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1605.jpg_140943558

上個月的今天,我還在台北,完全無法預料到現在的我會在馬祖東引當老師。東引人所稱的馬祖,其實是指南竿,而東引島,可以說是離島的離島(馬祖的離島)。

「為什麼妳要來馬祖當老師?為什麼是馬祖?為什麼是選擇當老師?」一位素未謀面的臉書朋友這樣問我。

我不曾猶豫這些為什麼,因為這是上天開的路,因為這是一連串的緣分,牽引我來到這座只有3.8平方公里的小島(約為我原本住的北市松山區三分之一大小)。這裡,是「國之北疆」,有最「靠北」的便利商店,有比居民還多的阿兵哥,有最強勁的東北季風。而我,就在這全島唯一的學校當老師。

091604

▲圖說:我服務的東引國中小是全國最北的校園!

緣分的線,大約是在一個多月前顯現,那時,我看到了泰北在徵志工老師,毫不猶豫的便報名了。等等,不是剛剛都在說東引嗎,怎麼突然跳到泰北去了?這又要再往前回溯,當初我結束兩年的聖露西亞海外志工服務,回台灣之前,聽聞了泰北很缺志工老師。

泰北,國共內戰時有一批軍隊往泰緬邊境撤退,最後被當成無用的棋子拋棄,無奈之下只能在當地生根住了下來。在泰北當初的一個師一個連,就變成了一個又一個村,在這座那座山上生活著。泰北的環境非常的艱困,在村落裡的華校更是缺老師缺得嚴重。在那裏,你幫助了一個孩子,就等於是幫助了一個家庭,讓他們能夠藉由教育脫貧,找到更好的工作。

然而計畫趕不上變化,從聖露西亞回來的飛機上,我發了高燒,全身虛弱疼痛,回台後確診是登革熱,躺在病床上的我,便錯失了那次泰北志工老師甄選的機會。所以,在一個月前看到泰北志工老師職缺時,我毫不猶豫的報名了。但那時我週末還要進行一場演講,無法馬上出發,於是又失之交臂!

8月24日星期一,一早,本來那位泰北志工的聯絡窗口老師,傳訊息給我,問我要不要應徵馬祖東引的國小教師,這同時,她也將東引國小校長加入這個訊息對話框。本來要去泰國的北邊,命運之輪轉動,讓我有這個機會去自己國家的北邊!讓我突然感受到這是上天的安排,有一種「這就是命運啊!」的感觸。

我在訊息裡提出的疑問,校長非常親切地有問必答,更讓我確定「就是它了!」但這一切尚未定案,當天下午我需要完成所有的報名資料,第二天一早便進行面試及試教。

禮拜一,準備教案到凌晨。朋友好奇的問我:「妳之前不是沒當過老師嗎?怎麼會寫教案呢?」恰巧,七月我參加了華語師資班,那時學習了如何撰寫教案,沒想到馬上就派上用場!

生命,好像自有安排,當初只是想學個一技之長,讓我出國時,可以有技巧的教華語,但最後竟然沒教外國人華語,反倒是去小學當老師。

禮拜二,上午面試完畢,下午獲知錄取,禮拜五就準備坐船,禮拜六到東引!整個進程迅雷不急掩耳啊!從得知這個職缺到踏上這小島,前後不到一個禮拜。

我為什麼會在這裡呢?這不是我的選擇,而是生命給我意外的禮物,我只負責好好的迎接它罷了!每個以前,都是現在的一部份,每個當下,都是一個小小的禮物,但最有趣的是,永遠都會有我意想不到的驚喜和奇妙!

 

延伸閱讀:

台灣教育只教你讀書,這位小學老師規劃「職人分享課」,告訴孩子念職校並不丟人

幼兒園老師罷工爭取薪水、孩子因此沒人帶,但德國家長居然全力支持?

台大生在瑞典的震撼教育:態度、尊重、人人平等

Hey!《VidaOrange》正招募編輯台長期實習生,如果你已經喜歡我們很久了,對「生活」又有自己的想法

快來>>>加入我們<<<

(本文由作者授權刊登,原篇名為:【從國際志工到離島教師】每個當下,都是一個小小的禮物;未經允許禁止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