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 大稻埕國際藝術節】韓國舞台劇《花路》:不是記憶仇恨,而是知道之後要怎麼走

「花路」一詞,在韓文中代表希望對方能一直走在一路順遂的道路上,有著祝福之意。而這次的《花路》又是冀望些什麼呢?

於今年 10 月展開,為期整整一個月的第五屆「大稻埕國際藝術節」,這次透過三個街區單位「思劇場」、「卅原創藝術」和「地衣荒物」共同策展,彼此交會出大稻埕的現況,而今天我們要來介紹的就是: 策展單位之一的 「卅原創藝術」,遠從韓國邀請來台的劇團 「26 劇團」,以及他們首次海外演出的舞台劇——《花路》。

花路是一齣怎樣的劇?又是誰要走花路?

一聽到「花路」這兩個字,喜歡 K-POP(韓國流行音樂)或是有接觸韓國文化的朋友,應該都能會心領神會它的意思。不過不清楚的朋友也沒關係,「26 劇團」的製作人金奎利(以下簡稱 Kyuri)曾經這樣解釋過「花路」一詞:「在韓文中,代表希望對方能一直走在一路順遂的道路上,有著祝福的意思。」

不過說了這麼久,在這次的舞台劇當中,到底是冀望著「誰」能走在花路上?難道⋯⋯「幸福」對這些人來說是遙不可及的東西嗎?

《花路》這齣舞台劇改編自韓國文學作品《用一隻翅膀飛過來的鳥》,故事背景設定在 1945 年的中國滿州,兩名被迫成為慰安婦的韓國少女,在戰爭結束後,ㄧ得知隔天早上將會有輛卡車開往家鄉的消息,他們便急忙做返鄉的準備⋯⋯

「我要回家!回家之後我要漂漂亮亮的出嫁。」

花路劇組 2017 年在韓國的演出。(劇照由卅原創藝術提供)

然而隨著返鄉的時間越來越近,除了即將回到睽違已久的家鄉的雀躍之外,少女們的恐懼彷彿也油然而生:

「爸爸⋯⋯認得出我嗎?爸爸會來接我吧?」

花路劇組 2017 年在韓國的演出。(劇照由卅原創藝術提供)

究竟,在被帶離家鄉這段時間的心情、矛盾以及憧憬,會為少女們帶來什麼變化呢?而被迫成為慰安婦的她們,又真的能回到她們夢中描繪的家鄉嗎?

將《花路》鋪展開來的韓國「26 劇團」

《花路》的劇名就像是整齣戲的第一個彩蛋,論誰也沒料到,一部以「花路」為名的舞台劇,竟然是在講述這段被許多人遺忘、血腥的歷史 —— 慰安婦。

另一個大家應該也想不到的地方,就是:《花路》背後的藝術創作團隊「26 劇團」,其實是由一群非常年輕的南韓春川市的年輕團員所組成。早在 2015 年的時候,「26 劇團」就以 26,這個在韓文意味著「飛向天空」的名字成立, 而在 2016 年的時候,他們開始了一個與「慰安婦」有關、名為「花路計劃」的活動。

「26 劇團」是一個很有勇氣的團隊,他們在 3 月份,沒有任何的補助,就自己跑來台灣做演出,就帶了這個作品來。他們那個時候大概也才 4、5 個人而已,非常年輕,又有活力,又是演出這樣議題的作品。—— 張紹承,「卅原創藝術」創辦人

花路劇組 2017 年在韓國的演出。(劇照由卅原創藝術提供)

透過這次邀請《花路》來台的策展單位「卅原創藝術」的創辦人 —— 張紹承與黃俐瑋兩位的口,我們逐漸了解到「花路計劃」是一個怎樣的計畫,為什麼會選在台灣?以及為什麼會選在這次大稻埕國際藝術節做演出?

這個不能被遺忘的歷史,讓我們一起拾起

在現今的韓國社會,慰安婦的關注程度越來越普遍,主要原因是人們開始願意談及這些過往,而對「26 劇團」來說,他們並不把「仇恨」放在這件事情上,而是設法去彌補這個歷史傷痕, 這也代表著「韓國年輕人」的一個全新的思維: 將之好好記住,而非選擇遺忘,但不是以仇恨角度,而是不要再造成二度傷害。

也正因為相仿的歷史背景,他們帶著這樣的理念,選擇了「台灣」作為首次海外演出的第一站。

花路劇組 2017 年在韓國的演出。(劇照由卅原創藝術提供)

「很多人覺得遺忘掉就好了,時間會沖淡這一切,但他們反而希望是用記住取代遺忘,因為⋯⋯對他們來說這個不是錯,講白一點,在那個當下,因為很多人是被騙去當慰安婦,或是發生什麼事就被逼著去做這件事,然後讓這些當事人覺得,好像他是個錯,但不是他們的錯,這不是錯。」紹承這樣轉述 Kyuri 在電話裡希望向我們傳達的理念,接著又說到:「很少人在講(慰安婦)這件事情,而且是非常大剌剌的,就是:我就是在呈現這件事情!在這部作品裡面,真的有講到很多不太好聽的字眼,但他們就是想讓觀眾知道、了解當下是什麼樣子。 大稻埕藝術節其實從去年開始就把『女性議題』以及『女性平權』這件事情帶進藝術節裡面,當然這也呼應在這邊這麼多年的阿嬤家(即「阿嬤家—和平與女性人權館」)。

