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是為父母付出又感到愧疚?】心理師吳姵瑩:重新定義自己,不再當「成年小孩」

Photo via Unsplash

《VO》導讀:

當孩子在童年時期因為內在需求被忽略,長大後這股強烈的匱乏感,會讓他們需要停留在父母身邊,透過某些行為和舉動,來吸引父母的照顧和關注力,這就是「成年小孩」,因為在他們心裡還是有一個渴望被愛的小孩,失落在童年的歲月裡。

(責任編輯:張筑雅)

文/諮商心理師 吳姵瑩

家庭關係形塑你的人際風格

要一步步從成年小孩的狀態離開,除了個人意識的覺醒、對自己狀態的理解外,一樣也需要從家庭結構出發,去瞭解如何移動自己在家庭中角色的位置,才能真正解決長年的家庭難題。

談到家庭結構與關係界限,我總是會想到老祖宗的智慧:「君君、臣臣、父父、子子。」這告訴了我們身在哪種角色該盡什麼責任,也告訴我們應有國家秩序和家庭秩序,才不會導致結構上的紊亂,也才能安定人心。

與企業工作時,難免會聽到許多人資夥伴訴說在組織裡面臨的困擾。曾有一位人資朋友告訴我:他剛進入一家外商公司,但裡面許多員工對於公司規定並不重視;每次要推行公司政策時,都會遇到許多阻擋,甚至有員工直接挑明不會遵守,讓他成了主管與員工之間的夾心餅乾。

我委婉地回應他:「聽起來員工們很受寵愛?」他立刻說:「我一來也覺得大家根本都被寵壞了,怎麼會推個政策這麼困難,要照顧這麼多人的感受?」如果從家庭治療的角度來看,就會思考到系統當中的互補性:既然有受寵的員工,就有寵愛員工的主管,但究竟是什麼類型的主管會寵愛員工呢?

我接著又委婉地問他:「你們老闆很善良是嗎?」他疑惑了一下,覺得明明還沒講到老闆的資訊,但還是回答我:「應該可以這麼說。」我接著說:「嗯,聽起來他很不喜歡衝突,也希望每個人都開心;但究竟是什麼原因讓他這麼『善良』呢?」他說:「我真的有這種感覺,他不喜歡扮黑臉,但當初他們聘請我時,就是希望我能幫他們改善員工這些問題⋯⋯」

我們往往在聽到客戶描述員工狀況時,就能回推主管或主事者的風格。系統是一個有機體,是不斷互動交流與共構的過程;當主事者能確實發號施令並具備權威感和信服力,自然會帶領出一群守紀律的員工——至少,大部分會是守紀律的。但當大部分的員工都不願意遵守紀律、權力坐大,又像是一盤散沙,就需要思考主事者是不是有怕事或優柔寡斷的問題了。

當然更精確一點地說,主事者可能需要學習領導與管理的能力;而在心理學上,我們則會說這就像是失功能的父母,家庭氛圍呈現無政府狀態,讓孩子們自己想辦法生存。這種情況下,自然有人會開始圈地為王、不服管教;有人則必須任勞任怨、擔負起大部分責任;也會有人總是處於邊緣遊牧狀態,可有可無地存在著。

這就是家庭結構治療的觀點與組織結構相似的地方。

許多家庭容易出現的相似問題:因為父親心理上或物理上的缺席,讓孩子必須頂替父親的位置,承擔起家庭中照顧母親的小老公角色,或打理一家生計經濟責任的小大人角色時,孩子就容易生病。這其實就是在說:這個家已經生病了。

職場成為家庭的延伸

同樣在組織結構裡,我們與長官的關係,容易複製我們在家庭中與長輩互動的方式;我們與同事的關係,容易複製我們與手足互動的方式。

我曾經聽過許多家庭關係反應職場關係的故事,在此就用 Polly 的故事做為例子。她有個受寵又任性的弟弟,做事情經常虎頭蛇尾,母親也總是要她幫忙弟弟。經過幾年的工作經驗與諮商後,Polly 赫然發現:自己經常處在有「冗員」或「豬隊友」的團隊裡,還不時加班處理他們的事情。她總以自己的責任感自豪,卻發現團隊裡對她的付出愈來愈理所當然,她在團隊中的價值與貢獻也逐漸被忽視。當真正有好處時,並不會有人感謝她,她只好不停以「能者多勞」安慰自己,因為自己是團隊中最強又最不愛計較的人。

