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 via Unsplash

《VO》導讀:

「有時候,最困難改變的,並不是社會,或是身邊的人對女性的看法,而是女孩們內化了這個裹腳布,把它用來綑綁自己的內心。」心理師周慕姿溫暖叮嚀女孩們,多花點時間照顧、取悅自己,妳會發現自己愈來越重要。

(責任編輯:張筑雅)

文/諮商心理師 周慕姿

綺茵面對丈夫長期、多次外遇,且對待她相當不尊重、輕蔑,其實已經忍受很久。

綺茵說:「我覺得我們之間已經沒有愛了。在家中,我永遠是要待在家裡照顧家、照顧小孩的黃臉婆角色,而他可以自由自在地到處去,我其實已經厭倦這個角色。我自己有經濟能力,也不覺得自己沒他不行。但是我很在意社會對離婚女性的看法,連我自己都覺得,『離婚』代表這個女性可能是失敗的,而且,好像我是『被拋棄的』。這些別人的眼光,讓我無法忍受。』

從綺茵的例子,可以看到「自我的需求」如何被那些一直傳承下來的裹腳布綑綁著,以至於無法做自己最想要的選擇。

綺茵很清楚,自己已經不想留在這個婚姻裡,不想被當成「工具人」。希望自己可以不再被輕蔑地對待,可以被尊重、被愛護,但卻因為他人的眼光,而無法做出自己最想要的決定。

這時候,或許我們就應該把裹腳布指出來,了解它的面貌,清楚它影響我們的方式。

婚姻不等同於女性價值

就綺茵的狀況來說,「裹腳布」有兩個部分:女性若婚姻失敗,就是一個「失敗者」,以及,當離開一段關係時,女性容易覺得,或是被別人覺得,自己是「被拋棄」的。

但,這是為什麼?男性為何不像女性,容易有這樣的感受,或被別人這麼評價呢?

社會上對女性的期待,是「必須經營一段成功的關係」,男性是「必須要有成就」,因此「離婚」,在社會眼光中,對男性而言,只代表他生命中的一個面向;而對女性,則可能等於她生命中幾乎全部的面向。

婚姻的好壞,可能就影響別人對女性的定義。

但實際上,社會風氣不停在改變。不過,有時候,最困難改變的,並不是社會,或是身邊的人對女性的看法,而是我們內化了這個「裹腳布」,把它用來綑綁我們自己的內心。

如果女性自己也認為,「離婚」等於「失敗的自己」,就會更放大他人對自己離婚的看法。

但實際上,以現在的社會而言,每個女性的長成,絕對都不是以結婚為前提去學習、培養的。

女性一樣有求學階段,培養自己的興趣與專長。就職後,有自己的工作生涯,累積了經濟能力,拓展了朋友圈……婚姻與孩子,其實只占了長長生命中的一部分。

如果婚姻等同於女性價值,這不是很弔詭嗎?

離婚不等於被拋棄

另外,關於「離開一段關係」,女性會感覺到自己是「被拋棄」的,似乎自己是比較無力、不好的,使得有許多女性更難離開一段關係。

即使那段關係讓自己非常失望,卻會擔心自己不好,難以找到更好的關係,因此「沒魚,蝦也好」地留在原地忍耐。

但實際上,「被拋棄」這個概念,也是一個社會加諸在女性身上的裹腳布。

例如,若飼養寵物的主人,丟下飼養的寵物不管,我們會說寵物「被拋棄」。父母丟下小孩不管,而小孩還小,還需要父母的照顧,我們也可能會覺得小孩「被拋棄」;可是,如果小孩已經長大,例如已經是三十多歲、有經濟能力的男性或女性,而父親已經六十多歲,父親對孩子說「我要跟你斷絕父子關係」,在這樣的情況下,我們會覺得孩子被父母拋棄嗎?

我相信大部分的人都不會這麼覺得,為什麼呢?

