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用恐懼內疚綁住你?】心理師:切斷熱鍵,就有可能阻止「情感勒索」一再上演

圖片來源:Unsplash

【為什麼我們要挑選這篇文章】

近年來,「情緒勒索」成為大家廣泛討論的話題,但有時在情境中卻無法辨認出「情緒勒索」,或是已知在這個情況中,卻不知道怎麼應對面對,便還是陷下去了。

心理師教你用「問句」辨認出情緒勒索,並且面對它,重塑健康的人際關係。

(責任編輯:張嘉芬)

文/心理咨詢師 胡蝶

在情感勒索的關係中,我們以(犧牲)自己的需要為代價,去關注別人的需要。通過對別人的讓步,我們為自己製造了一個短暫的安全假象,使我們得以棲身其中聊以自慰。我們避免了衝突和對立,但同時我們也失去了一個建立健康關係的機會。

——《情感勒索》作者蘇珊·福沃德博士

前陣子看了《波西米亞狂想曲》。男主弗雷迪和助理保羅在暴雨中的最後對峙,很是激動人心。

前情提要是弗雷迪的前女友前來看望他,告訴男主她懷孕了,並且誠懇地幾乎帶著乞求地勸他離開渣男保羅。

當弗雷迪終於幡然悔悟,命令保羅從他的生活中消失時,保羅威脅弗雷迪,說他手上掌握著弗雷迪很多不為人知的秘密:同性戀取向、私生活混亂、紙醉金迷……幸好我們的男主還是毅然決然地離開了保羅,當然之後他還是付出了很大的輿論代價。

保羅的威脅伎倆,正是典型的情感勒索。它明確地傳遞出一個信息:如果你不按照我的要求做,有你好看的。

什麼是情感勒索?

日常生活中,我們有時難以直接向別人提出要求,也會耍一些操縱的小把戲,比如說:「哎呀,要是有人把窗子打開就好了。」而不是說:「能請你把窗子打開嗎?」這些小把戲只要沒給雙方帶來不適,其實也無傷大雅。

而從日常的操縱轉變為極其有害的行為,有一條清晰的界限。即:「以我們的意願、健康和快樂為代價,不斷地利用操縱的手段來迫使我們妥協,滿足他們的要求,操縱就變成了情感勒索 。」

因為情感勒索者深知我們有多珍視我們與他們之間的關係,了解我們的弱點,甚至熟諳我們心底的秘密。

一旦他們自己的需求未被滿足,就會利用掌握的隱私來威脅我們,以讓我們妥協和讓步。

所以你會觀察到, 情感勒索有 6 大典型症狀:

要求: 勒索者根據自己的需求向勒索者提出要求。

抗拒: 被勒索者認為要求不合理,感覺不舒服和抗拒。

壓力: 勒索者對被勒索者施加壓力。讓被勒索者感到恐懼、內疚或者認為按照勒索者說的做,是自己的義務。

威脅: 在遭到被勒索者拒絕後,勒索者威脅對方。如:分手。

屈服: 為了緩解自己內心的焦灼(可能是恐懼、內疚和義務感帶來的壓力),被勒索者壓抑自己的需求,屈服於勒索者。

重複: 需求、施壓、屈服的關係模式奠定下來,並一而再再而三地上演。

不過,很多現實生活中的情感勒索,要比保羅對待弗雷迪的伎倆來的更加隱晦,不易察覺。

這是因為「情感勒索者會釋放出厚厚的迷霧(FOG),來掩蓋他們的行為,因而幾乎不可能看出他們是如何擺佈我們的」。 FOG 就是情感勒索者的勒索工具。

情感勒索者的工具:FOG

FOG 代表的是:恐懼(Fear)、責任(Obligation)、內疚(Guilt)。

勒索者很擅長通過巧妙的方式喚起我們的這些內在感受,讓我們焦慮難耐、壓力山大,最終迫使我們屈服於他們的要求。

Fear:恐懼

你可以嘗試問自己以下的問題:

我是不是害怕他們反對我?

