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都到哪裡去了?】美國效能專家:用一個「時間淨化問題」,找出阻礙你發揮潛能的「毒素」

圖片來源:Unsplash

《VO》導讀:

每天好像總被工作追著跑,讓人不禁思考「時間都到哪裡去了?」

研究人員暨效能專家史蒂芬.葛林芬斯在過去 25 年間,曾幫助高階主管、執行長、創業家改善使用時間的方式,他帶你找出生活中難以覺察,卻可能慢慢偷走你時間的「毒素」,讓你將時間重新投資在最重要的事。

(責任編輯:翁筠茜)

文/史蒂芬.葛林芬斯

時間是你的人生貨幣,它是你擁有的唯一貨幣,只有你能夠決定如何花用,慎防他人為你花用。――卡爾.桑德堡(Carl Sandburg)

你的生活中有種種「有毒物質」,偷走你的時間,對你造成損害。這些毒素――縱使是小毒素,很可能產生重大、嚴重、快速、持久的影響,而你甚至沒有覺察。

下列是可能劫持你的生活的一些常見時間毒素:

1. 社群媒體 。無聊或緊張時,你花了一個小時看臉書或其他的社群媒體。

2. 閒聊 。你一天花 20 分鐘在咖啡店閒聊或交談。

3. 追劇 。你已經養成晚上一直看電視的習慣,現在你更是可以透過串流,每週七天、天天二十四小時瘋狂追劇。

4. 負面的人 。你以前很喜歡和一位老友相處,但現在他對生活很不滿,每次你們交談時,他總是抱怨個不停。

5. 工作過荷 。工作上的需求增加,迫使你把你的銷售拜訪延到一天的最後。此時,你已經很累了,因此雖然你很努力,但是在做這些銷售拜訪時,你無法有最佳表現。

6. 新聞 。不斷變化的世界,使你變成有癮頭的新聞迷,新聞饋送整天不斷地干擾你,你聽的新聞愈多,就愈覺得自己需要知道更多。

7. 簡訊 。一開始,簡訊功能原本是讓你和朋友保持聯繫的一種方法,但現在已經變成一種持續性的分心,就連在工作時也是。

8. 你的手機 。無聊時,你會不斷地去玩你的手機;當你可以專注而有生產力時,它變成一種很容易令人分心的玩意兒。

9. 購物 。你花無數小時查看、比較、研究你想買的東西。

10. 多工作業 。你從一項工作切換至另一項工作,導致你未能充分專注於當下,產出有品質、有成效的工作。

當你開始覺察愈來愈多這類的時間毒素時,切記,毒素入侵你的生活,並非你的錯,這發生於我們每個人身上,已經變成現今生活的一個自然部分。但是,既然你已經覺察了它們的存在,你可以阻止它們、去除它們,不讓它們入侵你的生活。

為了開始移除你生活裡的時間毒素,你首先必須檢視你把時間花在何處。一旦辨識了一項可能的毒素,接著就該思考下列這個時間淨化問題:

「這對我的幸福與成功有益或有害?」

思考這個時間淨化問題,將可立即釐清什麼東西有助於你,或什麼東西可能阻礙你達成生活中最重要的事項,阻礙你充分發揮潛能。不論你檢視的是一種行為、活動、習慣、人、地或事物,回答這個問題將幫助你洞察該如何使用你的時間。

時間量與時間點

在判斷一行為、活動、習慣、人、地或事物對你的幸福與成功究竟有益或有害時, 另外要考慮的因素是你對它投入的時間量,以及做此事的時間點。

1. 時間量。思考這個:「我現在做這件事的時間量,是不是達到最大生產力的最適時間量?」例如,在臉書上花 15 分鐘,可能是有益的事,但花上一、兩個小時,就變成有害。

2. 時間點。思考這個:「一天當中,何時是做這件事的最佳時間?」例如,在每週的業務電話會議上看臉書,可能有害;但在家的空閒時間看看臉書,可能對你的社交生活有益。

我在數百場研習營對成千上萬的人傳授過時間淨化系統,當提出時間淨化系統中的省思問題時,一再證明,當我們對正在做的事情臨在當下時,我們其實會直覺知道我們正在做的這件事,對我們的幸福與成功是有益或有害的。

當然,生活中的每件事並非絕對,好或壞,都是或多或少的程度,但我仍然請你判斷某件事對你是有益或有害。這兩者之間,有一條細微的分界線,縱使你以前沒有思考過這個,你會知道答案的。

陷阱

陷阱是我們陷入的心智和情緒型態,歷經時日,可能成為毒素入侵並停留於我們生活中的途徑。下列是四大陷阱:

1. 解釋為什麼

2. 假裝不知道

3. 等到⋯⋯之後

4. 我向來都這麼做

下文逐一討論這些陷阱,讓你了解它們如何運作,以及要如何克服。

解釋為什麼

和客戶共事時,我發現,很多人想辯護他們為何以特定方式花用他們的時間。很多時候,他們認為問題與解方皆非他們所能掌控。他們的辯護論點聚焦於情況、人或行為,相對於選擇、掌控,以及他們本身能夠處理問題的力量。他們陷入「我永遠改變不了」或「我無法改變」的徵狀,認為他們無能為力,這助長了他們解釋與辯護的談話迴路,他們表現得像個受害人,未能看出他們其實可以改變,可以解決問題。

這是一種抗拒改變的正常捍衛機制,但這跟一件事到底有益或有害是絕對無關的。重點在於打破這種解釋為什麼的自我辯護循環,判斷一特定行為、活動、習慣、人、地或事物到底是在阻礙你,或是在幫助你邁向你的目標,成為你一直想成為的那種人。

