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每個人的身體都有一個結,人必然有病,人因病而完整。」

成為大人的路上,有時走著走著,那些以為過了段時間便不再疼的心事,又開始隱隱作痛了起來。人生的遺憾,許多是與放不下的「人」彼此糾葛、為不同的「事」拉扯,也因捨不得遺留在過去的「物」而苦悶。而那些遺憾就這樣在心裡長成了一個又一個的結,有幸的隨時間自然淡去、不幸的則成了心裡等待痊癒的傷。

由影后謝盈萱與香港影帝黃秋生攜手演出的療癒公視劇《四樓的天堂》在上週日完結篇,讓許多人在惹人哭、逗人笑的劇情中得到療癒。而劇中有許多令人印象深刻的「人生金句」,一起來細細回味劇中的7句經典台詞,感受蘊藏其中的溫柔力量,就像完結篇的標題「成為一個完整的人」,或許完整的人生並非完美,而是接納每一處訴說著故事的傷痕。

「身體並不是沈默的,人經歷過的事,會像年輪一樣留下來。」

圖片來源:《四樓的天堂》劇照

熟稔技法的推拿師傅天意(黃秋生 飾),在沒有招牌、沒有門牌的大廈四樓裡打造了一處有著神秘療癒力量的靜謐之地,牆上僅掛上「天堂」二字的書法揮毫作,在這兒獲得身心療癒的人們,便逕自地喊它「四樓的天堂」。

「人就是這樣,沒有生病,沒有斷手斷腳,都不知道還有身體存在。」就像推拿師天意所說,其實身體在日常生活中默默地承擔、接應了人們的情緒與記憶,那些來不及道的別、說不出口的關心與體諒、多年來始終無法諒解的遺憾,彷彿在心上留下了一道又一道結了痂卻隱隱作痛的傷。而天意就用他那雙溫柔流淌的手,仔細地聆聽每個緊繃身體裡頭的人生故事,在一推一按之間,像是安撫那般,與複雜交錯的經絡對話溝通。

「當你沒有辦法去原諒一個人的時候,其實有某個部份,你是沒有辦法原諒一部分的自己。」

圖片來源:《四樓的天堂》劇照

劇中由謝盈萱所飾演的心理諮商師張琪,從小經歷了父母離異,對父親長年的深刻思念與遺憾,逐漸轉化為對嚴厲母親難以言喻的複雜感情。面對總是把自己當小孩的母親,也讓張琪與母親的關係像「最熟悉的陌生人」一般,深愛對方、關心對方,卻常常說沒幾句話便對彼此感到不耐。或許在「家人」的親密關係中,愈是急欲理解,就愈容易拉開了彼此的距離,而這也是張琪最大的人生課題。

身為在診間療癒他人的心理諮商師,張琪其實心底也明白,有些話對別人說是順理成章,回看自己,心事卻是百轉千迴也尋不得解答。面對自己的人生課題,她慢慢地開始聆聽自己真實的聲音,在給予療癒力量的同時,也療癒了自己。

「有遺憾的才是真的,沒有遺憾的人生是假的。」

圖片來源:《四樓的天堂》劇照

就像多數初出社會的年輕人,主角宇宙和小綠在面對社會的不公不義時,有著滿腔熱血與理想,一面用自己的力量抵抗社會,也一面在成長碰撞中認識現實。與一般人不同的是,他倆從小都失去了父母,類似的成長經歷,讓他們在反迫遷的社會抗爭運動中結識彼此並相知相惜。

「不知道自己是怎麼了,心裡好像破了個很大的洞。」自小沒有家的宇宙,因為害怕再次失去,不知道該怎麼給愛的人一個家,於是他選擇一聲不響地離開小綠,再次重逢,兩人本清澈的目光都有了不同。他們分別成為了塗鴉藝術家及劇場演員,用不同的方式埋藏自己的過去、忖度未來。而兩人的生命中各自帶著失去至親的缺憾,把過去人生中的不解、埋怨、悲慟、委屈都積累在心裡,長時間下來,宇宙和小綠都習慣了麻痺自己的感情,變得好難去愛人,也不懂得怎麼被愛。

