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全世界最快樂的丹麥人在學校學什麼

丹麥的教育制度是為大多數人的人格與 技能發展所設計,不以培育精英為目標。 上學免費,學生甚至可以領取政府津貼, 好讓人人都有受教機會。

那是我在倫敦南岸大學( South Bank University)的第一天,當年我就讀尼爾斯布魯克哥本哈根商學院(Niels Brock Copenhagen Business School)時,曾在此進行了一個學期的海外遊學。我與三百位學生一起坐在大演講廳裡,大家都專注地聽著教授說明,等教授介紹完畢後,他掃視整個演講廳一圈,說道:「對丹麥學生,我還有一點小提醒:我們對你們的個人意見不感興趣,請一定要引用獲得承認的權威來支持自己的主張。

我對這個警告略感意外,不確定這位教授是否討厭丹麥人!結果完全不是那麼一回事,原因只在於丹麥教育制度的一項知名目標,就是培養學生的好奇心和自主意見,從而教育出獨立的個人,不重視靠記憶學習的各科知識。

丹麥人鼓勵孩子自己去體驗各種事物,建立自己的觀點。各級學校致力於教育明日的公民,使他們了解,在以平等、團結和自由為基礎的社會裡,自己有哪些權利、責任和義務。丹麥的學校也投注了許多心力,培養學生的自尊心,鼓勵他們建立自己的人格,以便在最佳的狀況下面對未來。

我為自己思考,因此我存在

丹麥人是不是徹底瘋了?還沒有 ……獨立及參與式學習的好處多多,是認知科學及教育理論都承認的概念。在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Organization for Economic Cooperation and Development, OECD)的教育研究暨創新中心(Centre for Educational Research and Innovation, CERI),高等研究員一致同意:當人們實驗、參與和自由提議,而非被動地由上而下接受知識時,大腦的學習效果最佳。

這並非什麼創見,古希臘哲學家蘇格拉底( Socrates)在很久以前就懂得,當頭腦「催生」理解,需要靠自己去尋找解答時,功能發揮得最好。OECD 及聯合國教科文組織( UNESCO)稱這項能力為 21世紀的技能」(21st Century Skills),涵蓋協作與溝通、批判思考與解決問題、創意與創新,以及主動積極與自我掌握方向等能力。這些技能也是現在的雇主最殷切需要的特質,對今日高度連結的社會最為有用。

發展人格也是丹麥兩類學校的重點,它們在國外沒有真正對等的類型:一是生涯學校( efterskole),另一是自由學校(højskole)。14歲到 18歲的丹麥學生,可以選擇進入住家附近的生涯學校,就學時間為期一至三年,不過絕大多數只讀一年。其目的在培養學子傳統學科領域之外的潛力,以幫助即使在傳統學習環境成績不好的學生,也能在社會上爭得一席之地。

生涯學校強調創意、運動、職業技能和團體活動,在團結與自由的氛圍下進行教學。許多學生讀過生涯學校後,都能找到自己人生的立足點,得到獲取個人成就所需要的信心。丹麥約有 260所生涯學校,生涯學校協會證實,它是很受丹麥年輕人歡迎的就學選項,每年有超過 15%的學生會報名生涯學校。

丹維顧問公司( Damvad)曾替生涯學校協會做過一項調查,調查期間為 2000年至 2010年,在 2012 9月公布的調查結果顯示,就讀過生涯學校的學生不但較可能繼續升學,而且讀完高中或職業學校的可能性也較大,因此得以找到自己在社會上的適當角色。這份調查報告的作者指出,由於這些學校普遍強調團結精神,使出身艱困社會背景的學生,可獲得較優勢學生的啟發和幫助。

有無數的正面故事支持這項結論,其中之一是艾瑪.胡特.韓森( Emma Rytter Hansen)與我長談時告訴我的。韓森在參加高中畢業考之前,進入生涯學校就讀,她說那段經歷教會她如何透過對話和容忍,接受並尊重他人的不同之處。「我對上學真的很叛逆,從來不守規矩。我夢想著能夠再有一次機會。」生涯學校教導韓森認識自己和他人,使她得以在團體利益優於個人目標的體制內發展得更好。她說:「我認識到,在不放棄每個人的團體內生活,是多麼地有價值。那是不排斥任何一個人和透過對話解決問題的世界。

P41配圖 (1)

圖說:丹麥赫勒普魯(Hellerup)

不過,生涯學校訂有嚴格的校規,任何違法的行為,像是吸食毒品、偷竊和暴力,都有可能遭到開除。韓森記得,她就讀的生涯學校裡有個女生,因為一再說謊和偷錢引起風波。「我們大家一起花了很多時間和她談,但是校方在半年後認定,她因為危害到全體的福祉與和諧,所以把她開除,她被轉介到承接特別困難案例的社服機構。團結、容忍和自信是關鍵,但每個人都必須尊重學校的制度。」