假裝不知道

這個陷阱通常發生於當人們說服自己相信一特定行為、活動、習慣、人、地或事物沒有毒害,因此不會對他們造成不良影響。

我們的經常忙碌與分心,導致我們未能覺察生活中的實際情況,以至於我們沒有活在當下,並且假裝不知道實際情況。

為了克服這種陷阱,請你不時思考下列這個問題:

「我是否假裝不知道?」

下列是這個問題的例子及回答:

「我是否假裝不知道我的朋友強納生是個怎樣的人,假裝不知道我和他的互動有問題?」

回答:「我假裝不知道強納生非常負面看待生活裡的每件事,當我和他在一起時,他的這種負面心態總是削弱我的幹勁,使我覺得好像啥事都行不通。」

不時花點時間省思這個問題,將幫助你洞察某件事對你的幸福與成功有益或有害。

等到⋯⋯之後

這是我的客戶經常掉入的第三種陷阱,他們往往使用下列這句話來辯解他們為何沒能達成目標:

等到_____________之後,我就能_____________。

例子:

「等到我平衡我的生活之後,我就能夠變得更健康、身材好。」

「等到我成功減去 10 公斤,我就能找到理想的另一半了。」

「等到我的孩子滿 18 歲之後,我就能開始再度過我自己的生活了。」

「等到經濟變好一點,我應該就會更成功了。」

這種陷阱是一種拖延伎倆,哄騙你認為你還沒做好準備,成功取決於某個外部因素。為了擺脫這種陷阱, 你必須把你的心態從「為何我無法⋯⋯」,變成「我如何能夠⋯⋯。」

現實中,你必須先下定決心,百分之百堅信你想要做到或獲得什麼,這股力量將驅策你設法為目標找到時間,絕不可能倒反著來。人們之所以陷入困頓,就是這個原因,你必須尋求資訊、知識、智慧或指導,實現你的目標。

為了擺脫這種陷阱,請你問自己:「若我現在做______,我的人生將如何增色?若我現在朝著我想要的目標踏出一小步或一大步,將會有何改變,或是將會啟動什麼?」

我向來都這麼做

這第四種陷阱跟習慣和例程有關,我們全都可能變成受習慣支配的人,墨守成規,我們的大腦被訓練成以自動駕駛模式做事。這是一個很容易落入的陷阱,因為你不再有意識地思考你所做的事,你自然而然就去做。

大腦喜愛習慣――不論好習慣或壞習慣,因為習慣成自然,大腦不再需要去思考。時間淨化系統之所以非常具有改變功效,就是因為它鼓勵人們有意識地停下腳步,思考:「這對我的幸福與成功有益或有害?」打破這個陷阱的方法,就是思考這個問題:「我可以有什麼不同的做法?」

藉由自問這些問題,你就會開始慎思明辨,使你覺悟新的可能性與選擇。

時間宿醉效應

這些毒素和陷阱可能導致「時間宿醉」(time hangover)。當你體內有太多毒素時,就跟體內有太多酒精一樣,你會有一段時間的宿醉體驗,感覺很糟,而且這種糟糕的感覺,持續時間遠比你「享受」毒素活動的時間還要長。因此,毒素活動是很糟糕的投資――你在第二天付出代價,可能在往後的數週、數月、甚至多年間,仍舊持續付出代價。「時間宿醉效應」(time hangover effect)指的是一種意外成本:你未來在時間和表現上的損失。

舉例而言,你必須為明天早上的一場會議做準備,但你決定休息一下,觀看你喜愛的、由網飛公司(Netflix)製作出品的電視影集。你本來只想看一集的,不意這一看,就追劇了四小時。現在,你不僅沒有為翌日的會議做好準備,還睡眠不足,導致精神差、更緊張,而且睡眠不足可能對你的整個星期造成影響,這全都拜一項有毒害的活動所賜。

我有一個客戶,他的最大時間毒素是對街的那間咖啡店。簡單的 10 分鐘休息時間,變成每週花了多個小時和熟人及朋友交談,占用了他最有生產力的下午工作時段。你的黃金工作時間過了就過了,無法收回,你也無法在晚上 11 點做銷售拜訪工作。那些浪費的時間,造成的影響遠非只是在咖啡店耗掉的那些時間,它們導致他整個事業發展速度慢了下來,彷彿他天天帶著宿醉去工作。成功移除這個時間毒素之後,他的整個生活和工作表現都為之改變。

把時間浪費在攪亂你或使你整天沮喪的某個行為、活動、習慣、人、地或事物上,將導致時間宿醉,降低你的生產力,消耗你的精力,傷害你的表現。

時間管理推薦閱讀

時間都到哪裡去了?

這裡買

延伸閱讀

「改變言語,大腦就會受騙。」日本習慣形成顧問:用腦科學打造「不靠意志力」持續的良好習慣

【除了言語之外,對方還釋出什麼訊息?】柚子甜:2 個「深化交談」技巧,創造高品質的陪伴

「如果當時⋯⋯,會怎麼樣?」哈佛教授:擁有「反事實思維」的人,工作更快樂、生活更有意義感

(本文書摘內容出自《時間都到哪裡去了?:重新規劃每一天,不再浪費時間,充分發揮潛能,將生命投資於最重要的事》,由星出版授權轉載,並同意 Vida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


「環狀線」景點特蒐,存起來疫情過後慢慢玩 >> 點入搭乘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