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115534_1188329851179159_211154495_n

「我們都是一個人加上另一個人的長相,時間的牆,從他們的手掌到我們的肩膀,流浪星光,代替著那麼多眼神對我說話。早點回家,早點回家…。」

今天的閱樂,空氣充滿普羅旺斯薰衣草的香味,伴著蘇打綠《早點回家》的優美旋律迴盪在耳邊,這場由游智維策展,陳文玲教授主講的「越旅行越裡面」,深刻地把我們帶到她所去過的角落。她所擁有的回憶,有些有點老舊、有點斑駁,有些則新得仍會發亮,不管如何,今天全都再度被我們拾起,像翻本書般,閱著。

旅行很奇妙,它是屬於你一個人的事情。陳文玲說,透過旅行我們也在進化,初階的旅人一開始會好奇地向外探索許多人事物,什麼都想嘗試,但當你走過越多地方,看過越多風景,你唯一想做的,卻變簡單了。就僅僅是坐下來感受「自己」的存在嘗試和自己對話。透過踏出去的每一步,你了解自己變得有多茁壯,也會更愛自己,更有力量去面對原來的世界。不斷深呼吸,吸取這世界各個角落的空氣,再度更新淨化自己,也許,這就是陳文玲教授在主持政大創意教室時,背後源源不絕點子的來源吧。

13077342_1188329721179172_1970963088_n

旅行與閱讀書沙龍推薦書籍

從幾年前開始埋首寫作起,她意識到人們會不斷地拿過往,甚至是童年的是來反芻、回憶,找出人生的答案,這像是一種人生旅行。而閱讀也像是某種旅行,這兩者都是將自己抽離現實,從已知離開,進到另一個未知。在遨遊的同時,我們也像是在冒險,得以將自己的世界不斷擴張,用各種能量,拼了命的往前方闖、興奮地往下一頁翻閱,每一分頓悟,在當中就都變成了另種人生養分。

兩千年開始,出版過《多桑與紅玫瑰》的陳文玲,因著想更了解母親在生命裡的角色,踏上了自我追尋的旅行路。過去,她只是想做好「老師」這個角色,不斷壓抑自己,用不喜歡,卻是世俗認同的方式教育學生。直到從溫哥華回來後,她驚覺過去並沒有好好做自己,運用好自己在「教育」中的身分和潛能。她說:「我們台灣人是不敢玩的民族,做什麼都帶著壓力,旅行是,學習也是。所以我想讓學生開啟他們的『創意魂』,即使是為祝福學弟妹動手編織,抑或是毫無資源之下開始的政大舞台劇,這都為要他們明白『沒有一件事是漫無目的,每件事情都會讓他們更認識自己』。」

13082149_1188329944512483_1324444888_n

陳文玲教授(左)用幽默又發人生省的內容貫穿整場分享,右為唐京睦

從溫哥華、南法普羅旺斯和世界各地歸國之後,她開始帶領別人進到認識自我的過程。這一切並非偶然,從普羅旺斯時,她們便開始了「日夢遊戲」,陳文玲說,夢是人的潛意識,她們在南法莊園不同角落做原本最想做、卻不能做的事,於內外遊行當中,再次和自己相遇。在溫哥華的時候,也讓她第一次面對自己的恐懼,從”just do it”到 “don’t do anything”. 她笑著說,這是她第一次「享受自己」,因為從那刻起,她終於可以認識住在體內許久的「陳文玲」,尤其這次,她不必著急。

看吧,旅行就是這麼有趣和新奇,難怪許多人開始、沉迷、投入之後,都不想在回到原來的生活圈杵著,而是更願意出去闖一闖,抽絲剝繭地,發現自己的原始面貌。

旅行的意義是什麼呢?人生的目的又是什麼呢?陳文玲真正的人生,從不知道自己是誰,進到認識父、母親開始,因為旅行,她重新發現、找到自我,好像回到了家,變回最單純的那「第一人稱」,不再總是環繞四周,抱怨所處的環境是多麼現實、殘酷,旅行帶給我們的,不會是屬於愛情、親情,也不依附在別人身上,這個過程能帶我們重新看見體內那位「最熟悉的陌生靈魂」也就是自己。

 

策展/游智維・主講/陳文玲・撰文/程小珍

 

延伸閱讀:

「原來我喜歡做的事,都聚集在這裡」來松菸裡的閱樂書店,聽音樂、看電影、喝咖啡

成熟大人的旅行:少了精心規劃,卻因為活在當地而得到更多滿足

為什麼「一個人的旅行」讓人著迷?獨自旅行者無法戒斷的六個「癮」

(全文由閱樂書店授權刊載;特色圖片來源:Unsplash,CC Licensed;禁止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