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唐鳳Facebook

(本文書摘內容出自《唐鳳:我所看待的自由與未來》,由 親子天下 授權轉載,並同意 Vida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

《VO》導讀:

常被譽為「AI天才」的唐鳳,年僅16歲就靠著軟體工程的技術走入了商業世界,雖然後來因為和合夥人達成不了共識、年紀輕等原因而無法與一開始看中他的公司走到輝煌點。

然而唐鳳真正在乎的,是讓自己的技術造福更多的人,憑著這股信念,他也在自己追求的路上遇見了真正賞識自己的「伯樂」。

(責任編輯:鄧羽辰)

文/ 丘美珍、鄭仲嵐

在經歷國際社群洗禮的同時,唐鳳也慢慢開展自己的軟體工程師生涯,並且走入商業世界。只是,相對於唐鳳在Perl 社群的如魚得水,他從十四歲以後出社會的頭幾年,在職場雖然擁有光環,但都不算太自在。

一九九六年時,唐鳳因為自己寫的作品愈來愈多,就寫了一個搜尋程式方便尋找。這個程式被資訊人出版社的另一個股東賀元覺得大有商機,擴充功能後上市銷售。後來,這個命名為搜尋快手(FusionSearch)的軟體,有中英文版本,上市後賣了一萬多套。唐鳳在隔年應邀成為這間公司的技術總監,也成為股東,負責開發軟體產品。這一年,他十六歲。雖然那時也是合夥人,不過,畢竟只有十六歲,對於商業世界的想像比較單純,比較是以技術力為出發點。

相對於他,另外的兩位合夥人賀元和薛曉嵐,當時都在就讀商學院研究所,對於商業世界的想像更為世故些,也擅長用商業的華麗語言,向媒體及投資人溝通。唐鳳雖然是裡面年紀最輕的一位,但是並非沒有主見。最終,在公司未來發展的方向上,唐鳳無法跟另外兩位達成共識,於是離開了公司。

表面上看來,唐鳳似乎失算了,沒有跟著這間公司走到最輝煌的高點。在唐鳳離開的那一年,資訊人獲得英特爾(Intel)投資一億元台幣,後續還有高盛及花旗銀行也在出資行列中。一九九五年創立,原本不到十人的小公司,突然在短短幾年內,膨脹成為超過兩百人的中型公司,除了台北,也在北京開了分公司。

資訊人的產品線也迅速擴充,從七國語言的搜尋引擎軟體、即時訊息軟體到競標網站。根據公司發布的消息,一九九九年的營收達到三百萬美元,在這一年,公司損益平衡,看起來前途一片光明。

不過,事後來看,這就是這個話題公司的高點。根據媒體分析,在此之後,因為網路經濟泡沫逐漸顯現,資訊人的產品線各有目標市場,沒有產生綜效,營收變得不穩定,原來預定要增資的資金也沒有到位。後來,這間公司陸續傳出壞消息後,員工離職,共同創辦人也離開,最終,在二○○一年四月結束營業。

五感生活美學」原來已悄悄走進我們日常,你知道是哪五感嗎?

另一方面,在一九九七年離開資訊人的唐鳳,進入當時宏碁(Acer)集團裡的明碁電腦工作。當時的主管李焜耀很看重這個年輕人,後來派唐鳳去美國矽谷考察新的事業機會。在那裡,唐鳳看到一個可行的商業模式。

從少年時代讀過《微軟陰謀》之後,他一直認為軟體是公共資產,應該可以讓人自由撰寫、免費取用,作為讓社會進化的基礎建設之一。因為這樣的信念,在軟體世界中,他很自然地,站在非商業的自由軟體這一邊。

但在矽谷,他了解一件事:支持自由軟體不需要反商。對於軟體工程師來說,也有一種商業模式,是著眼於替企業降低成本。

唐鳳舉例,「自由軟體有一部分的價值在於:能幫公司省多少錢。例如,以現在的Google來說,如果公司裡成千上萬部電腦上的軟體都要付授權費,那麼,就不可能出現Google,因為光是付授權費,就是天價了。

自由軟體運動後來演化為(開放原始碼)運動,面對這個複雜多元的軟體世界,大企業通常會聘用開源碼顧問一起工作。

「在矽谷,很多開源碼顧問,領的是高薪,他做的事可以幫助企業省掉那些必須自己開發、維護軟體的成本,省掉數以千萬計的軟體費用,這樣企業就可以聘用更多人。」唐鳳說。

帶著這樣的發現回到台灣,在二○○○年七月,十九歲的唐鳳得到先前主管李焜耀的支持,成為傲爾網的總經理。這間公司是一個由五人組成,精簡而年輕的團隊,年齡從十九歲到二十七歲,主要是以諮詢顧問和教育訓練,服務那些取用開源碼軟體資源的客戶。

唐鳳:我所看待的自由與未來

這裡買

想看更多「職場人蔘」,快來追蹤   VidaOrange 生活報橘

延伸閱讀

【賈伯斯、梵谷都有的隱性特質】耶魯大學「天才課程」教授:天才之路無需一帆風順

【每天都過著超載人生?】你需要可以偶爾放縱自己的「懶惰天才法」

(本文書摘內容出自《唐鳳:我所看待的自由與未來》,由 親子天下 授權轉載,並同意 Vida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