因為比起父母,長大成人的孩子,可能擁有更多的資源,也能夠照顧自己。特別是,若今天兩人在平等的位置,關係斷裂時,只會讓人覺得「兩人分開」了,而不會覺得「誰拋棄了誰」。

只是,不論是情歌、媒體的戲劇呈現,或是社會價值觀的灌輸下,當男性與女性分開時,時常會認為女性是「被拋棄的」。

這代表著女性一直是較為「弱勢」的一方,不能照顧自己,甚至「只能被選擇」。兩邊的優劣就在這樣的裹腳布下,讓女性不自覺地認為自己需要有一段關係,需要依賴男性,才能是一個「被社會肯定的人」。

但現在女性多半有自己的經濟能力,甚至可能比男性更好,也有面對生活、解決問題,以及照顧自我與他人的能力。

當實質上,並非沒有對方就會活不下去,又何來「被拋棄」之說?兩人分開,也只不過是彼此愛的消逝,或是目標不同,無法相處的結果而已。

所以,當女性需要離開一段關係,記得,那與你的價值無關,也不是因為你不夠好而被拋棄,只是因為:或許你們彼此已經漸行漸遠,不再適合,而這是你為了自己的幸福、快樂,所做出的決定。

列出綑綁你的裹腳布:那些「應該」與「一定要」

那麼,要怎麼知道,現在綑綁著我自己裹腳布是什麼呢?

首先,我會建議你,先重新評估你現在的生活,思考有多少決定與選擇,是因為「你自己真的想要」,還是「為了別人的想法、感受」等做的決定。

面對是因為「別人」而做的決定時,練習列出自己「害怕」的理由,然後問問自己:「為什麼我這麼害怕這個?這對我的影響真的有那麼大嗎?」

以綺茵的狀況為例:

◆ 目前的生活,我是不滿意的,狀況是:

先生長期外遇,對我不理不睬,且對我態度輕蔑。我在家就像工具人,但又被綁在家裡。

◆ 我真正想要的改變是:

我想要讓自己快樂,過自己想要的生活,不想要忍耐別人對我不尊重的態度。

◆ 我目前做的決定是:

留在婚姻裡面忍耐。

◆ 我現在做的這個決定,是為了別人,還是為了自己?如果是為了別人,我的害怕是什麼?

是為了別人,因為我害怕的是:我怕別人覺得我婚姻失敗、是個失敗者。我覺得自己很像是比較差的、是被拋棄的。

◆ 這個「擔心」對我實質上的影響是什麼?請詳細列出。

回娘家的時候,可能必須面對鄰居的指指點點、親戚的詢問,或父母的不諒解。別人可能會覺得我有問題或很可憐。

◆ 如果我做了我真正想要的決定,實際上會有的影響(結果)是:

可能需要面對一些不熟的人的詢問或懷疑,但其實父母知道我的狀況,對於我要離婚的事情,也是支持的。朋友其實也都站在我這邊。不熟的人跟我的交集很少,其實也不一定很需要在意。

◆ 我是否可以因應或承受?

如果我自己能夠相信:離開一段婚姻,無損於我自己的價值,或許我會更能因應這些別人的看法。

若你已夾在一個進退兩難的情況,上述的問題,或許可以幫助你釐清:

你真正想要的是什麼?

綑綁你的裹腳布(從社會因承的價值觀)是什麼?

但若你並沒有一個明顯清楚的「問題」或「困境」,只是長期覺得自己在他人的期待、需求下疲累不堪,或是不停重複同樣的困境,例如同樣的人際關係模式等,我建議你可以用以下的練習,找出「綑綁你的價值觀、信念」:

