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獻給那個曾經受過傷的自己】人氣作家葉揚:當你以為人生是大 A 時,其實全是小 b 跟小 c

圖片來源:葉揚 臉書粉專

《VO》導讀:

「如果妳坐下來,跟那個曾經受過傷的自己,一起坐在沙灘上,妳會跟她說什麼?」

著有暢銷書《親愛的彼得先生》一書、育有「總裁羅比」一子的人氣作家葉揚,用一直以來不變的幽默語調與真誠筆觸寫下人生的跌宕起伏,藉此跟過去那個受傷的自己說:「謝謝妳,沒有那麼拚命的妳,我就到不了這裡。」也希望能將這本書,獻給每一個,在生活中受過傷,卻還是試著往前的女子。

(責任編輯:黃懷容)

文 / 人氣作家 葉揚

讀了一本社會科學的書,裡面寫到, 其實人類真的會記在心裡一輩子的,都是一些沒什麼了不起的小事情。

我覺得很有道理。

當我是孩子的時候,經常丟掉東西,有個大人趁我轉過身時說:「別給她買好東西,這孩子只能用一些便宜的爛東西。」

我便一直受傷到現在。

當你以為人生是大 A 時,其實全部都是小 b 跟小 c

阿媽過世的那一天,我在主持一個學生競賽的頒獎典禮。

為了表示慎重,我自己上網找了個化妝師,弄出一個隆重無比的妝容,師長經過時,他端詳了半天,才說,哇,我都認不出妳是誰了。

然後,鈴鈴鈴,電話來了,「喂,妳快來,阿媽死了。」

我沒有主持完那場典禮,只做了一半就匆匆離開。

我記得自己坐在捷運上,從淡水趕回醫院,列車轟隆隆的行進著,我不明白發生了什麼事情,上一刻我才在介紹頒獎人上台,頒獎人宣布得獎者,團隊擁抱,熱鬧鬧地勾肩搭背合照,接著有人拿著我的電話過來,「嘿,妳要不要接?」

列車靠站,我發現我變成一個沒有阿媽的孩子了。

我開始哭,在藍色堅硬的坐椅上摀著臉小聲哭,其他的陌生人,木然地看著我頂著一個濃妝哭。

活到現在,我總算有點明白, 記憶不是用理性的方式運作的,我的人生是用小事組成的,而不是那些功成名就的事,那些被歸類成人生大事的事情,對我造成的影響幾乎不存在。

大學畢業那一天,印象中就是大夥兒擠在一起,聽著攝影師說,三二一,耶!

我對於結婚的記憶,只剩下抓著裙子一直跑進跑出換衣服。

所有我應該記得的大事情,都是模模糊糊的殘影。

原來人生都是一些沒什麼了不起的小事,當你以為人生是大A的時候,其實全部都是小 b 跟小 c。

像是我剛剛吐了一口綠色的口水,以為自己得了致命的肺病,過了半小時才想起原來自己喝了抹茶拿鐵。

或像是彼得昨天晚上連續放了好幾個奇怪聲音的屁,讓他在電梯裡很受到注目,當臭味溢出時,他在人群中用嘴形對著我偷偷說,「欸,是我放的屁。」這樣類型的事情。

謝謝你,但我要繼續往前走了

三個月的休假結束,我回到崗位,繼續上班。

瑣事還是很多,偶爾沮喪的情緒,也不是每一次都能找到出口。

但我的人生還沒有結局,我不想再自以為自己能猜到結局。

某天跟妹妹聊天。

妹妹問,「妳身體好多了嗎?最近睡得著嗎?」

我說,好像不容易好,我只能學著不要那麼在意啊。

妹妹突然提議,「如果妳坐下來,跟那個曾經受過傷的自己,一起坐在沙灘上,妳會跟她說什麼?」

我:「啊?」

「妳必須做這個練習。」妹妹說這是她從書上看來的,很有幫助。

那天夜裡我又醒了。

這次我在黑暗裡,練習想像,跟另外那個自己坐在一起。

沙灘上有兩個我。

二十歲的她坐在旁邊,逞強的側臉像個城牆,看著海。

如果妳坐下來,跟那個曾經受過傷的自己,一起坐在沙灘上,妳會跟她說什麼?

我想我會跟她說,謝謝妳,沒有那麼拚命的妳,我就到不了這裡。

我們,終究不同了,有些事情我會開始說不要,有些事情,我知道自己不能了。

欸,所以我不得不把妳留在這裡,我把妳,跟我們的約定都留在這裡。

年輕的妳會固定成一個樣子,留在我心裡。

我要繼續往前走了,拖著有點乏力的腿,還是得走到海的另一邊。

真的,說一萬次也不夠,謝謝妳。

獻給那個曾經受過傷的自己:

我所受的傷

這裡買

延伸閱讀

「下班後,還是好焦慮?」諮商心理師:5 步驟培養「改變的勇氣」,搶救耗損的心理能量

從 Google、Nike 拍到競選廣告,詩人導演盧建彰:「願意慢下來不是因為老了,而是有了想珍惜的。」

【「施工中」的人生,該怎麼走?】張曼娟《只是微小的快樂》:困難啊什麼的,一切終將變好

(本文書摘內容出自《我所受的傷》,由大塊文化授權轉載,並同意 Vida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臉書特色圖片來源:葉揚 臉書粉專 。)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