在我們結束談話時,韓森說:「那一年改變了我。它為我奠定了牢固的基礎,讓我可以建立符合自己性向的未來。」我說,那真是太好了!當然,丹麥社會也很棒,又培養出一個幸福的丹麥人

第二種丹麥特有的學校是自由學校。假設有這樣一所學校,主要目標在逐步激發學生的學習欲望, 每個學生都可以自由地表達自己、提出各種問題,也許是因為好奇心引導,也許只是想要尋找答案,那種學校就存在於丹麥。

自由學校成立於 19世紀,創辦人路德會(Lutheran)主教格倫特維(N. F. S. Grundtvig),也是語言學家、史學家及教育家,被譽為「終身學習」之父。格倫特維認為,教育應該以快樂的概念為本,體現平等、尊重他人、分享和貢獻於團體等基本價值。他理想中的學校是有教無類,如同某種生活學校,學生可以表現創意,學習過團體生活。他的構想是一種自由的教育,沒有競爭或文憑。

格倫特維興辦的第一所自由學校成立於 1844年,地點在荷丁涅( Roeddinge)。至今,丹麥各地共有 69所以上的自由學校,學生平均年齡估計為 24歲,但其他年紀的人都可以就讀。學生們的共同願望是豐富個人經驗,為了遵守原始的創校理念,自由學校的入學資格很簡單,只要年滿 17歲,會學校使用的語言之一:丹麥語或英語,即可入學。

自由學校的課程長度由一週至十個月不等,學校的部分經費來自政府,包括學生津貼和直接給付學校的補助。 根據丹麥統計局( Statistics Denmark)統計,2012年有將近一萬個丹麥人,在自由學校修讀長期課程,另有四萬五千人修讀短期課程。據估計,有 10%的丹麥人在一生中會去上自由學校的課。

上學,樂在其中?

丹麥國家電視第一台( DR1)在 2012年曾播放一系列的紀錄片,追蹤義務教育最後一年的一班丹麥學生和一班中國學生,目的是將丹麥學生的程度,與在全球表現數一數二的中國學生做比較。

結果,中國學生幾乎在所有科目上都超出很多,連自我紀律都比丹麥的學生強。這個節目引起丹麥媒體的大論戰:從國際競爭的角度來看,丹麥的教育模式是否仍然可行?這種制度,甚至丹麥教育的根本,是否需要大幅檢討?

或許有其必要,但這項比較只針對學業成績,並未考慮到學生的福祉,也未顧及學生是否能夠培養個人技能,以便選擇適合本身個性的職業。假如你讀到 OECD各會員國,有三分之一的學生覺得念書無趣,而法國有近四分之三的年輕人說,念高中很無聊,你會有很多東西可以思考。

丹麥的教育體制不培養精英,也不重視爭第一,畢竟精英在世界各地僅代表極少數的人口。雖然怎樣才算「精英」並無正式規定的人口比例,但我想把一國人口約 1%到 5%定義為精英應該沒問題。基於常識性的理由,或只是因為生活哲學,丹麥人更注意其餘 95%到 99%的人。

丹麥的教育方針,是教導大多數學生跟得上的知識,其難易程度是根據適合大多數人,而非頂尖學生來做調整,以確保一個學生也不放棄。 丹麥教育體制的主要目標,不是為了讓學生因學到的知識而出類拔萃,而是讓每個人都能覺得,自己特有的技藝和人格是可貴的,同時讓所有學生都能明白,他們在社會上有其地位和用處。

1999年,我在哥本哈根的尼爾斯布魯克讀商業課程接近尾聲時,與班上四個同學聚在一起,為集體考試做準備,那是另一個丹麥特有的現象。集體考試的概念是 1993年由當時的社會黨政府所提出的,旨在培養凝聚力和團隊精神。進行的方式是:由一群學生完成一份書面計劃,再接受口試。口試時,由每個成員輪流報告,並進行個別評分,但是個人成績受到集體表現的強烈影響。

2006年,丹麥的右翼政府,以它無法正確評量學生的個別學習成果為由,取消集體考試的制度。但這項決定卻激怒學生,因為他們忠於丹麥精神,珍惜協作一項計劃所需的那種團結。後來,集體考試制度在 2012年又恢復,由各所學校自行決定要不要實施,而這本身也是非常丹麥式的解決方法!