我應該……

我一定要……

我不能……

以這些句子開頭,找一個可以沉靜下來、一個人的空間。做幾個深呼吸之後,讓自己開始書寫。

請盡量自由書寫,挖掘出你的「內在信條」。這些「應該、一定要」,多半都是後天的訓練,是一種無形的裹腳布,影響著你的每個決定與作為。

努力挖掘,你會越來越了解你自己究竟被哪些東西「困住」。

面對你的罪惡感:找出你的負面信條

或許當你發現那些綑綁你的裹腳布──也就是他人灌輸給你的信條時,你已經開始想要擺脫這些束縛,想要開始做出不一樣的選擇。

但你發現,當你想要做出和以前不一樣的決定時,你會出現「自我責備」、「自我懷疑」的聲音,於是,你內心「習慣性的罪惡感」,可能會把你困住,讓你最後還是做出與之前一樣的決定。你可能因而對自己失望,覺得自己無能為力。

「面對罪惡感」或許是擺脫這些裹腳布最困難的事情。你或許會這麼想:「如果大家都這麼做,或者,大家都期待我這麼做,那麼,我真的可以做自己的選擇,而不會變得『自我感覺太良好』,甚至『自私』嗎?」

因此,我們需要去面對這個「罪惡感」,辨識它的模樣,以及它如何影響你。並且,讓你了解:就算面對這個罪惡感,你仍然有力量可以做出自己的選擇,而不是完全被這個罪惡感給綑綁,變得只能選擇「安撫這個罪惡感所產生的焦慮」或他人期待的方式去做。

接下來,你可以依照我們的練習,檢視屬於你的「罪惡感」,是如何成為你的「隱形裹腳布」,隨時控制你的行動。

檢視你的罪惡感

當發生了一件事,你並不想依照別人的期待去做。你想要拒絕,但卻有些猶豫,或是你拒絕了,但內心卻覺得很不舒服,那麼,你就可以開始做這個練習。

例如,住在婆家的語紋,大年初二想要回娘家,但是婆婆卻希望語紋當天留下來幫忙做飯,因為語紋的小姑們都會回家。語紋覺得這對自己是不公平的,自己難得可以回娘家一趟,但內心卻猶豫自己是否可以拒絕婆婆。

◆ 你內心的罪惡感是什麼?請寫出完整的句子與你的感受。

例:我覺得我好像應該要做到婆婆的期待,不然她會失望,而且她可能會生氣。我覺得讓婆婆生氣的我,似乎不是一個好媳婦。

◆ 問問你自己,如果要為這個「罪惡感」對你的影響程度評分,總分一到十分。十分是最嚴重,一分是幾乎沒有,你會為這個罪惡感評幾分?

例:我的感覺有些焦慮、糟糕,這個罪惡感會影響我的決定,所以我覺得有七分。

◆ 為什麼會出現這個罪惡感?是否有些裹腳布信念造成你的罪惡感?

例:因為我覺得身為媳婦應該要聽婆婆的話,而且我也覺得讓別人失望似乎是一件不好的事情。

◆ 這些裹腳布信念是從哪裡來的?是現在會有別人這麼要求你,還是不一定有別人要求,只是你自己這麼覺得?

例:可能大家都沒有明著說,但隱約對我有期待,而我也覺得自己好像應該要這樣做。似乎從我小時候就覺得「不可以讓大人失望」,而我對於媳婦的角色期待,也讓我覺得似乎「應該」要這樣做。

◆ 如果你不照做,你會對自己說什麼?

如果我沒有照做,我可能會對自己說:「他們一定覺得你很自私。」「很不替別人著想。」「是個不體貼的壞媳婦。」……

當你回答完這五個問題,特別是回答了最後一個問題時,你可能就會發現你的「負面信條」,而「負面信條」是造成我們內心罪惡感的重要關鍵

當你有能力找出自己的負面信條,你才能有機會重新檢視:這個負面信條,是真的嗎?你是否還要被這個負面信條所綑綁,讓自己的人生受限呢?