但其實人際互動模式,往往會具有跨情境一致性 。愈容易被使喚的人,往往是團隊中「心理地位」最低的人,無關乎位階!在家庭裡也一樣,就算你擁有高學歷和高收入,但每次被使喚、覺得自己無法拒絕時,就需要反思自己在家中的位階為何如此低落,又為何會構成今日的局面。

最終 Polly 病倒了,渾身的病痛並沒有換來更多獎賞,也沒有換到漂亮的履歷。她依舊在職場裡複製家庭中的角色、位階與人際模式,沒有停下來分清楚自己與他人的責任,更沒好好感受內心真實的聲音,而在日積月累的委屈裡痛苦與無奈著。

這樣的故事,實在很令人心酸。她在家族裡如此忠誠地承接母親的期待,成為與母親密不可分的戰友、幫助母親處理大小事,從小就亂了孩子的位階。當他過度承擔職責,在關係上也就變得習慣付出與承擔他人的責任,只為了要獲得主事者(母親)的肯定。但她不時也會覺得不公平而與主事者衝突,就像不時想對母親生氣,覺得為什麼她總是偏袒弟弟一樣。

也許有人會問:這真是困擾或問題嗎?不要想太多,好好地繼續做不就好了?

這也是為什麼有許多人的轉變,會從「生病」開始。因為以生病做為契機,才讓我們得以重新思考人生與自己的角色定位。

因此若要解決問題,除了看清楚自己重複的人際模式,也就是我們在人際中習慣扮演的角色,更要覺察不斷發生在自己身上的人際事件,包括情感和友誼皆是。

親愛的,人際關係是我們篩選後留下來的,也是在我們一次次的互動後,對方才明白可以怎麼對待我們,我們也允許他們這麼做的。也許在童年時期,你只能別無選擇地擔任家中的角色;但在成年後,你能重新思考自身的角色。 當你可以清楚看見自己在關係中的狀態、價值和感受,關係就會開始不同!

家族棋盤練習:重新定義自己在家中的位置

了解自己在家中的位置,你才有機會改變自己的位置。當我們太專注在與其中一個家人的糾結,就會忘了所有人都在家庭的互動迴圈裡。

所以首先,你可以嘗試以下的練習,幫助自己立體化、視覺化地呈現家庭互動。

如果可以,你可以找個熟識的朋友與他討論,或者找位你信任的諮商師(最好能擁有家族治療的相關訓練),跟你一同探討家庭位置。

家族棋盤的練習(一)
1. 透過人形紙卡排列家庭中所有成員的位置、距離與面朝方向。
2. 使用竹籤或木棍去呈現成員的位置高低,象徵此人在家族中的權力地位。
3. 使用棉線去圈出家庭成員之間的親密感,可能是兩人間、三人間或全部,並以圈數代表緊密或在乎程度。

圖片來源:《不願放手的父母,過度涉入的你》,遠流出版提供

這是我在個人諮商與團體工作坊中常用的方式,總是可以很快看見一個家庭的互動是如何影響一個人,也讓他在關係中的困擾無所遁形。

擺完之後先問問自己:擺放完後有什麼感覺?當然你也可以問問你信任的朋友的看法,也許他們有不同的洞見。

家族棋盤的練習(二)
1. 你只能移動你的位置,請感覺如果你想移動,你要移去哪裡?
2. 當你移動之後,請停頓一下,感覺一下你的家族是否也跟著有所變動?
3. 移動位置後,原本的棉線又會有什麼不同?
4. 如果可以,你想增加哪些成員?