我是不是害怕他們生氣?

我是不是害怕他們不再喜歡我、愛我,甚至會離開我?

如果有肯定的答案,那麼勒索者正是利用我們最深的恐懼作為威脅手段,讓我們臣服於他。

其實這些恐懼早在嬰兒期就存在了,早期的無助感給嬰兒帶來被拋棄的恐懼。

當成年人遇到情感勒索時,原初的嬰兒式的恐懼就容易被喚醒,讓我們在壓力之下不得不屈服。這是我們童年恐懼的成人版在上演。

這類勒索者常以懲罰者或者自我懲罰者的面孔示人。他們告知我們,如果他們的需求得不到滿足,我們可能會要承擔何種後果,或者他們就會對自己做出什麼。

比如,「要是你想和我離婚,就再也別想看到孩子。」「你要是離開我,我就去死。」

有時,他們也會帶上誘惑者的面具:「我可以給你幫助/金錢/事業/愛情……如果你按照我說的做……否則……」

誘惑者給予我們獎賞,但很明顯獎賞是有條件的,我們必須對他們唯命是從,否則就別想得到獎賞。

Obligation:義務/責任

勒索者強調自己因為他人而放棄和犧牲了多少,還會利用社會傳統、宗教信仰等的信條, 強調別人應該感到對他們有虧欠。

這一招也常常被全身心撲在子女身上(而疏忽自我成長)的父母所利用,他們有意識或者無意識地向子女灌輸:一個好孩子應該陪伴在家人身邊;我為這個家做出了這麼多犧牲,你應該服從我。

勒索者把他們對我們的要求,轉換成了我們應盡的義務。

這是一種喬裝打扮的勒索,是一種強迫之下的責任感,等同於道德綁架。

而那些被責任和義務操縱的人,蘇珊形容他們就像是希臘神話中的阿特拉斯神,用自己的雙肩扛起了整個天穹。

他們模糊了自己對他人所承擔責任的邊界,只記得要對他人盡心盡力,卻忽略了自己,他們的內心 OS 常常是:

這是我欠他們的。

他們為我做了那麼多,我不能拒絕他們的請求。

這是我的責任。

Guilt:內疚

內疚,是對傷害、欺騙、虐待等行為的一種自然的恰當的心理反應。但過度的錯誤的內疚感,會讓我們誤讀自己的行為。

有一個例子揭示了「錯誤內疚心理」的形成過程:

我打電話告訴媽媽晚上不能陪她一起吃飯了。(我的行為)

媽媽不高興了。(別人因為我的行為而感到難過)

我應該為媽媽的不高興負責。(迷霧出現了:我為此負全責,不管和我的行為有沒有關係)

我感到內疚,因為我的行為讓她感覺到了被忽視。(迷霧出現了:我感到內疚)

我推掉了所有其他安排,陪媽媽一起吃晚飯。(我願意做任何事情來補償,以讓我感覺到好受一些)

這個例子中的邏輯一推便倒:為什麼僅僅因為一頓飯沒有女兒陪伴吃,媽媽就會覺得自己被忽視而不高興?這應該是媽媽自身未解決的關係議題,而非女兒應全權承擔的責任。

但是勒索者釋放出的 FOG 太厚重,常常讓我們看不見這樣的邏輯漏洞,尤其當勒索者是我們生命中的重要他人時,我們內心的 OS 自動切換為:

如果我不這麼做,我會感到內疚。

如果我不這麼做,我會覺得自己很自私、沒有愛心、貪婪、小氣。

如果我不這麼做,我就不是一個好人。

這類勒索者像受害者一樣,常喚起我們的錯誤內疚心理。 讓我們覺得如果不按照他的要求做,他就會受到傷害,而這是我們的錯。

FOG,讓我們在最熟悉的關係裡,迷失了方向。其實在我看來,與其說 FOG 是勒索者釋放的迷霧,還不如說它是我們內心的陰霾。

是我們自己對被拋棄有深深的恐懼,認為自己有對別人負全責的義務,還有錯誤的內疚心理作祟,才讓我們更容易成為勒索者的獵物。

這可能有點扎心:明明我是被勒索的受害者,怎麼我還成了問題的始作俑者?

