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曾在書裡旅行,不只是旅行世界,更是對於自己內在的旅行探索。」——獲普立茲評論獎記者 安娜・昆登 (Anna Quindlen)

VidaOrange 生活報橘的「世界旅讀」專區,每週持續推薦國外尚未引進台灣的深度好書,為深知閱讀價值並渴求新知的你,打開通往國際的窗。在不能旅行的日子裡,用閱讀旅行世界。

有超過大半個世紀的時間,很多人都深信著「左腦掌管理性、右腦掌管感性」,也因此發展出「左腦邏輯、右腦創意」這樣的思維。然而,美國著名的神經解剖學家 Jill Bolte Taylor在自己的研究生涯中卻發現,事情並不真的如此簡單。

因為自己的哥哥被診斷出精神分裂症,而決心投入神經解剖研究的Tayler博士,在上個月剛出版的新書《Whole Brain Living: The Anatomy of Choice and the Four Characters That Drive Our Life》中提到,我們大腦構造除了分左右半部外,處理我們感情的「邊緣系統」(編按:支援多種功能例如情緒、行為及長期記憶的大腦結構),其實平均地分布在我們的左右腦。換句話說,我們的左右腦各自擁有2個分別處理「情緒」和「邏輯」的系統,我們可以稱他們為左情緒系統、右情緒系統、左邏輯系統,以及右邏輯系統。而Tayler博士也在自己的「中風經驗」中獲得了第一手的腦神經研究,讓她意識到大腦對於作為「個人與外界」的橋樑是多麽地重要。

在生活中,我們所想、所感或所做的一切,其實都依賴著大腦系統的個別功能來執行每一項動作。也因為上面所提到的四個大腦系統各自是特定細胞群,因此這四大系統各自掌管特定的功能、感受特定的情緒,或組織一個獨特的想法。在《Whole Brain Living》中, Tayler博士帶著我們認識自己腦中的四個系統所扮演的角色,觀察這四個系統如何影響我們的日常生活,並學會在別人身上辨識出他們的大腦系統是如何運作,知道如何更好的進行人際溝通。

圖片來源:Unsplash

Tayler 博士更在《Whole Brain Living》書中介紹了一種稱為「Brain Huddle」(暫譯:大腦會議)的練習,這是一種讓我們大腦中的四個系統能夠「相互對話」的工具, 如此一來我們便可以挖掘它們各自的功能及長處,並在不同生活情境下選擇要運用哪一個。

當我們愈是熟悉自己和他人的每個系統角色,我們就愈能掌控自己的思想、感情、人際關係和生活。事實上,我們每一刻都是有能力去選擇我們是誰、我們想成為什麼樣的人的。當我們腦中的四個系統角色並肩工作,並在整個大腦中取得一個平衡時,我們就會找到得以實現內心深處平靜的那條道路。

「我可以進到右腦的意識裡,成為宇宙中的生命能量;也可以進到左腦的意識裡,成為獨立的個體,與所有的能量切割。」——哈佛大學神經解剖科學家 Jill Bolte Taylor

Whole Brain Living: The Anatomy of Choice and the Four Characters That Drive Our Life

作者:哈佛大學神經解剖科學家 Jill Bolte Taylor

若您對此書的中文版有興趣, 點這裡 留下您的聯繫信箱,我們將在中譯版書籍出版時通知您。

參考資料:

1.《Amazon》:《Whole Brain Living: The Anatomy of Choice and the Four Characters That Drive Our Life》

(首圖圖片來源:Pexe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