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完全找不出需要趕路的理由。」《孤獨的美食家》作者藉「走路」發掘生活日常的美

圖片來源:《走路的人》,圓神出版社提供。

《VO》導讀:

你有多久沒有好好散步了呢?

《孤獨的美食家》作者谷口治郎,以自己為藍本,透過記錄他的走路時光,才發現:走路,原來是日常生活中的一趟小旅行,平常看似無聊的小事,只要深入觀察,也能發展成一個故事。

(責任編輯:翁筠茜)

文、圖/《孤獨的美食家》作者  谷口治郎

後記:我的散步時光

走路——應該是人類日常行動中最自然的動作,同時也是個很重要的動作。而走路這行為有沒有目的,應該也是個重點。

散步畢竟是自由的,還要加上漫無目的、不受時間束縛兩個附加條件,而且步距和速度也必須是自由的。要做到這些,心情必須完全放鬆,因為有時還必須停下腳步。

不知為什麼,只要毫無目的地出門散步,從踏出第一步的瞬間起,時間的流動就開始放緩。 心境自然而然變得悠閒輕鬆,可能會發現某個遺忘已久的懷念事物,也可能看著飄浮的雲朵感到滿心舒暢。看到路邊的雜草或石子,也可能浮現其他的感觸。讓人好奇是否區區散個步,就能嘗到一趟小旅行的滋味。

本書《走路的人》的主角,其實就是以我自己為藍本。而且由於在散步時常得邊走邊尋找、思索可能發展成故事的題材,讓我的散步變得不再純粹。我總是邊走邊尋找可以入畫的景色,或可以成為漫畫題材的平凡小事物。

離家到工作室,我不是徒步就是搭電車,不時也會在途中下車繞個路走走。這種時候我會試著把腦袋放空,單純地走,拋開工作上的牽掛或其他一切煩惱。

這種宛如走在時光縫隙中的散步,對我而言是唯一得以讓精神獲得解放、偷得浮生半日閒的寶貴時間。

透過《走路的人》,我做了一個實驗。為故事發展設定一個規則,摸索繪畫的陳述力能被延展到什麼程度。而且盡可能省略感嘆詞或形容詞等表現情感的語彙。

這是一個摸索僅以繪畫能將故事陳述到什麼程度的嘗試。由於《走路的人》是一個描寫走路這個行為的單純故事,因此並不需要以言語作解釋。而且需要描寫「舒服」或「美麗」等感觸時,我也盡可能藉由人物的表情或背景的描寫等,僅以繪畫呈現出這類情境或氣氛,結果就是這部幾乎沒有對白的作品。

但如果只是輕描淡寫地描述散步可能會流於無趣,因此我活用漫畫式的表現手段,強調角色的性格,將主角塑造成一個有點怪怪的人,對任何小事都能產生興趣,也會做出一些常人可能羞於做的事。將這些情節描寫成日常生活中自然發生的事,而且讀來還得有趣,是一件難度極高、曠日耗時的工作,但也是個非常有趣的嘗試。

最讓我感到高興的, 是這個角色主義漫畫氾濫的市場,竟然也迎來了這種以風景描繪為主題的靜態作品,也能為讀者所接受的時代。雖然也有不乏過度重視氣氛而欠缺故事性的批評,但它仍不失為一部為我的創作之路開闢出一條嶄新「小徑」的心血結晶。

畫完這部作品之後,我便開始思考如何在不以故事為優先的情況下,將出場人物的感觸呈現得更為自然。我認為人類和動物原本都是安靜的生物,各自靜靜地過著自己的生活。畢竟在日常生活中,很少看到有人在大哭大鬧⋯⋯

平日看似無聊的小事,只要深入觀察,或許也能發展成一個故事。 我學會了揀選這些小事,並以漫畫的方式將它們呈現出來。而這學習的成果,就是《走路的人》。

體會生活推薦閱讀

走路的人

這裡買

延伸閱讀:

散步 20 分鐘,有等同鎮靜劑的效果!尼采:所有偉大的思想都來自於漫步。

我不會答應你的追求,除非你先約我去散步!

【像個孩子般看待你的生活】研究:保有「赤子之心」的人大腦更健康

(本文書摘內容出自《走路的人》,由圓神出版社授權轉載,並同意 Vida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