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年在台灣出道的新加坡女歌手孫燕姿,當時以一首《天黑黑》道出許多成熟大人在面臨人生困境時,懷念過往單純幸福的心酸,獲得許多歌迷的喜愛與追隨。而後的幾張專輯,在孫燕姿的歌聲中聽見那份對愛情的執著轉變爲釋然、對生活的迷惘糾結轉化爲一份鼓舞力量。孫燕姿溫柔而有力的聲線就像夜晚裡無邊際的夜空,而她溫暖的歌曲便綴成點點星辰,在黑暗中堅定地存在,也陪伴了每一個在夜裡脆弱的靈魂。

聽孫燕姿的歌,就像與自己獨處對話,曾經難以忍受地放聲大哭也好、哀悼逝去的過往遺憾也好,或是終於感到無所謂了也好,不管是哪一個自己,在最安靜的時刻,挑一首最適合的歌陪伴你。

《天黑黑》:是否成人的世界背後總有殘缺

我走在每天必須面對的分岔路  我懷念過去單純美好的小幸福
愛總是讓人哭  讓人覺得不滿足
天空很大卻看不清楚  好孤獨

回過頭看過去的自己,總帶點不經世的稚氣與青澀,有時也會懷念起那樣的自己。長大成熟後的生活,有了人相伴、有了穩定的工作、有了自己的生活品味與圈子。卻也在某些時刻,我們就像站在人生必須面對的分岔路口,一直以來奮力所追求的世界似乎不若想像般順遂美好,而有些懷念起過去單純美好的小幸福。而總有一個人或一首歌,在我們感到脆弱無助、暫時失去方向時,又悄悄地浮上心頭形成一段蘊藏滿滿力量的旋律,輕輕地哼唱「天黑黑 欲落雨,天黑黑 黑黑⋯⋯」

「下起雨也要勇敢前進」在這首歌裡,似乎又提醒了我們,記得拾起那份只有自己明白多麼堅定的勇氣。

《我懷念的》:誰懂我多麽不捨得

我懷念的是無話不說  我懷念的是一起做夢
我懷念的是爭吵以後  還是想要愛你的衝動

看著窗外絢爛的煙火、聽著喧鬧的人群笑聲,想起了曾擁有那段刻骨銘心的感情。在幸福故事的開頭,總沒有人能看到結局的圓滿或遺憾。而遺憾的是,有那麼一天,兩人不再是彼此的快樂,積累的爭吵疙瘩、愛得過頭的束縛、忘了給予的溫柔,都漸漸將當初炙熱的愛燃燒殆盡。曾經幸福的兩人,徒留一個人的懷念,懷念一起走過的街、一起慶祝的生日、一起拍下表情青澀的照片⋯⋯。

而在那段過往不復的遺憾裡,你懷念的,或許也只是那個曾經愛得奮不顧身的自己。

《雨天》:站在十字路的交點,該怎麼走

你能體諒我有雨天  偶爾膽怯你都了解
過去那些大雨落下的瞬間  我突然發現
誰能體諒我的雨天  所以情願回你身邊
此刻腳步會慢一些  如此堅決  你卻越來越遠

你是不是偶爾也會想起那個,當你的世界下起雨,濕了身也為你打傘的人呢?

你的世界陽光明媚,許多人在你的生命裡來去,而當雨季來臨,大雨落在心頭,不禁踟躕著下一步該橫衝直撞向前,或是在令人心安的人身旁等待雨停。或許正因為不是每個人都能體諒我們的情緒,在終於有個人靜靜地聆聽著、若有似無地理解著我們緊皺的眉、好不容易綻放的笑顏時,便會在每一次的失落想起他的溫柔。

然而那個人或許隨時間消逝在生命裡,也或許只是你擦肩而過的匆匆過客,這些人來到身邊陪我們走了一段路,而當烏雲散去,我們終究還是得學著一個人挺過那些晴朗及陰雨綿綿。

《當冬夜漸暖》:美麗的故事都有遺憾

當冬夜漸暖  當大海也不再那麼藍
當月色的純白變得陰暗
那只是代表快樂不再那麼簡單

若說《我懷念的》、《雨天》是在愛裡練習釋然,孫燕姿的這首《當冬夜漸暖》就像是一個女人在歷經愛情裡的春夏秋冬,曾經錯誤地寄望、曾經任性地自顧拉扯,終於明白了「一百次相愛只要有一次的絢爛」。

而這份體悟與勇敢是一種,看懂了美好事物背後總有遺憾,就如孫燕姿最後唱的那句「下一次會更勇敢」,或許無法避免仍然會在愛裡一次次地受傷,但重要的是,我們如何愛過那一段又一段。

《克卜勒》:我依然願意借給你我的光

一閃一閃亮晶晶  好像你的身體
藏在眾多孤星之中  還是找得到你
掛在天上放光明  反射我的孤寂
提醒我  我也只是一顆寂寞的星星

儘管身邊人潮擁擠,也知道當自己一句「我需要你」,那些珍視你的人們總會來到眼前,有時還是會沒有來由地感到孤單。

「掛在天上放光明,反射我的過去,提醒我,我不再是一顆寂寞的星星。」我們的過去都化作了暗夜中的點點繁星,忽明忽滅的星群,可能讓我們以為藏在眾多孤星之中,自己只是一顆寂寞的星星,然而正是源自於我們身上的光芒,照亮了無盡的暗夜。

在感到沮喪、孤獨的時刻,要相信,我們仍然有「自己」作伴。

《天使的指紋》:錯愛只是為真愛作證

最初總堅持自以為是的緣分
最後才順其自然看花開無聲
離開你那個人
同時釋放了你  你為何不轉身

當結束一段戀情,有時我們會覺得自己彷彿輸給了時間、辜負了青春,有時也會傷感地覺得怎麼好像總遇不見那個所謂對的人。

孫燕姿那句充滿體悟的「所謂魔鬼留下的傷痕,都是天使的指紋」,訴說著也許我們在一段感情裡受盡了傷,但隨著時間推進,這些卻都化成了我們成長的養分,讓我們遇見下一個更好的人,而我們遇見每一個錯的人,都是為了突顯那個「對的人」有多麽的難能可貴。

《餘額》:偶爾悲傷,偶爾被幸福完善

我沒有說多久沒想你
我害怕說後會想你
只是曾經  默默守著美麗

陷入悲傷時,常會不禁懷疑:「是不是再也好不起來了?」

離開一個心底明白他是錯誤的人,需要多麽大的勇氣。打包好了行李、斷去了與他有關的消息,才真正驚覺曾經有過的幸福美好已然逝去。當一切看似到了盡頭,愛再也沒有了餘額,我們可能會瘋狂地否認、憤怒、沮喪,到最終的接受、放下,才漸漸發現其實並不是盡頭,而可能是人生另一段新的開始。

(本文提供合作夥伴轉載。圖片來源:孫燕姿 臉書粉絲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