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01923926_4ce6412ef5_z

文/Miss Yaya

從事身心障礙服務的時候,最討厭聽到的一句話就是「有愛無礙」,彷彿只要有了愛(雙手比愛心),聽不見的人瞬間聽到鳥語,看不見的人剎那看到彩虹,還有,那擋在人行道的大大小小路障,就會為輪椅讓出一條路,如同出埃及記的「分開吧!紅海!」那般神奇。

嚮往愛與和平的假象,讓許多人認為只要豐富著一種稱之為「愛」情感就夠了,喊著愛的口號,除此之外,什麼都沒有。

對關懷的對象不了解,對要實施的計畫不清楚,對計畫的目的不明確,是否會帶來負面的影響沒有做過全面的評估,只有滿滿的「愛」、盲目的「愛」。這樣的愛啊,人家本來活得好好的,被這些莫名其妙的「愛」亂入之後,反而更有障礙呀!

在服務的現場看的很多,那些一股腦的說想要服務,卻什麼都不懂的志工朋友,我第一個感覺不是「好棒,有這麼多熱心的人!」而是,「慘了,有這麼多熱心的人!」

這樣似乎很苛刻,但是不管是什麼對象,憑什麼是你想要「愛」就「愛」的呢?所以,服務機構很重要的是,除了媒合志工與服務對象之外,也要給志工充足的訓練,讓志工在服務之前,能夠了解服務對象的特質,並能了解志工本身的能力是否符合服務對象的需求,而不只是將志工塞給服務對象這樣就好。

現在的社會將志工服務形塑的太美好,又把門檻設得太低了,只要是有愛的人,都可以當志工。許多機構及單位,也樂得使用免費人力,又藉機提升機構知名度,有何不可?但不具備專業知能的志工,常常無法解決問題,反而製造問題,讓真正專業的服務無法進入。

不當使用志工的「愛」,受害的不只是服務對象,還有滿腔熱情的志工。當志工在服務現場,發現自己是多麼的使不上力;以為可以用愛和熱心去「改變」對方,卻發現現實有太多是志工完全無法改變的。深深的挫折感打擊著滿腔的熱情,更甚是不信任自己的能力,再也不想幫助任何人。

而有些,則是發現服務對象跟自己想像的模樣不同,不是他以為的,「天真、可愛、只是有點障礙」,而是「負面、灰暗、講不聽的失敗者」,那麼,更是加深了偏見歧視;看見底層的無奈,卻無法看見對方的動能及改變的可能,讓志工將服務對象貼上了標籤。對社會的融合沒有任何幫助,只是加速了分化。

更可怕的是,有抱負又有愛的人!

他可能聽了誰誰誰的演講,或是看了誰誰誰的書,認為要改變世界就從自己做起,而他在某個領域可能也頗有所長。就這樣,他們想要對這個世界宇宙施展超能力,要拯救所有不幸的人類,卻發現落入了同樣的困境。慘的是,抱負太大,大到讓他無法看清楚現實,也看不見服務的對象。這跟前者有很大的不同的是,這類的人更聽不進他人的意見,認為自己給服務對象的都是好的、都是良善的,也因為他有抱負,有非要施展不可的抱負,所以抱負無法施展,絕對不是他的錯,一定都是 they 的錯!

現在,從社會服務的第一現場走到了教室,成為了離島教師的我,發現教育也是如此!偏鄉缺老師,在媒體大肆的報導渲染,這也成為了愛心與抱負的一條出路。

不管是怎樣的角色,如果我們只看到自己的愛心,卻無視於在眼前真實的服務對象;抱負過大,卻不懂因地、因人制宜;只重視自己的計畫或教學方法,不管服務對象或孩子是否可以改善、吸收。不如,脫掉愛心這頂帽子,卸去拯救世界的抱負,好好的用眼去看見、用耳去聽見、用全身去感覺,踏踏實實的跟服務的對象及孩子相處,一步一步踏實的一起向前走,了解應該具備的知能,看見人、了解人,再來談所謂的愛與抱負吧!

 

延伸閱讀:

從一堂「接蛋」課,我們學到最深的信任:因為相信自己、相信這個世界,也就忘記什麼是害怕了!

過度強調「成功」的病態社會:沒人教我們怎麼處理痛苦

9 個長久被社會制約的不合理想法,容易讓人情緒失控!

(全文由 Miss Yaya 授權刊載,原文標題:《【翻轉思考】有愛和抱負就能改變世界?你可能想錯了》;首圖來源: Dave Hosford;禁止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