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Miss Yaya

減輕我的痛苦的唯一方法,就是增加其他人的痛苦。」說這句話的,是年僅14歲的國中生,人稱他為酒鬼薔薇聖斗,他用兇殘的手法殺害比他年紀更輕的小學生,造成兩名死亡、三名重傷。

台灣最近發生了多起無差別殺人案件,去年在台北捷運砍人的鄭嫌、潛入校園殺害女童的龔嫌,上週台北捷運中山站出口又發生了砍傷人的事件,這些嫌犯年輕的讓人驚訝,也讓人無法不去看見這社會正在發生的事。

不是私人的原因讓這些人痛下毒手,而是因為自己的人生出了問題,所以開始殺人。多麼讓人驚訝,竟然有人必須要藉由殺人,來確立自己的存在感,解決人生的痛苦。

犯罪年輕化,犯罪的理由指向虛無的人生。這樣的犯罪,令人擔憂的是這可能不會是最後一起案件,更讓人害怕會不會演變成更年輕的孩子犯罪,應該是天真無邪的年紀,卻因為他們找不到人生的意義,及不知怎麼處理自身的痛苦,他們拿起刀,變成劊子手,血濺社會。

這一切,都讓我想到震驚日本社會的「酒鬼薔薇聖斗事件」,或又稱之為「神戶兒童連續殺害事件」。在此事件中被殺害者皆為小學生,犯人的行為血腥殘忍,進行包括分屍、破壞屍體、寄送挑戰信等兇殘犯行,最後逮捕的兇手竟是一名僅14歲的少年,衝擊了整個日本。

這名少年犯下多起令人髮指的案件後,不但沒有悔意,甚至還挑釁地寄信到電視台揚言要殺更多人。信上包含「酒鬼薔薇聖斗」的字樣,故此事件又稱「酒鬼薔薇聖斗事件」。信中也提到了他殺人的心情,「當我殺人或導致他人身體遭傷害時,我覺得自己從持續的憎恨中獲得自由。我能夠從中得到和平。減輕我的痛苦的唯一方法——就是增加其他人的痛苦。」信中還斥責日本的教育制度,他寫到「強迫性的教育造就了我,一個透明的存在 」。

信中的每個字句都讓人顫慄,「藉由殺人來獲得自由、和平」,是什麼讓一個孩子有這樣的想法?而更重要的,他提到了強迫的教育制度對他的影響。這發生在日本社會,可這是不是也反映了某個程度的台灣?在數年前的日本發生了這樣的案件,我們是不是能拿這個案件來思考我們的現在。

呆板的教育塑造單一的價值觀,競爭,考滿分,變成所有孩子的共同目標,即使教改希望廢除聯考制度,讓孩子能更多元的發展,但換湯不換藥,競爭的核心價值是沒有改變的,只是換了不同的名目而已,孩子在這樣的環境下,只知道爭輸贏,除了學科之外的知識非常貧乏,心靈更是空虛,那要怎麼學會去同理了解別人?又要怎麼能夠去處理自己的情緒?

這個社會過度強調成功、快樂,卻沒有告訴我們要如何去處理失敗、悲傷。

失敗、悲傷等等經驗或情緒,被貼上了負面的標籤,我們很少談論這樣的事,少數被提到的時候,我們也總是說,要「克服」困難,要「走出」失敗,要「控制」負面情緒。

這些,有誰不知道?可問題是,就是有些困難無法克服,有些失敗已然發生,有些負面情緒已把理智淹沒,這時候該怎麼辦?

家庭、學校、同儕都無法得到正面支持的狀況下,這些痛苦和壓力就會累積在這個人的身上,變成這個人的一部分,有的人可以好好的控制這一部分,有的人無法,於是會自傷或是傷人。

精神障礙被汙名化更造就了一般人不敢向專業的精神醫療從業人員尋求協助,深怕自己去看了醫生,就變成他人口中的「神經病」,貼上被歧視的標籤。

只有正視自己的黑暗面,接納自己的情緒,進而去了解情緒,知道如何看待負面經驗才能夠幫助我們控制這力量。也因為我們正視了黑暗面,我們願意更溫柔的對待自己跟他人,當需要援助的時候,也更能找到有效的資源管道,讓受傷的情緒得到治療。

當我們更重視自己的心靈,很多身體的病也會跟著消除,現代人常有的頭痛、失眠、腸胃疾病大多是因為心生病的緣故,才導致生理跟著失調。身體心理都更健康的時候,這個社會才會更健康。

延伸閱讀:

看全世界最快樂的丹麥人在學校學什麼

只會英文的競爭力?超過 20 個歐洲國家規定孩子學 2 種外語

「外語差無所謂」,米其林大師的成功哲學

(全文由作者授權轉載,在另一個海島找自己粉絲團;首圖來源:達志影像;禁止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