列出你的負面信條

做完「檢視你的罪惡感」練習後,或許你對內心的裹腳布有更深的了解。當你不想完成「應該」、「一定要」的責任時,內心出現屬於你的負面信條(自我監控)是什麼?請試著列出。

例如:

★ 我不應該拒絕婆婆。這樣,她一定覺得我很自私,不是個好媳婦,別人一定也會覺得我不懂事。

★ 身為全職媽媽,我不應該試圖找人幫我一起帶小孩或做家事,這代表我沒有盡到我自己的責任,過得太爽。

★ 身為妻子,我不應該一天到晚讓老公外食,都不煮飯。這樣,我沒有盡到我自己的責任,老公也會對我失望。

……

試著列出那些會讓你產生罪惡感,在內心監控你、責備你的「負面信條」。讓你清楚了解:會影響你的決定、判斷,箝制你的行為,究竟是哪些聲音。

唯有練習辨別,我們才有機會擺脫。

面對你的負面信條:你是否可以有其他選擇?

當你覺察那些別人綑綁在自己身上的裹腳布,並且練習辨識自己的罪惡感與負面信條後,你可以開始問自己一個問題:

「這些信條,我非得相信或照做不可嗎?」

面對「我應該」與「我不應該」時,或許你我從來沒有懷疑過,這些「應該」究竟為什麼「應該」。帶著這些過往一層一層纏上的裹腳布,我們或許從沒有質疑過,這些「應該」,究竟為什麼讓我們深信不疑。

因此,在這一個章節,我鼓勵你開始練習面對你的負面信條,重新思考:「我是不是有其他的選擇?」

面對負面信條

檢視你內心的那些「應該」與「角色期待」,並且問問你自己,這些信念是怎麼來的?

◆ 例:為什麼我會覺得自己「應該」要做些什麼,特別是為了別人?這個信念是怎麼來的?

可能因為在我的成長經驗中,我時常被提醒,如果不按照別人的要求去做,就得面對別人的情緒、憤怒或責備,甚至可能會破壞我與別人的關係,那讓我覺得自己很糟糕,所以我習慣覺得「自己『應該』要為了別人犧牲」。

◆ 如果按照那些「應該」去做,做出這個決定後,你的感受是什麼?會對你與身邊的人造成什麼影響?

如果我最後按照婆婆的期待,大年初二留在家裡幫忙煮飯,迎接小姑回來,我會覺得自己很委屈,覺得大家都是人生父母養的,為什麼自己要這麼犧牲,過年不能回家看自己的父母?

這個決定,雖然會讓婆婆滿意,但是我會覺得很委屈、很難受,覺得我的感受沒人重視,而且我也會氣我自己,還有氣提出這個要求的婆婆,覺得她很自私。這個決定會讓我覺得自己很沒有用,也會影響我對婆婆的觀感,影響我與婆婆的關係。

◆ 如果不按照那些「應該」去做,會發生什麼事?你是否承受得住?

現在的我,如果不按照婆婆的期待去做,她可能會不開心,說不定親戚也會知道,可能會影響對我的看法。

他們對我不開心,會讓我焦慮,但是或許不會這麼嚴重地破壞我和婆婆的關係,因為大部分時間我都住在婆家,她知道我其實做了不少事。

我不希望我的委屈讓我變得很難留在那個家。如果我的拒絕,可能會讓婆婆不開心,或許我不需要太過在意,因為她期待我留下來幫忙,所以面對我的拒絕,會失望、不開心是正常的,我或許不需要太把這件事情、她的情緒,當成我自己的責任。

給所有忘了好好愛自己的女孩們

他們都說妳「應該」:好女孩與好女人的疼痛養成

這裡買

延伸閱讀

【獻給那個曾經受過傷的自己】人氣作家葉揚:當你以為人生是大 A 時,其實全是小 b 跟小 c

【常在比較中迷失自我?】青年創業家:「自由」不是做想做的事,而是能自在承認自己「不完美」

【有時莫名沮喪?】TED 千萬人氣講者訪問社會科學家、心理師:找到你失去的「兩種脫節」

(本文書摘內容出自《他們都說妳「應該」:好女孩與好女人的疼痛養成》,由寶瓶文化授權轉載,並同意 Vida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