接著再問問自己:移動完後有什麼感覺?當然你也可以問問你信任的朋友的看法,也許他們有不同的洞見。

在移動過程中,你可能會出現許多複雜的感受,例如:「我真的可以在這個位置嗎?可是我覺得這樣很不像家⋯⋯」這是很多人一開始會詢問的問題,但我會請他們重新思索:他們渴望的家的模樣,是否符合自己的年齡?以及是否當中包含了童年的失落。 成年之後的家庭任務轉變,是成年的孩子要有能力進入親密關係,也有能力為人父母 ;如果成家是孩子的願望之一,父母就可以退出父母的角色,好好準備年老後的生活。然而,帶有許多童年包袱的孩子,往往無法自由移動自己的位置。因此 移動的過程,是最適合好好觀察內心細微變化的時機

當然,也有人會回答:「哇!我覺得這樣乾淨輕鬆多了!」沒錯,這裡用了乾淨來形容家庭關係。可見在尚未移動之前,所有的線是如何相互糾纏、錯綜複雜,讓案主總是為了原生家庭的事情不斷燒腦。這是一位已婚媽媽的經驗,她的女兒曾經不斷對她抱怨,為什麼媽媽總是往娘家跑?為什麼媽媽那麼關心阿姨、舅舅們,甚至更關心外公外婆,女兒跟爸爸得被排到很後面去?這位媽媽在女兒長期鼓勵下接觸心理學之後,才逐漸聽懂女兒在說什麼,也才逐漸解開她長期胸悶與焦慮的問題。是的,她在還沒覺醒之前,會一直扮演家庭裡的孝女,卻難以在母親的心中烙印下重要的地位。

請特別注意:若你的家族棋盤中有已去世的家人時,你可以在第二階段(練習二)去移動他們的位置。 因為他們在生活中已經物理性消失,但在心理上還存在著影響力,而我們可以有意識地去調整他們在我們心中的影響力,不讓他們過度干涉我們的思維。若去世的家人已經過世許久,卻仍佔據在家族棋盤上重要的位置,則需要去思考與此家人的哀傷議題,以及是否有與對方好好道別。因為 未處理的哀傷關係,長久之下容易帶來憂鬱,也容易造成人際關係的退縮

再來,我鼓勵讀者在擺放家族棋盤時,可以「增員」。成年後的家族圖像本該有所轉變,例如:增加像家人般的朋友、伴侶等,去發展生活的重心。擁有健康的社交生活是成年後身心發展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因此面對家庭關係過度黏膩的狀態,我鼓勵你去 擁有自己的「再生家人」,也從他們身上獲取歸屬感與安全感

有一種家庭棋盤的圖像很常見,看似家庭關係緊密,實則讓成年孩子感覺窒息,並有過度被照顧,甚至覺得自己需要被照顧才能回應家人照顧渴望的情況。這樣的家庭圖像往往會是家人圍成一個小圈,並且臉都朝向內部。 這種家庭表面上無話不談,也沒有祕密,實際上卻容易感受到來自家人的限制與情感壓力

這種家人彼此關注的家庭,其實在某一個家庭階段是非常好的——那就是嬰幼兒階段的家庭狀態。因為孩子還需要許多的關注與照顧,才能確保孩子安全成長;但當成年階段還是如此時,就需要思考: 父母是否很需要透過照顧來感覺自己存在 。這會導致孩子難以離家,甚至感覺離家是一種背叛,家庭也會因此分崩離析。這時,就需要重新省思「緊密」與「親密」,因為這代表著物理層次上緊密相依,心理卻不親密。 真正的親密,是可以消除彼此的恐懼和不安,帶給彼此成長、支持與滋養以及信任;即使家人離家,依舊知道家的位置。

圖片來源:《不願放手的父母,過度涉入的你》,遠流出版提供

那麼,你的感覺呢?你的家庭圖像呢?

接著,我們來看看幾個範例的改變:

範例:單親家庭,退出母親的照顧者角色

Jen 自懂事以來,就知道父親不斷惹事。父親是家族中排行最小的孩子,即使到了成年,許多離譜的行徑還是受到家族默許,像是賭博、欠債、外遇等。當他讓自己陷入各種糾紛,她跟母親就要跳出來救火;但即便母親做盡一切,卻不曾被父親家族的人接受,他們永遠覺得這個媳婦做得不夠,更不曾覺得自家兒子的行徑有任何不對。