「心裡受的傷會印記在身體裡面,你身體不舒服就是在保護你,怕放鬆之後你會垮掉。所以當你心裡面覺得安全了,才會真正變好。」

圖片來源:《四樓的天堂》劇照

除了照應逐漸年邁的母親,忙碌的工作和自己飄忽不定的感情生活也讓張琪感到筋疲力盡。就像許多日夜奔忙的人,一忙碌起來,時常便忽略了自己真正的感受,或許脆弱、或許疲憊不堪,也或許是那些一直以來不願面對的失落情緒。而日子久了,這些沒有被抒發出來的感受就像一道牆擋在胸口,連同阻擋了身旁柔軟人事物的到來。

心裡在受了傷以後,身體會默默地記下這些感受,還受得住的往裡積累、受不住的便藉由身體的感知:癢、酸、痛、麻、木來發出訊號。因此只有當身、心都感到清淨了、能夠真正放鬆下來了,生活便像疏通了的經絡,暢快自在。

「有些人,有很多想法跟規則,很多愛,關心很多人。可是沒有人要接收,就不斷地落空了,好像是累積了一輩子的東西都沒人要。」

圖片來源:《四樓的天堂》劇照

住在天意師傅樓上的詹老師是天堂的常客,就像身旁總喜歡勾著人的親切長輩,她總有說不完的話、分享不完的趣事。詹老師的一雙兒女在大城市中忙碌工作,久久回一次家,做母親的也免不了為些生活習慣呀、瑣碎小事嘮叨,只是那苦口婆心出自她好滿好滿的愛,擔心兒女吃不飽、不捨兒女為自己的健康來回奔波,還有孩子們難得回家,便想為他們燒一桌好菜的殷切。

孩子一離開,空蕩蕩的屋子裡迴盪著思念,徒留總是想愛、想付出的母親守著那熱鬧一時,如今令人倍感孤單的家。或許家中長輩偶爾的多話,是他們害怕來不急講、沒有人講,才拼命地給出好多的愛與關心。下回返鄉,靜靜地陪在身旁,聽他們緩緩地說、陪他們慢慢地走,或許就會發現那份愛不再急了,也讓人安心了。

「好好地生活,本身就是一種戰鬥。」

圖片來源:《四樓的天堂》劇照

年輕時,常以為成人的世界處處顛簸,來回穿梭工作、家庭就像一場戰鬥;長大以後,才發現順應時節吃飯、撥出時間運動,「好好地生活」,本身就是一件需要專注及努力的事。

就像天意師傅收宇宙為門徒後,和他說的第一條學習守則便是:「好好地睡覺、好好地吃飯、好好地走路、好好地站跟坐,好好地呼吸。」如何在生活中時刻專注、認真感受,或許反而是成為成熟大人以後,最簡單也最不容易的課題。

「時間不停地往前,有些人就把自己困在某一個時間點裡面出不來。」

圖片來源:《四樓的天堂》劇照

《四樓的天堂》利用「心理」諮商與「身體」推拿的兩個角度,讓「紓壓、療癒」在身、心之間來回流動,巧妙地堆疊出東西方文化相輔相成的撫慰力量。不管是推拿師天意,或是心理諮商師張琪,都用自己的專業療癒了許多受傷、破碎的靈魂;而兩人相識、相知到相惜,也發現自己在療癒他人的過程中,也終於找回了那個柔軟、溫暖的自己。

當宇宙困惑地問起,要怎麼放掉意念,讓肩上無形的壓力能夠推得開?天意師傅若有所思地答道:「這也是我自己要解決的問題。」心裡、身體受過的傷,或許會在生命中留下深淺有別的疤,但若能夠輕輕地推開瘀血、撕下密不透風的ok繃,那些傷痕,或許有天也將成為美麗、獨特的人生印記。

線上看《四樓的天堂》

(本文提供合作夥伴轉載,首圖圖片來源:《四樓的天堂》劇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