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在哥倫比亞大學上的畢業典禮上,矽谷頂尖創投 Andreesen Horowitz 合夥人 Ben Horowitz 語重心長的告訴畢業生們:「別追尋你的熱情!(Don’t follow your passion)」與大眾找工作-「愛你所做,做你所愛」的印象形成巨大的衝突,究竟是怎麼回事呢?本篇文章由行為科學博士 Jess Whittlestone 所撰寫,告訴你-不追尋熱情找工作,那該追尋什麼呢?

你如何選擇你的職業?又怎麼知道它是值得、充實的呢?

對於大多數人來說,選擇職業是生活中最重要的一道選擇題,平均每人一生會花費八萬個小時在工作上,想要擁有一個滿意的人生,沒有先擁有一份滿意的工作是不可能達成的。

確保人民都位在最適合自己的職位上,也是一個國家經濟運作非常重要的一部分。但是對於應屆畢業生來說,許多「建議」是非常不實用的。當我剛畢業時,我不清楚自己該做些什麼,而我收到的建議中可以分成兩大方向,一是建議我找大公司的職缺,至少能夠得到不錯的薪水;二是建議我追尋熱情所在,找到做什麼事能激起熱情、並完成它。

第一種建議完全不適合我,沒有任何一個大公司職缺是讓我充滿動力、感到躍躍欲試的,我不想為了薪水犧牲將來的幸福。而第二種建議「追尋熱情」,卻時常困擾著我,職涯諮詢公司 80,000 Hours 的共同創辦人 Ben Todd 在一場 TEDx 演講中總結了「追尋熱情」所帶來的問題。

怎麼找熱情?熱情真的能變成工作嗎?

大多人並沒有明確的「熱情」,而我也是不清楚自己熱情所在的人,我只能說出不感興趣的領域,像是商業、金融、藝術或體育,花更多的時間思考熱情所在並不能讓我在選擇職業上更有幫助。

就算你已經有了明確的熱情所在,那也不能代表你就能找一份能讓你發揮所長又享受的工作,現在有許多畢業生想投入藝術與運動相關的工作,但這些職缺往往不夠讓每個人都有位置。更不用說,興趣是會改變的。心理學研究顯示,我們普遍都無法預測做什麼事能讓自己感到快樂,所以根據目前的喜好選擇工作,到了未來也有可能產生不滿。

真正的問題是,當我們談到「追尋熱情」,好像熱情一直都存在我們心中,只是在等待被發現,但在很多案例上看來卻不是這麼一回事,當你看到那些真正投入、真心喜歡自己的工作的人們,許多人都表示他們並非一開始就熱衷這件事。就像賈伯斯在大學期間,他熱衷的其實是禪宗。

許多十幾歲的孩子,和二十出頭剛畢業的孩子相同,他們都沒有明確的熱情所在,熱情並不是蟄伏在內心深處,能夠透過自省來發掘,相反地,熱情是貢獻在有意義的事情上所產生的結果。

如果不追尋熱情,我又該追尋什麼?

在一則最近 Huffington Post 的文章中,Adam Grant 教授指出:所有被歸類在「沒意義」的工作,都有一個共通點-無法對他人的生活產生改變。就算也有研究顯示,一份令人滿意的工作需要:能夠自主、有變化性、充滿挑戰、有所回饋。但若是無法找出這份工作能貢獻什麼,大多人還是會不明白工作的意義。

對於貢獻意識的重要性是有研究支持的,而研究發現,當人們發現自己工作的貢獻程度大於他人時,有助於他們得到成就感。也有另一個心理學研究支持這樣的說法,幫助他人能使我們感到快樂,積極心理學(positive psychology)創始人 Martin Seligman 表示:幫助別人得到的快樂比為自己所做的事情得到的快樂更持久

做有價值的事並不是一定要你加入慈善機構,最重要的是你能判斷什麼是這個世界亟待解決的問題(貧窮、人權、氣候變化等等),並能用自己的力量去改善這些問題(做研究、籌措資金、傳播資訊等等)。而做這些事情,並不代表需要立即產生衝擊性的影響,也許你能花第一年的時間了解你為了什麼而貢獻,然後了解自己需要加強什麼樣的技能、在什麼位置能讓你在接下來幾年發揮最大能力。

並非所有人都能做他們熱衷的工作,許多人根本不清楚熱情所在,想當然也很難將它轉換為職業,但是所有人都能做有價值的事、幫助社會甚至是世界的事。

與其告訴畢業生們去「追尋熱情」,或是「向錢看齊」,不如指引他們「做有價值的事」,這樣我們將會擁有一個更快樂、更有動力的社會。

延伸閱讀:

統計數據證實:沒有父母當靠山,你會選那個不會餓死的主修

代代相傳的富貴命?研究顯示:「後天環境」是翻轉貧富的關鍵

一場代價兩百萬的旅行,工程師離開台積電「不後悔」!

(資料來源:Quartz;圖片來源:flazingo_photos, CC Licensed;禁止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