在她中學的時候,母親終於與父親離婚,才能不再承擔這些債務,也才能讓孩子不用在長大後繼續為父親背債。但直到她二十多歲時,父親仍舊像脫線的風箏般抽煙、酗酒,製造龐大的醫療費用,父親的家人也仍舊認為這是孩子們的責任。然而,父親從來沒有對他們負過養育的責任。

因為母親學歷不高,她從小便開始跳出來解決各種問題。當母親無能為力時,她會跳出來罵爸爸,好減緩母親的煩憂。而離婚後的家庭,好不容易平靜了幾年,卻又在弟弟成年後開始出現許多問題。弟弟陷入高利貸、車禍等各種糾紛中,讓她疲於奔命。

在 Jen 的自我探索裡,她不禁開始深思:究竟是什麼造成家族中的男性如此「惹是生非」又「不負責任」?又究竟是什麼,讓家族中的每個女性都「疲於奔命」又「越界負責」?

男人們闖完禍後無辜地兩手一攤,女人們就開始籌錢、跑法院、求神問卜、努力消災解厄,只為了讓家裡的男人沒事。這究竟是哪裡出了問題?

Jen 排出家族棋盤後,看見了一些問題:父親在家庭中依舊有影響力,所以她在第一階段也將父親排入;但在最後排完時,她除了將自己、妹妹與母親三人排得緊密外,也多圍了好幾個圈;而弟弟是住在一起的家人,卻離得特別遠,甚至沒有被圈在一起。

圖片來源:《不願放手的父母,過度涉入的你》,遠流出版提供

「弟弟對妳而言是家人嗎?」我問她。

「我對他很生氣,恨不得他趕快滾出去。他可以每幾個月就闖一個禍,重點是這些禍都是我們發現的,還不是他自己說出來的……」她說著。

「因為太氣憤、太失望了,所以想把他排除在外,是嗎?」我繼續問著。

「這樣是不是不太好?」她開始有點不確定。

「你猜猜看在弟弟這個位置,是什麼感覺?」我問著。

她感覺有點勉強,但因為很想了解家庭問題,她不得不去感受。

「這個位置蠻孤單的。」她似乎感覺到了什麼。

「是的,而且會不自覺想做些什麼來引起注意。」我回應著。

Jen 好像聽懂了什麼,也稍微可以看見:在弟弟惹事的背後,是尋求歸屬的渴望,也是強烈孤單心情在作祟;但他並不知道該怎麼表達,更難以去對家裡的女人們訴說自己的孤單寂寞。

在家族棋盤中,Jen 看見了每個家庭成員的行為是怎麼影響彼此。不管她每次是跳出來解救,或是責備,這些行為都相對維繫著弟弟在家中的角色。這並不是一句「有其父必有其子」的解釋就可以帶過,而是 其他家庭成員也積極地影響著彼此的行為

當她體認到自己的角色是母親的打手,甚至是母親的母親,得幫助母親處理大小事,有時候連妹妹也要幫忙當打手時,這就顯示出:母親的力量並不足以支撐與應付不斷出問題的家庭男性,但又無法放下他們不管,不論發生大小事都想盡辦法解決,這也讓他們不需要為自己的行為承擔過於嚴重的後果。

Jen 的弟弟是長不大的成年小孩;她自己本身雖然很負責任,可以處理很多事情,但卻是無法離家的成年小孩。這反映了華人家庭裡常見的現象:過度負責又需要尋求母親親密和認可的女兒,與冥頑不靈又想要逃離母親管束的兒子。而在許多傳統家庭裡,這些任勞任怨的女兒,很有可能選擇一輩子不結婚待在母親身邊,但最終卻發現母親仍將所有家產都留給兒子。這是很多華人女性、女兒的哀歌。

雖然她不需要擔心分家產的事,但有時也深感無力於母親對弟弟的縱容。因為母親對弟弟來「軟」的,她也就跟妹妹聯手起來對弟弟來「硬」的。她一直以為只要訓斥久了,有一天弟弟會醒過來,但卻發現他每次闖的禍有愈來愈嚴重的趨勢。

這其實就是家庭裡的共犯結構,每個人都出了一份力來維繫家庭中長期困擾的問題。所以,家庭的問題不在於你出了多少力氣去解決它,而是在於你是否能看清全貌,將力氣用對方向。