丹麥的高等教育是免費的, 甚至透過政府,不分每個學生的財務需要,一律發給每個月 760歐元 (約為台幣 264,00 原) 的津貼補助。比較起來,法國約 30%的學生,根據父母的收入,可獲得每個月最高 470歐元的補助,一年可領十個月。芬蘭、瑞典、挪威、愛爾蘭和捷克,也提供免費的高等教育。但在眾多其他國家,學生上大學要付學費。

舉例而言,法國大學一年的學費,通常在 400 1200歐元之譜,若是入學競爭激烈的「大學校」( grandes écoles),學費更是高得嚇人,可達數萬歐元。相形之下,北歐的頂尖學府哥本哈根商學院卻完全免費。西班牙、義大利、奧地利、瑞士、比利時和葡萄牙的大學也要收費。在紐西蘭,每年的學費高達約 3,000歐元,在澳洲、加拿大和日本則約 4,000歐元,在英國和韓國約 5,000歐元,在美國約 6,000歐元。

已開發國家的年輕人,往往不確定該修哪些課程,或是將來要做什麼工作,以賺得高薪。例如,英國有 19.1%、美國有 31.15%的年輕人認為,享有比父母更高水準的物質舒適很重要,但在丹麥卻只有 11.8%的年輕人這麼認為。年輕人志在未來 15年內要賺很多錢的比例,在義大利是 33%、法國 30%、美國 29%,丹麥僅 18%。丹麥的年輕人表示,他們覺得把容忍、尊重、負責、誠實和獨立等價值觀傳承給子女,比留下遺產更為重要。

一旦受到物質成功的想法所引導,就會有走錯路的風險,因為你會為了金錢而背棄自己真正的願望。很多人發現他們所做的工作,對自己一點實質意義也沒有。但是在丹麥,學校很重視給予學生最佳建議,好讓學生針對繼續升學或接受職訓課程所做出的選擇,能夠為自己帶來最有意義的人生。

在提供升學和就業的建議時,有很多部分是為了個人而量身訂製的。這項工作更升格到公共服務的地位,有市政府設立的諮商中心,協助青年們對未來的發展機會,做出切乎實際的決定。這些中心除了舉辦團體諮商和交流活動,還會檢視個別學生的計劃。有趣的是,60%的丹麥年輕人相信,他們可以選擇自己的人生要怎麼過,而法國如此認為的人只有 26%、德國 23%。幾乎有半數的丹麥青年認為,他們享有充分的自由,能夠完全掌握自己的未來。

丹麥的學校也比較可能教其他國家不太常見的科目,例如性教育。 丹麥學子在性教育的課堂上,學習性交的知識,包括如何保護自己、表達自己的接受限度和需求。性在丹麥不是禁忌話題,它被視為樂事之一。在 1970年代和 1980年代,北歐人在海外頗享有性自由的名聲,這當然震驚了宗教導向更強的國家的人民。在我出生的地方,人們認為均衡的生活,也包含滿意的性生活。丹麥也鼓勵學生們公開討論性,自由發問。

丹麥的教育制度著重於學生的個人發展、技藝與能力,不強調成績優異,這可以促進對個人幸福的追求。喜歡上學和良好教育通常是共生關係,根據最新國際學生能力評量計劃( Programme for International Student Assessment, PISA)的調查,比較 OECD 65個會員及夥伴國家 15歲學童的關鍵知識與技能水準,結果發現,喜歡讀書的學生在校表現優於不愛上學者達 20%。

然而,這是否表示,丹麥的教育體制非常完美?當然不是。就算普遍的教育水準令人滿意,這個制度卻逃不過一大風險,也就是它無法適當發展最資優學生的潛力,以致他們的能力隨著時間而減弱。我曾經重回奧胡斯市的母校史科澤學校(Skaade Skole)進行深入了解,我與副校長加斯巴.柯修特(Jesper Kousholt)討論這個問題,年輕的他對自身工作和學生發展極富熱忱。

柯修特估計,丹麥的教育體制內約有 5%的學生沒有受到充分的激勵。他承認,最聰明的孩子經常遭到忽略,因為師長認為他們不需要外援。不過,他對丹麥的教育體制評價很高,也認為著重於 95%的學生、而非天賦特強的少數人很重要。當然他也認為,目前的體制應該找出更好的方法,發展其餘 5%學生的潛能。

我把讓頂尖學生也能人盡其才這個願望,看作是丹麥可以改進的潛力區,是真正的機會所在。然而,要在絕大多數與極少數精英之間取得平衡,這件事並不容易。

儘管往裡跳,但別溺水

塔爾.班夏哈(Tal Ben-Shahar)是卓越的幸福學大師,他曾在哈佛大學教授正向心理學(positive psychology),他的課名列哈佛校史上最受歡迎的課程之一。班夏哈從教學經驗中發現,學生通常都討厭學校的功課,他提出兩個模式來解釋學生的求學動機:「溺水模式」和「做愛模式」。