的確,將時間回溯到 2018 年,去年的大稻埕藝術節也有一檔以「慰安婦」為主題的節目,正是來自台灣的「反面穿舞蹈劇場」帶來的《回身》,而今年由「26 劇團」的舞台劇《花路》接棒,繼續提醒世人莫忘慰安婦這個議題,並且千萬記住—— 主軸不是記憶仇恨,而是知道之後要怎麼走。

花路劇組 2017 年在韓國的演出。(劇照由卅原創藝術提供)

無論是對於平時沒有在接觸劇場的觀眾,或者是對慰安婦議題不甚瞭解的朋友,《花路》都是一部非常好入門的作品,音樂好聽、劇情容易理解, 而也就是因為這麼簡單,所以更感深刻,更進到我們的心裡去。 在訪談的最後,我問到:有什麼觀眾一定不能錯過的點,或是一定要注意的事嗎?

「一定要記得帶夠衛生紙!」 紹承不假思索地答道。

逛完阿嬤家、聽聽講座、再來看劇,是最好的散步路線

如果想要更深入了解「慰安婦」這個議題,想要更靠近這些也曾是少女的阿嬤們的故事,VidaOrange 編輯在這邊推薦你一個非常適合的「散步路線」:

第一站: 阿嬤家—和平與女性人權館  

✪ 地點:台北市 大同區迪化街 1 段 256 號
✪ 時間:Wed.-Sun. 10:00-17:00

第二站:〈以慰安婦為題的戲劇與舞蹈創作—台韓之間的共同歷史事件〉 講座

✪ 日期:10.23 Wed. 19:00-21:00
✪ 地點:阿嬤家和平與女性人權館
✪ 票價:免費
✪ 語言:部分內容以韓文進行,中文同步口譯
✪ 講座連結: 這裡報名 

第三站: 大稻埕國際藝術節《花路》

✪ 日期:10.25 Fri. 19:30、10.26 Sat. 14:30、19:30
✪ 地點:納豆劇場(台北市大同區西寧北路 79 號)
✪ 票價:NT$600
✪ 語言:韓語演出,中文字幕
✪ 節目連結:這裡買

除此之外,大稻埕過去也曾有一個 「戲窟」 的歷史美名,但其實⋯⋯就連現在住在那裏的人們也大多數只聞其名而不知其意,所以負責策展之一的「卅原創藝術」才決定把這次的策展理念定為「重返戲窟」,並將《花路》以及另外兩檔偶戲《道成》跟《火焰山》帶進這個台灣表演藝術發跡的起源地之一。

幕後推手「卅原創藝術」:找到一種屬於自己的生活態度

講到這裡,你可能會先跟我當初一樣疑惑:到底「卅原創藝術」要唸作「三十」還是「ㄙㄚˋ」這個字本身的讀音呢?

兩位創辦人,張紹承跟黃俐瑋笑著說:「我們是都叫它三十啦!」而這個三十也有它背後重要的寓意。

不僅是因為他們兩位的年紀相仿,他們也在籌備「卅原創藝術」前曾聊起自己這三十年的人生,認為是時候該勇敢一次,至少,做一次屬於自己的原創旅程,所以在將近一整年的籌備後,於今年五月正式推出「卅原創藝術」。

想要把想要做的事情,真的實踐出來。」、「我們都知道很辛苦啊,但是哪有不辛苦的。」果然是一起籌備的好夥伴,紹承跟俐瑋一前一後默契地講出彼此的心情。

至於,兩個都不是大稻埕在地人,一個曾經是在做劇場技術、幕後跟燈光設計,另一位則是戲劇系出身,比較專職在藝術行政方面的角色, 究竟為什麼會選在「大稻埕」作為出發點?

「大稻埕目前還是乘載著許多藝術的養分在這裡,它在這邊有個特性,傳統跟創新是可以同時存在著,同時逼近的。它也許有時候是交織,有時候是分離,不一定。但是它在這裡互相是不衝突的,這是蠻吸引我們的地方。」 紹承緩緩地道出來由。

雖然他們還很年輕、籌組的「卅原創藝術」也還在很青澀的階段,但他們兩人態度明確,連理念也很俐落乾脆 ——  藝術即生活、生活即藝術,最重要的是,找到一種屬於自己的「生活態度」。 而用什麼樣的理念,就會帶來什麼樣的戲劇,一如他們簡單明瞭的理念,《花路》也是如此。

花路劇組 2017 年在韓國的演出。(劇照由卅原創藝術提供)

(本文提供合作夥伴轉載)


【生活報橘特別企劃】
大稻埕生活散步>> 點我看完整報導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