這也是 家庭互補 的現象。沉默的孩子,通常都會有個一直幫忙說話的父母;功能良好的姊姊或任勞任怨的姊姊,通常會有個沒有功能或一事無成的弟弟。這種關係互補性,在許多家庭屢見不鮮。然而這些互補狀態,並不是因為孩子原本就沉默或一事無成,而是在關係互動下,變得愈來愈沈默,或是變得什麼事都不用再做。因此看似單一家庭成員的問題行為,只要能從系統的角度去著手,就有機會促成改變,推動「孩子」的成長。

當你清楚系統之間的相互影響後,我們再來看看這個家還可以怎麼動。

1. 引動母親的內在資源

讓母親看到自身能力的價值,而非只有身為母親和照顧者的價值 。許多母親是看不見「自己」的,她們一生為家庭、為家人奉獻,並不清楚自己的渴望,經常認為照料好家庭大小事就是她們人生最大的使命。然而這份犧牲美德,換來的卻是缺乏自我的心理狀態,也很難允許其他家人真正做自己或順從自己的渴望。

當孩子成長後,母親將會有失去母職的危機感和空洞感,也會頓時覺得失去與孩子的親密感,還有生活的重心 。因此孩子在成長獨立、脫離母親照顧和保護的過程中,可以不斷與母親討論她除了母親與照顧者之外的「個人渴望」,讓她有機會也有空間去思考和想像。有了想像,就有機會促成行動,更有機會去撼動母親僵化的角色位置。 這些為自己而活的渴望,能夠成為母親生活的新動力,更能成為母親的內在資源,不再覺得自己只能當媽媽

然而,在引動母親內在資源的同時,依舊需要保持愛與連結。對於一輩子沒辦法好好當自己的母親而言,最恐懼的自然是被一手帶大的兒女拋棄,或者兒女不再依照她的心意生活;這將會造成母親強大的失落感,也可能引動母親更激烈的控制,引發親子間更多的衝突。因此面臨年老的單親父母,在彼此意見不一致,或想要逐步成長、脫離母親的照顧和保護時,要讓父母知道:沒有這層保護的關係,你們依舊是親密的親子,因此還請你:
• 不斷提醒父母,自己已經長大,不再需要像孩提時期的照顧與保護。
• 不斷提醒父母,他們可以開始去追尋自己的個人渴望與快樂。

不過,有許多單親母親的子女,會因為擔憂且心疼母親過度勞累,而一直希望母親不要繼續工作或勞動。但這反而可能會剝奪母親的生活重心與價值感,弱化母親的能力,也更強化母親對孩子的依賴,更加導致孩子無法真正離家。在成年孩子的視野裡,可能受困於兒時看待「勞苦母親」的視角,而去怪罪自己沒辦法讓母親早點退休,忽略母親希望持續勞動的需求。因此引動母親的內在資源,要能夠奠基在對母親意願的尊重上,而非自己的愧疚感上。

2. 練習支持與關心弟弟

當家中成員發覺自己被排除在外,或被視為「麻煩」的時候,並不會減少他們製造問題與麻煩的機會;因為他們會不自覺地讓自己生活發生問題,來吸引家人的注意力。當他們添麻煩時,依舊會感到愧疚,卻停止不了自己的行為。

如果家庭想要共同合作來減少困擾,就需要讓被隔離在外的家人重新靠近,或是重新看待問題孩子。在家人的支持與情感連結下,降低他的壓力指數;當他的壓力指數降低後,就能空出腦袋去思考與判斷,才不會一直處於高壓狀態下,而擠壓邏輯判斷能力。

所以,這個家庭可以做的是:

① 來一場真心會談,提供家人彼此支持度 :也許可以開門見山地跟弟弟談他的壓力跟無助:「你是不是壓力很大,又不知道該怎麼說?」或者,「你是不是覺得孤單,又不曉得該怎麼辦?」點出弟弟的脆弱情緒,但記得要溫和地靠近他。

