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打醒】心理創傷可能只是藉口⋯⋯從阿德勒心理學思考 4 個「最痛的幸福法則」

圖片來源:Pexels

「人生沒那麼困難,是你讓人生變得複雜了,其實,人生非常單純。」

日本哲學心理作家岸見一郎、古賀史健的著作《被討厭的勇氣》近幾年在亞洲刮起炫風,直到現在還是有很高的討論熱度。其中提到的幾個阿德勒心理學的觀點,很值得我們參考。

1. 心理創傷可能只是藉口

「因為童年時不被父母疼愛,我現在才這麼沒自信。」「因為我個性內向不善交友,所以到現在一直沒談戀愛。」我們經常以「因果論」來解釋自己現在不幸的狀況:因為過去有這樣的心理創傷,或因為某個先天的特質,導致現在我們有悲慘的人生。

然而,阿德勒對於因果論卻不以為意,所有不幸應用「目的論」來解釋:「我之所以沒自信,是因為我想讓自己沒自信,好讓我可以把一切挫敗怪罪於我的父母。」「我無意識或有意識的讓自己變得不善交友,好讓我交不到男女朋友這件事有個台階下。」

由於過去和先天特質無法改變,若你相信因果論,那注定擁有悲慘的命運。 但若你相信目的論,那你就有改變人生的「決定權」,只差在面對挑戰的勇氣。

2. 課題分離:人際關係中的最佳距離

阿德勒主張所有的煩惱都是來自人際關係,而之所以產生煩惱,是因為沒有做好課題的分離。

每個人都有各自的課題,不應介入彼此。例如 A 如果討厭我,那是他的課題跟我沒關係,又例如自己的孩子不愛唸書,那也是孩子的課題,我們可以引導他們,但不該逼他們照著自己的期望去做。 如何判斷課題是誰的?可以想想這件事決定的後果是由誰來承擔。

過近的距離,就像兩隻刺蝟一樣,只會互相傷害。我們生在這世上不是為了滿足別人的期待。

3. 自卑感人人都有,只是利用方式不同

自卑感存在於人的天性中,無論再有自信的人,都難以完全沒有自卑感。然而每個人利用自卑感卻不相同,也正是利用方式,決定自卑感帶給你的是負面影響還是正面影響。

有的人因為自卑感而擁有較低的自我價值感,認為自己就是比別人差。有的人把自卑感當作武器,透過貶低別人、詆毀別人來獲得優越感。 但也有人為了克服自卑感,因而追求卓越,讓自己變得更好。

4. 人際關係中,該在意的不是他怎麼看我,而是我能貢獻什麼

雖然阿德勒主張課題的分離,但不代表每個人都要獨來獨往,各過各的生活。反之,我們應該要有社會意識,小至「我跟他」,大至「我跟這個社會」,當放眼更廣大的人際關係,你會發現很多人際關係的煩惱,只不過是杯子裡的小炫風那麼微不足道。

而「貢獻感」正是幸福的來源:我可以為他做什麼、我可以為這個社會做什麼,從貢獻中你可以找到自我的價值。 不過這裡指的貢獻,可不是下對上的「討好」。阿德勒強調「橫向關係」,無論是對長官、對下屬、對父母還是對孩子,每個人都可以成為自己的夥伴而不是敵人。

延伸閱讀

「到日本,尋找不一樣的旅行點。」探索 3 個日本秘境:雲海上的天空之城、飄浮空中的透明海域

「媽,你一點都不想了解嗎?」故事貿易公司張西寫出逃離原生家庭、探討年輕世代的《二常公園》

「要快點振作起來!」心理學家破解「低潮」時反而壓垮自己的 3 大迷思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