 爸爸衝出病房去找醫生護士並要妹妹把剛走出病房散步的外公找回來。

我在病房裡看著整個急救過程,醫生護士匆忙地來去,急忙趕到的親戚大聲哭喊著,還有媽媽眼神中的無助 ; 我只能不斷哭著叫著阿嬤,直到心電圖上的一座座山巒驟降至地平線然後不再爬升;

那是我第一次目睹了摯愛的人生命的消逝,而且手段如此激烈。

隔天,我還是像平常一樣到了學校上課。不帶許多情緒的過完一天,只覺得恍如隔世。

辦完外婆的喪禮後,有一陣子我還記得外婆走了的那個瞬間的臉龐,但這些記憶再也沒被提起了。

大家想念外婆時,總會聊上過去她好多可愛的瑣事,但是關於外婆走時的種種記憶,可能覺得太殘忍,或當時的我無法承接如此的重量,於是我把它從腦中自動刪去了。

直到創作這本繪本,在慢慢翻找故事的過程中,我才發現這個上鎖的記憶。

我想,完成甜甜一書對我而言也算是種理解及同理吧!

當下我意識到,在外婆走了十餘年後,長大後的我總算更能理解並且也終於可以舒坦的與這段經歷面對面。

我仍舊會時不時想起外婆,但是目睹的死亡的過程不再是空白,而是在我知道並且接受這個過程中,更加的珍惜每段曾經與外婆一起度過的回憶。

我想這是完成甜甜一書對於我自己而言最重要的意義吧!

推薦感人繪本

《我的名字叫甜甜》

我要支持勇敢的作者>>

延伸閱讀:

常覺得空虛、怕麻煩別人…… 兒童時期情感受傷的人長大後的 10 種面貌
洋蔥式穿法 OUT!冬天去日韓旅行對付室內外溫差要改「玉米式」
朋友超愛找你聊心事?這 8 個特質,代表你擁有世界上最慷慨仁慈的「老靈魂性格」


旅行中的「人生哲學」

「要抵達目的地,從來就不只一條路。」

「重點不是目的地,而是沿途的風景。」

「看著窗外流動的風景,思緒也是流動的。」

「當太陽冉冉升起,每一天都是新的開始。」

「人生,不要什麼都自己扛著。」

「把疲於奔命的行程拋在腦後,重新對生命充滿熱情。」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