家人也可以誠實對弟弟說:「這幾年因為你一直有金錢的問題,讓我們很擔心。坦白說,要立刻相信你,不罵你、不管束你,真的很難。」點出弟弟在家中的位置,以及給家人的觀感,還有自身的感受,真實地呈現。「但我發現其實我們也很不懂你,讓你好像有很多事情沒辦法跟我們說,那種感覺我猜一定很孤單。」用同理心拉近與弟弟的距離。

「你一開始可能會不知道怎麼跟我們說,但之後你如果心裡有事,你可以跟我們說,讓我們一起想辦法,好嗎?」接著邀請弟弟和家人一起來嘗試。當家裡的對話之門可以開啟,情感自然就能流動;當情感流動,有了親密感後,就能多出許多思考與判斷能力 ,更能在決策時感受到家人的心意,也能有更多對彼此的善意在關係中流動了。

② 去除標籤 :要記得,他是弟弟,也是被不自覺排除在外的家人。當你能重新體認這個家人的狀態時,對待他的方式自然會調整和改變,並且能夠彼此合作,重新擁有足夠的親密感 。因此當你覺得「吼!又來了!這個麻煩!」的時候,要善意地提醒自己換個視角去說:「他怎麼了?發生什麼事了?是什麼煩心的事情讓他出現這樣的行為?」如此,你們才能擁有不同的互動。

3. 退出祖母與照顧者角色

要退出角色,就需要透過停、看、行。

① 停 :在行動前先暫停。因為角色的慣性反應會非常迅速,因此在家庭互動中,要不斷對自己喊停,對自己與他人說:「等一下,讓我想一想。」為自己強大的慣性迴路爭取緩衝時間。

② 看 :停下之後,進行觀察。首先觀察家庭互動,接著觀察自己的思維與情緒 。當家中出現事件,家中的互動會如何流動?例如:當母親又看見弟弟的過期帳單,會先對誰說?如果是對 Jen 說,Jen 的下一個動作會是什麼?在這個過程中會出現的思路與情緒又是什麼?

這個思路很有可能是:「弟弟在搞什麼,怎麼這麼簡單的事情都做不到?為什麼要讓媽媽擔心?為什麼非得要我去提醒?我一定要把他給罵醒,他真的是太欠揍了!」摻雜著憤怒與無奈情緒的結果,就是與母親站在同一陣線上,用照顧者/祖母的角色去責備弟弟。

但如果 Jen 可以停下來,就能看到弟弟的行為引動母親憤怒的背後,其實是失望。這時就不一定要急著為母親做什麼,或要求弟弟做什麼,而是要靜下心來思考:是什麼讓弟弟一直忘記繳款?難道真是弟弟的個性使然?怎麼讓弟弟學會負起責任?

③ 行 :接著行動時,你已經過濾掉對弟弟的情緒,也退出照顧者的角色,可以選擇當理解和支持的角色,或以朋友的姿態與弟弟對談,去理解他的處境,而非立刻歸類他的問題行為。當家中總是出問題的人能夠被重新理解、心中感受到支持時,那些令人費心的事情就有機會解套了。

給所有深陷家庭糾結關係的你

不願放手的父母,過度涉入的你:脫離原生家庭糾結關係、重新定義自己,不再當「成年小孩」

這裡買

延伸閱讀

「爸媽,我在意你生活中重要的小事。」在職場打拚的你,運用科技讓爸媽感覺到有溫度的陪伴

【總是盡責付出,父母卻開心不起來?】心理師:往往是跟「關係越界」有關

「媽,你一點都不想了解嗎?」故事貿易公司張西寫出逃離原生家庭、探討年輕世代的《二常公園》

(本文書摘內容出自《不願放手的父母,過度涉入的你:脫離原生家庭糾結關係、重新定義自己,不再當「成年小孩」》,由遠流出版授權轉載,並同意 Vida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


【生活報橘 2020 擴大徵才】

對幸福生活方式的持續好奇,是一種必要

我們一起探尋「我想這樣活活看」的那種生活方式

加入我們!我們在找一起開創生活與社群媒體創新可能的夥伴

VidaOrange 社群流量編輯 

薪資範圍: 月薪 NT$ 32,000~40,000

VidaOrange 社群流量助理編輯

薪資範圍: 月薪 NT$ 28,000~32,000

看工作內容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