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樂其實很簡單】TED 千萬點閱講者分享「提升心情」秘訣:在生活中培養「向上的美感」

圖片來源:Unsplash

《VO》導讀:

上一次發自內心感到快樂,是什麼時候?

曾擔任國際創新設計公司 IDEO 設計總監、TED 演說超過 1,700 萬次觀看的英格莉.費特.李指出,我們總愛追求未來看不見的快樂,忽略了當下就可以創造的喜悅感,他分享日常就能培養的「向上的美感」,讓你提振精神、創造更有活力的生活。

(責任編輯:翁筠茜)

文/設計師、TED Talk 講者 英格莉.費特.李

為什麼我們的情緒似乎是垂直的?認知語言學家喬治.萊考夫(George Lakoff)和哲學家馬克. 約翰遜(Mark Johnson)認為原因與我們的身體有關。我們微笑時嘴角會向上揚,皺眉時嘴角會往下撇。達爾文觀察到,喜悅的人身體外觀是向上的:「這種心情的人身體會挺直,頭抬高,眼睛睜大。沒有下垂的特徵,眉頭也不會緊皺⋯⋯心情好的人表情與正在受苦的人完全相反。」

不只關於喜悅的隱喻都有向上的意象,在英文中,描述健康和活力的語言也是如此:「健康的巔峰」(peak of health)、「處於上好狀態」(in top shape)。形容生病的語詞則跟往下的意象有關:「生病」(fall ill)、「感冒」(come down with a cold)。萊考夫和約翰遜認為,因為開心和健康的身體都有向上的特質,所以「向上」已成為我們生活中正向的隱喻。

這種解釋很有道理,但我覺得情感的垂直性應該還有更深一層的邏輯。地球的旋轉讓我們不論身在哪裡都一直受到它的牽引。我們很少會意識到,然而這種牽引在我們的世界中產生了最重要的力量: 地心引力 。我們所做的每一個動作都受到地心引力不可抗拒的限制。雖然我們可以在水平面上自由行動,如果沒有科技的幫忙,我們就無法離開地面。我們可以跑步、游泳、潛水和跳躍,但就是不能靠自己飄浮或飛行。這麼說起來,難怪向上移動會讓人感到喜悅,天空也總是代表著人類廣無邊際的夢想。

人類長期以來一直著迷於擺脫重力的限制,在大多數的文字歷史中,飛行都是天神和天使才有的能力。公元前二世紀,中國人發明了風箏,用來在離岸邊更遠的地方捕魚,並在戰事中做為對外通訊的信號。歐洲中世紀時,人們嘗試了滑翔器、臨時替代用的翅膀、火箭和螺旋槳的玩具。但直到熱氣球於 1783 年被發明之後,人們才能不受限制地翱翔在天空中。

最早的飛行場景是難以形容的喜悅和奇蹟,巴黎的某次早期熱氣球試驗中,上千人聚集在戰神廣場,一睹熱氣球升空的情形。歷史學家理察.P. 哈里恩(Richard P. Hallion)引述當時觀眾的評論:「人體可以離開地面在空中旅行,這種想法是如此崇高,超越了一般認知的自然定理,所有觀眾都激動不已。大家都如此興奮,連穿著最時尚的女士們也寧可被雨淋濕,也不願錯過看熱氣球升空。」

對於第一批飛行員來說,他們的喜悅更是無與倫比。氫氣氣球的發明者雅克.亞歷山大.凱撒.查爾斯(Jacques Alexandre César Charles),也是第二位駕駛熱氣球的人,描述他的第一次飛行:「飛離地球表面時,我心中的喜悅是沒有其他東西比得上的。那不是一種樂趣,而是一種得到祝福的狂喜。⋯⋯我們眼前出現一片壯麗的景色,無論我們轉向何處,往下都看得到人們的頭頂,在我們上面是萬里無雲的天空,而遠處就是世界上最迷人的景色。」

離開地面改變了我們與地球,以及我們與生活的關係。所有的煩惱和爭吵似乎跟房屋和汽車一樣變得好小好小。當然對許多人來說,飛行已經是家常便飯。你可能正在飛機上看這本書,要前往某個商務會議或與家人一起旅行。然而擁擠的機場、推擠和爭搶行李空間,狹窄的機艙座位,這些搭飛機的各種麻煩往往掩蓋了飛行的神奇樂趣。熱氣球體驗提醒了我,飛起來可以幫助我們清空思緒,騰出空間給喜悅。

但我們一定要跟熱氣球駕駛變成好朋友才能體驗上升的喜悅嗎?這種樂趣總是如此短暫嗎?我們開車離開熱氣球嘉年華時,我想知道有沒有其他方式可以獲得這種輕盈感,在日常生活中培養向上的美感。

