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的疾病管制及預防中心表示:一大早上課對青少年的健康及課業表現有負面影響

聯邦疾病管制及預防中心首次呼籲教育政策制定者要將國高中生的上課時間延後。疾管中心認為這可以讓青少年得到充足的睡眠,使他們在身體上發育良好、學業表現也能大幅提升。

疾管中心的這項建議晚了美國小兒科學會 (American Academy of Pediatricians, 簡稱 AAP) 一年。當時,AAP 就曾建議各學校調整開始上課的時間,這樣一來青少年就可以睡足建議的 8.5 – 9.5 小時。疾管中心和美國小兒科學會都舉出缺乏睡眠可能會造成的後果:像是容易變胖、情緒低落,青少年容易發生汽機車意外,以及整體生活品質的下降。

疾管中心人口健康部門的主要策劃者和流行病學家 Anne Wheaton 說:「獲得充足的睡眠對於學生的健康、安全及學業表現很重要。然而,過早的上課時間,會讓他們無法得到足夠的睡眠時間。」

頭腦清醒時,學習效果好

根據疾管中心的報告:全美超過 40 個州,至少有 75% 公立學校的上課時間早於 8:30 am。「雖然延後上課時間並不會取代父母想確保孩子是否有得到足夠的休息,不過,學校在學生的日常作息上顯然扮演重要的角色」,這是該報告所下的結論。

儘管疾管中心的建議登上了新聞頭條,但是一早上課對於長期睡眠不足的青年所造成的潛在危險早已不是新鮮事。關於這方面的資料也已收集了好幾年,其中包含幾項最近的大型研究。

如同明尼亞波尼斯(明尼蘇達州的最大都市)明星論壇報在今年四月的報導,明尼蘇達大學的應用研究及教育改進中心的調查終於了平息這個長期的疑問:延後上課時間是否能提升高中生的學習表現?

「研究人員分析了八所高中、超過 9,000 名來自明尼蘇達州、科羅拉多州、懷俄明州的學生資料後發現:延後早上的上課時間,能夠大幅提高學生們的出席率、測驗成績、以及數學、英文、科學和社會科的分數。學校方面也觀察到學生們在遲到、藥物濫用、憂鬱症狀都有減輕的情形,甚至連學生車禍件數也急遽下降。

這個研究顯示:青少年的「內部時鐘」(即控制人們對刺激的反應和決定睡眠模式的生理時鐘)有別於其他年齡層的運作方式。對青少年來說,他們比其他年齡層的人不容易在夜晚就早早入睡。當他們進入國高中的階段而越來越晚睡時,學校的上課時間卻越來越提早。

在 1998 年一項關於青年睡眠習慣的重要研究中,布朗大學研究者 Mary Carskadon 追蹤 10 年級的學生,他們比在 9 年級時提早一個小時來上課(7:20 am)。雖然課表提前了,他們的睡覺時間並沒有跟著提早,仍然跟以前一樣大約是 10:40 pm 就寢。

學生簡直是無可救藥的想睡覺

Carskadon 的團隊發現:來上早課的學生都嚴重缺乏睡眠。要他們在 7:20 am 就保持清醒,這與他們內部的生理時鐘相衝突。10 年級的學生當中少於一半的人每天晚上能睡足 7 個小時,事實上這個睡眠量已經低於專家的建議。Carskadon 的團隊得出結論:一早上課會令學生們幾乎病態地想睡覺。

既然科學數據已經這麼明確,為甚麼遲遲無法改變政策呢?

精神病學及人類行為學教授 Carskadon 注意到這個議題正反兩方的論點都十分熱絡,這些年來她幾乎聽過所有說法。在某些地區,學校的上課時間受限於當地的交通運輸公司;學校的董事會及高層也說他們缺乏經費或權力來改變這件事。同時,家長其實也不願意讓孩子較晚開始上課,不論是他們希望年紀較大的孩子下午放學後可以照顧弟妹,或是家長擔心會影響孩子的課外活動。的確,總是會有一群反對的聲音警告說延後上課會影響到中學生的運動。

但這些顧慮都比不上這個事實,就是 Carskadon 所說的:「人在清醒時,學習成效較佳。」

Carskadon 說:「延後上課時間的做法是可行的,不會引發重大的阻礙,因為有些學區已經開始推動了。」「但是這件事需要所有相關人員共同投入,尋找解決之道,雖然過程會很耗時」Carskadon 也坦白說這件事並不容易。

身兼醫學作家及三個孩子的媽 Terra Ziporyn Snider 是延後上學時間的全國倡導人,舉出了阻礙學校進行改變的多項挑戰。她是非營利團體 Start School Later 的共同創辦人及執行董事,說道:「要使學校制度改變不單單只是提出科學證據。」 該組織部署志工到一些考慮延後上課時間的社區宣導,以加強基層的努力。

Sinder 說:「社會大眾的看法是這個問題的根源,大多數的人不認為青少年缺乏睡眠是一件很嚴重的事,也沒把它當成是攸關公眾健康的議題。」她認為這樣的想法需要改變。

真正的障礙在於胡思亂想

「延後上課時間的提倡者所面對的問題之一就是:贊同他們理由的人很少有權利去改變學校的作息時間。」Snider  說:「家長們只會在影響到他們自己家庭的作息時才關心這個議題。」這意味著每四年又會換另一批家長,之前的努力必須從頭開始。

「當你開始談到改變上課時間,人們立刻做出各種可能的結論,譬如:青少年會錯過體育活動、小朋友摸黑上學被車輾過、孩子的照料問題該怎麼辦?」Snider 表示:「許多的恐懼和推測結果模糊了焦點。真正的障礙在於胡思亂想。」

Snider 希望藉由重量級的聲音,例如疾管中心的看法,迫使政策達到能夠推行的地步。

「事情變得越來越難以啟齒『如果我們晚點開始上課,我孩子三小時的足球練習該怎麼辦?』」Snider  說:「我們必須說服學校為了孩子的健康而實施延後上課。這不是一個可以討價還價的預算項目,這是絕對必須做的事。」

延伸閱讀:

統計數據證實:沒有父母當靠山,你會選那個不會餓死的主修

別再叫我學英文?但是會講雙語,讓你的大腦運作效率 up up!

及格邊緣的處境:當成績 D 或 A 能拿到一樣的文憑

(資料來源、首圖來源:Atlantic;禁止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