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時我們不懂挨近一點,不一定交集成諾言。」金曲獎最佳作詞入圍歌單,撫慰受傷迷惘的靈魂

圖片來源:林憶蓮粉絲專頁相信音樂粉絲專頁

這次第 30 屆金曲獎的「最佳作詞人獎」入圍名單主題相當多元,有愛情、親情,甚至是對於人生的思考,全部聽完,就好像走過了生命中的每個迷惘時刻。VO 編輯挑選了其中 4 首,帶你一起來聽聽這些細膩的作品,細細品味文字中的溫度。

陳昇 〈雨晴〉

外婆那一夜的叮嚀 重複著一樣悲傷的故事
如今我已長大 歲月無所謂 卻仍在雨夜中徘徊
我不是無骨多情的王寶釧 為何還要忍受愛情的苦
今天的我彷彿不是那個我 而我究竟尋覓著什麼

〈雨晴〉 一曲收錄在《無歌之歌》專輯中,《無歌之歌》是陳昇近一年半來第四張專輯,看似多產的效率卻沒讓品質下降,同樣帶來一首溫暖人心的作品。

這首歌詞用「外婆對我說」的情境,描述著外婆對於孫子的疼惜,希望孫子可以不要長大,以避免愛情帶來的孤獨與傷害。或許是因「外婆」這個角色,整首歌詞有一半篇幅都是台語,讓人彷彿回到古早年代,聽著外婆說的故事。

只是孩子終究得長大面對世界的現實,長大後雖然聽外婆的話,「不要學多情的王寶釧」,卻仍無法避免自己不為愛情受傷。也許就像 這首歌的簡介 所說的,「長大後,才知道每個人的愛情故事,都有那麼一點相似。面對愛情時的模樣,不禁重複著一樣的表情、一樣的悲傷、一樣的期待。」 因為曾經愛過,所以一定痛過。

這首從作詞、作曲、演唱都由陳昇一手包辦,由他那帶點滄桑感的唱腔,唱出了每一個曾為愛受傷的故事。

小寒 〈纖維〉

當時我們不懂挨近一點
不一定交集成諾言
太用力結果擰捻成斷裂點 不再相連

當時我們不懂分開一點
不一定徘徊在邊緣
如今只能從紙屑取得半點 微弱關聯

一開始看到歌名「纖維」,不懂作詞人小寒想傳達的是什麼,看完歌詞才發現,她用「纖維」這個意象,將人與人之間的關係比喻地相當貼切。

根據演唱者林憶蓮引述的 聯合報早報報導 ,這首歌的靈感來自小寒家中的棉被:小寒說,因為老公睡覺時喜歡踢棉被,所以早上起床都會看到地板有一層細細的白色纖維,她雖然感到生氣,但 如果地板沒有這些纖維,就代表另一半已不在了 。小寒之所以會有所感觸,是因她曾看過一篇文章,描述小孩打翻墨水,令媽媽很生氣,但後來小孩病逝,媽媽卻很慶幸當時孩子在她生命中留下了墨水印。

或許我們都是纖維,在彼此相遇的那刻,偶然編織成溫暖的棉被 ,又不得不面臨分離,再次回到纖維的狀態,不再相連。這首歌搭配林憶蓮溫柔的唱腔,撫慰了曾面對失去、分離的每一個你。

李宗盛 〈新寫的舊歌〉

那些年只顧自己 雖然我的追求他 無能 也無力參與
只記得 我很著急 也許 因為這樣 沒能聽見他微弱的嘉許
我知道 他肯定得意 只是 等不到機會 當面跟我提

若是你同意 天下父親多數都平凡得可以
也許你就會捨不得再追根究底 我記得自己
當庸碌無為的日子悄然如約而至 我只顧卑微地喘息
甚至沒有陪他 失去呼吸

與其說是歌詞,不如說 〈新寫的舊歌〉 是一篇觸動人心的故事,李宗盛用短短一首歌,寫出了他與爸爸之間幽微的感情。

「比起母親的總是憂心忡忡,是啊,他更像是個若無其事的旁觀者。」 聽到這段歌詞,你是否也想起自己的爸爸呢?

李宗盛歌詞裡的爸爸,就很像許多典型爸爸的印象,比起媽媽會用言語來表達愛,許多爸爸總是將愛藏心中,不知道如何讓孩子知道,這樣的差異,也往往讓人以為爸爸並不在乎孩子,很多人在成長過程當中,更不知道如何與自己的爸爸相處。

長大以後,在外打拚多年,在某個回家的夜晚,看見爸爸長出的白髮與皺紋,才突然發現爸爸老了,他已不像當年那樣威嚴的角色。 在多少個庸庸碌碌的日子裡,我們忘了回家與爸爸聊聊天,「只故卑微地喘息,甚至沒有陪他失去呼吸」? 聽到這句的時候,真的很難過,幸好最後李宗盛唱著「爸,請你從此安心,待在我的歌。」才又感到一點安慰。

這首歌從作詞、作曲、演唱都是李宗盛一人創作,而他「邊用說的、邊用唱的」演唱方式,並不讓人覺得奇怪,反而好像在歌中聽說書人說故事,眼淚也不禁默默滑落。

宋冬野 〈知道〉

把哲學家的拐杖插進這無能的土壤 不在乎它開的花
給答案的慌張和問題的荒唐添一筆濃妝 嫁禍給詩人的語法
讓我在窮途末路上來而復往 再給我心如死灰的裘馬輕狂
反正活著的人也沒人知道為什麼活著

中國民謠歌手、音樂創作人宋冬野,寫下這首歌詞相當深奧的曲子,若要理解這首歌的意境,我覺得可以搭配宋冬野在 微博 上談到的,他將這首歌給愛人聽完,愛人遞給他一段契訶夫戲劇《三姊妹》中的獨白:

「我們的痛苦會變成在我們以後生活的那些人的歡樂,⋯⋯人們會用好話提起現在生活著的人,並且感謝他們。⋯⋯軍樂奏得這麼歡樂,這麼暢快,彷彿再過一會兒,我們就會知道我們活著是為了什麼,我們痛苦是為了什麼。要是能夠知道就好了,要是能夠知道就好了,要是能夠知道就好了。」

重複三遍的「要是能夠知道就好了」,彷彿是對生命的叩問,歌詞中的「反正活著的人也沒人知道為什麼活著」,呼應著這個關於人生的命題。我們活著的意義到底是什麼呢?從古至今,許多哲學家都在探討這個問題, 或許我們終其一生都找不到答案,但也或許追求解答的本身就是答案。

這首歌同樣也是宋冬野一人負責作詞、作曲、演唱,他渾厚的嗓音,唱出了對於人生的哲學。

延伸閱讀

【金曲獎最佳女歌手入圍】「你的生活,是否像炒蛋般混亂且身不由己?」聽岑寧兒,找回面對生活的勇氣

【金曲獎 6 項入圍歌手】醉倒在音樂裡!ØZI 唱出讓人上癮的「危險浪漫」

(本文提供合作夥伴轉載。)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