看著飄浮的東西落下或上升時,也會感到心情提升

我研究喜悅的這幾年,注意到人們會很自然地對會漂浮和會飛的東西著迷。大多數昆蟲不太會引起人們的興趣,但蝴蝶翩翩飛過花園時,就成了大家關注的嬌客。人們樂意花一整天來賞鳥、放風箏,或玩滑翔翼。夏天的午後,當野餐籃裡的食物都吃光,冰茶和檸檬水也喝完時,沒有什麼比躺在草地上、看著天上像棉花做的動物園遊行更誘人了,飄浮的東西提供了另一種型態的「向上」。我們看著飄浮的東西落下或上升時,即使我們的雙腳仍牢牢地留在地面上,也會感到心情提升。

然而,隨著 3C 產品滲透進我們的生活中,我們漸漸只會往下看。我們花很多時間看著手機,甚至開始出現嚴重的頸部酸痛。研究顯示,往下看手機時,我們頸部承受的壓力會增加高達五倍,就好像我們的頭重達 27 公斤一樣!然而,在這種擁抱忙碌的文化中,花時間凝視天空的這種喜悅會讓人有罪惡感,是無所事事和沉溺於幻想的人才會做的事。為了捍衛這種慵懶的消遣,英國的雲朵愛好者蓋瑞.普瑞特—平尼(Gavin Pretor-Pinney)精心製作了《賞雲指南》(The Cloud Collector’s Handbook,暫譯),並召集了「賞雲協會」,成員超過四萬三千人。

普瑞特—平尼說: 「我認為專心看天空是解決數位時代所有壓力的完美解藥。」 我在一個充滿雲彩的四月早晨和他碰面,藍天布滿蓬鬆的積雲。他說:「現代人愈來愈少有機會放空,我認為大腦進入放鬆模式、無須費力時,才有可能從事非常有價值的活動。」他談到,fMRI 的研究顯示大腦在做白日夢時與集中思考時一樣活躍。

事實上,我們心不在焉時,不僅大腦很活躍,研究還顯示,做白日夢要運用到大腦的兩個曾被認為功能相反的網絡:「預設網絡」(default network),管理注意力集中與自主生成的想法,以及「執行網絡」(executive network),負責處理困難任務或追求外部目標。研究人員指出,這種神經活動的模式類似於創造性思考, 雖然做白日夢可能會阻礙我們當下完成任務的能力,但它可以幫助我們想出新的想法,並且能以長期考量思考問題,而不會只考慮短期。

普瑞特—平尼把賞雲視為一種冥想靜思,他喜歡引用希臘劇作家阿里斯托芬(Aristophanes)的話,把雲描述為「無所事事的守護女神」。他認為,觀察雲朵給了「什麼都不做」一些正當性,幫助我們在生活中擠出空間來做白日夢。「看雲不需要很長的時間,」他說,「可能只要一下子,但這是一種脫離,讓我們暫時與地面上的東西脫鉤。」這個想法很符合皮特.尼爾森的觀察,短暫逃離到高處,可以緩和日常生活的緊繃。雲朵的美麗在於,不管人在哪裡,都有雲可以讓你得以逃離現狀的紛擾。普瑞特—平尼說:「雲朵是自然界最平等的景觀。你無須住在充滿自然美景的地方,也能看見極美的天空。」

這些話讓我想起了倫敦的色彩專家希拉蕊.達克,我與她聊到她為監獄設計的作品。出於安全考慮,監獄牢房的窗戶通常位於高處,並有欄杆防護。達克知道她無法拆掉欄杆,但她下定決心,要讓那些欄杆不那麼令人鬱悶。「我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堅持,窗戶上的欄杆都應該塗上淺色系的顏色,」她說,「看起來才不會像背對天空的灰暗線條。」這個小小的舉動極具深意,代表即使在最慘的環境中,天空的力量依然能激發希望感。

VO VIP 專屬天下購書優惠

喜悅的形式

進入「天下網路書店的 VO 專屬店中店
輸入通關密語「VOVIP
就能享有專屬於 VO 讀者的 75 折 購書優惠

這裡買

延伸閱讀

「如果當時⋯⋯,會怎麼樣?」哈佛教授:擁有「反事實思維」的人,工作更快樂、生活更有意義感

【有被困住的感覺?】心理學導師黃啟團:看出人生中的「荒唐假設」,啟動讓生活幸福的成長引擎

【一流人才贏在勇於打破規則】哈佛教授:適時的「叛逆」,讓你更有自信、生活更快樂

(本文書摘內容出自《喜悅的形式:張開發現美好的眼睛,世界就是最取之不盡的歡樂來源》,由天下雜誌授權轉載,並同意 Vida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


「環狀線」景點特蒐,存起來疫情過後慢慢玩 >> 點入搭乘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