因為情感勒索,從來不是一個人的交易,它是兩個人的「共謀」。

共謀,並不是說情感勒索由被勒索者而起, 而是被勒索者在某些方面允許了勒索的發生。

作者在書中就總結了一些容易被勒索的人格特質:

對認同的過分需求;

對憤怒的強烈恐懼;

為了獲得平靜的生活願意付出任何代價(息事寧人);

傾向於對別人的生活負擔起過多的責任;

高度的自我懷疑:如果我們不相信自己,我們注定會賦予別人聰明和智慧。

這些特質中,無疑也可以看到 FOG 的影子: 對不被認同、憤怒的恐懼,模糊的責任義務界限,以及對自我判斷的不確信造成的錯誤的內疚。

除了 FOG 這三個我們內心的「小辮子」以外,情感勒索者還常常用一些手段,讓我們背負上沉重的包袱,臣服於他們。比如:

角色塑造: 他們給我們貼上我們不願接受的標籤,貶低我們的品格、動機和自我價值,以此向我們施壓。「你真是個自私鬼!」「你太讓我失望了!」

歸於病態: 勒索者告訴我們,我們之所以拒絕他們,是因為我們神經質、性格扭曲、喪失了理智。這會讓我們對自己的記憶、判斷、智力甚至品格產生懷疑,缺乏自信。

尋找同盟: 如果一個人的勒索無法奏效,勒索者就會把其他家庭成員、朋友、權威等拉來當後援。當被勒索者關心的人、尊重的人都站在勒索者的同盟陣線前時,被勒索者會感到非常無力。

反面對比:「 為什麼你不能像……一樣?」有時候勒索者只需要講這樣一句話,就能讓我們感到自己的不足,讓我們焦慮、內疚,以致於向勒索者屈服,以證明他們錯怪了我們。

為什麼會有情感勒索者的存在?

作者坦言,其實「大部分的勒索者並不是惡魔,他們很少被內心的邪惡所驅使,相反他們是被心魔所驅使的」。

他們有的可能有過不幸的童年,遭遇過重大損失,失去了情感依賴的人,成年後,他們依然對挫折敏感,無法面對失去。

情感勒索者的內心充滿了恐懼、焦慮和不安全感。

為了讓自己不再有被拒絕、被忽視、被拋棄的感受,他們以勒索者的身份讓自己處於看似強者、掌控者的地位。

作者曾經說服她的一位來訪者扮演咆哮式勒索者的角色,來訪者表示當她咆哮的時候,一點兒也感覺不到有力量,反而是感覺到害怕和無助,就像是有人要拿走她最心愛的東西,她只能以咆哮和尖叫的方式以不讓自己哭出來。

情感勒索,看似讓勒索者處於了上風位置,卻使得他們長久地墮入無明、混沌之中。更讓被勒索者的自尊被損害,健康快樂被剝奪,還喪失了關係中的安全感和親密感。

試想,當我們必須戰戰兢兢地和某人交往時,關係中還有什麼真誠和親密可言呢?

如何擺脫情感勒索?

為了徹底改變情感勒索的不良關係,作者為我們提供了很多路徑。在我看來,這其中 最有效的一條路徑便是:切斷熱鍵。

熱鍵,就像是我們內心的軟肋,與那些最能引起我們焦慮不安的感受聯繫緊密:恐懼、責任、內疚。

只要一按下這些熱鍵,情感勒索的行為模式(要求、抗拒、壓力、威脅、屈服、重複)就自動運行。

所以,切斷熱鍵,就有可能阻止情感勒索的模式一再上演。

切斷恐懼的熱鍵

恐懼的反面是「自由地想像和創造真正屬於自己的生活」。可以從以下幾個方面來一一調整。

應對反對: 梳理自己的價值觀,明確自己喜歡的、看重的那些價值是什麼。然後思考對方的價值觀是什麼,在兩者間清楚地劃出界限。

應對憤怒: 選擇一個平靜的時刻向憤怒者攤牌,告訴他們你不喜歡他們咆哮發脾氣,如果再吼叫,你就離開房間。或者在當下直接告訴對方,別叫了,平靜下來再談!

