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離開秘魯的的喀喀湖(Titicaca),心臟突然痛得厲害,不確定是不是高山症突然發作。前一天抵達的時候,已經感受到這海拔三千八百多公尺的高山湖威力,大街上的我走路歪斜,彷彿醉漢,所有畫面慢動作播放,地面扭曲,世界失序。沒想到離開才更是可怕,不曉得是否車往地勢更高的地方開去,那心臟痛得難受,害怕南美的黑夜讓我一眠不醒。

090801.jpg_1203445449▲圖說:美麗的的喀喀湖,是我一輩子難忘的回憶,除了特殊的人文地景,還有生死一瞬間的害怕。

那天,到了巴拿馬,同行的朋友手牽著手去看巴拿馬運河,我卻只能待在Hostel看甄嬛傳,不是嬛嬛太迷人,而是我拉肚子哪裡也去不了,所以只好讓嬛嬛在背包客棧陪我。前一晚我跟好友在漁市場,吃了巴拿馬知名的涼拌海鮮Ceviche。早上醒來起來,她們梳妝打扮好準備出門,看著一臉慘白的我問說:「你怎麼了?」我虛弱得幾乎說不出話,那美味的Ceviche讓我一個晚上拉了快二十次肚子。

090802 ▲圖說:到了巴拿馬竟然沒去巴拿馬運河,只能待在Hostel的廁所和甄嬛當好朋友。

那天,我回到了台灣,長途飛機上的我身體每個部分都在痛。入境桃園機場,經過疾病管制中心,服務人員招手喚我過來:「妳是不是在發燒?」是吧,我全身又熱又痛。後來我才知道原來聖露西亞的蚊子在我結束志工服務後,送了我一個大禮物,登革熱,讓我睽違兩年終於回台灣後,只能躺在床上哪都去不了,整整兩個禮拜。

現在,我這學期來到馬祖東引當老師,朋友都說:「妳適應力超強的,一定沒問題!」、「好羨慕妳到哪裡都可以適應,能夠四處去玩、去生活!」

坐了八個多小時的船,從基隆港到東引,一上船馬上吞了暈船藥和安眠藥,讓我一路睡到靠岸沒有暈船,沒想到暈眩不是不到,是時候未到,不在海上在陸地上,反而一陣一陣的暈感襲來,好像海波浪搖晃著。頭痛加上時有時無的暈感,讓我前幾天非常不舒服,同事幫我刮痧,輕輕一刮竟是一片紅紫。

我從來就不是一個適應力強的人。我身體虛弱,容易暈車,容易中暑,容易過敏,容易感冒。在世界的各個角落,不論天涯海角,不論是在國內國外,都有我生病的紀錄,應該可以拍個在世界各地生病的短片剪輯(不過,應該沒人想看,哈~)。

不喜歡喝酒,不喜歡趴踢,更不喜歡人多熱鬧,人群裡我會感到不自在,這樣的我常常不容易適應新環境。常常被孤單的感覺淹沒,人群中常常感覺自己是一個人,尤其是在異地更是不知道該往哪裡去才好,不自在不知道該怎麼辦,茫然,無措,這更貼近我的形容。

但是,我相信即使是這樣的自己,適應力不強的自己,不管身體心靈都脆弱的我,還是能夠走到世界的任何地方,只要我想去。

病了,又何妨;孤單,又何妨。世界上不是只有堅強的人,才能夠去遠方,堅強的人,不走出門,也還不是一樣;脆弱的人,走出門後,雖然一樣脆弱,一樣容易受傷,可走過的路,就是自己的。或許病的時候難受,但也有不病的時候,不管是病或不病的時候,都是生命的時候,都是剛剛好去探索世界的時候。

 

延伸閱讀:

不見得要去旅行,但面對自己的人生,你該擁有「選擇權」

談追夢太虛無飄渺,一個人遠征南非的 Peter Su:旅行讓夢想更靠近

壯遊沒有一定的形式與時間,褚士瑩:當你的行囊裝滿了這四樣寶物時,它就能隨時結束!

Hey!《VidaOrange》正招募編輯台長期實習生,如果你已經喜歡我們很久了,對「生活」又有自己的想法

快來>>>加入我們<<<

(本圖文由作者授權刊登,原篇名為:【旅行的意義】不是只有堅強的人,才能夠去遠方;未經允許禁止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