「溺水模式」是先受苦,然後因為痛苦解脫而感到鬆一口氣,學生可能會誤以為那是一種快樂。假設你的頭被壓在水裡,你會掙扎著抬起頭來呼吸。一旦頭露出水面之後,你會感覺輕鬆,甚至會有短暫的快感。班夏哈說,這種受苦/解脫的循環,是自小學生階段起就一再重複的模式。這能夠說明為什麼大多數的年輕人,會把學校課業和極度痛苦與短暫的間歇性紓解(如週末放鬆)聯想在一起。近期在法國所做的調查證實,有近四分之三的學生不大喜歡或根本不喜歡上學,有 65%一再感覺到對失敗的恐懼,有近 70%有時不明白上課是要做什麼。

班夏哈的第二個「做愛模式」,是學生覺得學習很有趣,進而產生上學的動機。只要教法得當,閱讀、研究、思考、問問題和找答案,是能夠帶來滿足感甚至快樂的活動。學生需要學會在實際的學習過程中找到樂趣,而不是把上學想成是一種痛苦,因此極力想要逃避。

父母望子成龍、望女成鳳,這種態度也可能會帶給孩子壓力。對父母而言,子女拿到好成績可能比快樂學習更為重要。即使孩子所學與個性、能力或志趣不合,父母可能還是不願意讓他們另闢蹊徑。

班夏哈說,要促進孩子擁有幸福人生,我們應該引導他們走向會帶來意義和快樂的路途。無論孩子有什麼抱負和熱情,幫助他們明白自己的選擇有什麼優缺點非常重要。在學生衡量過各種選項後,家長和老師應該鼓勵他們走上自己選定的道路。這大致總結了丹麥教育體制的做法,所以它必定與我們舉世聞名的幸福有關。

我在新學年即將開始前的 8月,在母校史科澤見到的學生,都贊成我的說法。他們即將展開最後一年的義務教育( 9年級),然後要選擇上高中,或是進行職業訓練。丹麥人的共識是,他們可以自由選擇前途,不會有父母或社會的壓力。

有個女生說:「在丹麥的好處就是,不必害怕追求自己想做的事,因為要是不小心犯了錯,政府也會幫助你重新站起來。」有些學生想選擇就讀生涯學校一年,以便更了解自己,並探究更有想像空間的職業選擇。 在談到錢,以及錢會不會影響他們的生涯計劃時,學弟妹們的意見一致:寧願選擇自己喜歡的工作,而不是賺很多錢。

我個人的經驗是,隨便我想要讀什麼,父母一定支持我的選擇。在我 9歲時,我跟爸媽說,我要做丹麥的大使。他們仔細向我解釋那是什麼樣的工作,並強調在派駐倫敦或巴黎之前,我得先在許多遙遠的國家待過,而那些國家不見得是我夢想造訪的國度。

11歲時,我認真想了許久,然後宣布我要改在旅館業工作。於是,父親安排我與城裡最高級的飯店的經理見面,並要我事先準備好自己要問的問題。我們一起去見那位經理,我對她提出所有想問的問題。她解釋,在旅館工作是一種生活方式,並非傳統觀念裡的職業。「做這一行,週末和晚上都要上班,所以妳一定要熱愛它,才能做得愉快。」

P53配圖 (1)

圖說:在旅館工作,是我自小的想法。勇敢追求自己所愛,人生才會快樂。

我考慮過去國外就讀旅館學校的可能性,但是因為太貴,所以放棄這個打算,另外找一條或許適合我的出路。替自己尋找適當的行業並不容易,需要許多時間和意志力才能達成目標。倘若國家的教育體制只是為了培養成績好的學生,這件事就更難辦到。

在父母的信心與支持之下,我得以找到生命中確實想走的方向。最重要的是,他們真心希望我快樂。我母親總是鼓勵我尋找自己的幸福,她支持我所有的決定,就算有時我的抉擇難免令她擔憂也不例外。

延伸閱讀:

跟著書本到英國當志工,我找到良心的叫賣聲

只會英文的競爭力?超過 20 個歐洲國家規定孩子學 2 種外語

別逼孩子打招呼,先想想孩子為什麼「不叫人」

(本文:大塊文化出版《幸福好日子 授權刊載;首圖來源:woodleywonderworks,CC Licensed;禁止轉載。)


探索更多「我想這樣活活看」的生活方式→加入 VidaOrange 生活報橘粉專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