應對改變: 改變可能是分手、離婚危機等等。告訴自己,「危機並不等於危險,只要鼓起勇氣小心應對,危機也可以是個人成長和贏得更好生活的巨大機遇」。當你覺得一個人難以應對改變可能帶來的危機時,可以尋求心理熱線、心理諮詢、支持性團體或社群的幫助。

應對拋棄: 我們在愛的關係中感到被拋棄的恐懼,其實是我們童年恐懼的成人版。我們會覺得,要是被拋棄了,我們就活不下去了。 要清楚地告訴自己:這只是我的幻象,不是事實!

切斷責任的熱鍵

責任感是我們從父母、學校、宗教、社會文化中習得的。邊界不清的責任感會讓一個人疲憊不堪。可以嘗試把別人對你的期望一條一條寫下來,比如:

即使讓我放棄我自己喜歡夢想,我也要滿足他們的期待。

只要他們打電話給我提出要求,我就會立刻照做。

寫完之後,再以「這有什麼道理……」開頭,把這些句子重寫一遍:

這有什麼道理,即使讓我放棄我自己喜歡夢想,我也要滿足他們的期待?

這有什麼道理,只要他們打電話給我提出要求,我就會立刻照做?

反覆 地練習,讓被改寫的、全新的信念體系植入進你的思想裡。 順便提一句,精神分析師張沛超老師在一篇分析《盜夢空間》的文章中,就曾提出,我們很多的信念都是在無意識中被植入的。

試想,如果意念能夠被植入,那也可以被改寫,以及,重新植入!

切斷內疚的熱鍵

當你覺察到自己的內疚時,可以通過問自己以下問題,來分辨你的內疚是正常的還是錯誤的:

你做過的或想要做的是惡意的嗎?

你做過的或想要做的是殘酷的嗎?

你做過的或想要做的具有虐待性嗎?

你做過的或想要做的涉及侮辱、貶低或者鄙視嗎?

你做過的或想要做的真的會損害別人的健康和快樂嗎?

當你的回答幾乎都是否定的,而你還是感覺到矛盾和不安——也就是你的內疚與你的行為很不相稱,那麼你的內疚很可能就是錯誤的或者被誇大的。

以上,與你分享。

願我們都能看清迷霧,撥開迷霧,重塑健康的人際關係。

(簡單心理 微信公眾號:janelee1231)

想看更多「幸福秘訣」,快來追蹤 VidaOrange 生活報橘

延伸閱讀

【為什麼不喜歡現在的自己?】心理師:你得重視心裡那些淹沒已久的聲音

【都不發脾氣≠擁有高 EQ】心理諮商師分享「高情商溝通」5 步驟,表達真實感受又能解決問題

「人生說穿了就是一場綿長的練習。」《練習的心境》:專注體驗,拿掉壓力滿載的期待

 

(本文經合作夥伴 簡單心理 授權轉載,並經 Vida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 〈如何摆脱情感勒索,重塑健康人际关系?〉。)


【生活報橘 2020 擴大徵才】

對幸福生活方式的持續好奇,是一種必要

我們一起探尋「我想這樣活活看」的那種生活方式

加入我們!我們在找一起開創生活與社群媒體創新可能的夥伴

VidaOrange 社群流量編輯 

薪資範圍: 月薪 NT$ 32,000~40,000

VidaOrange 社群流量助理編輯

薪資範圍: 月薪 NT$ 28,000~32,000

看工作內容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