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86440622_8f99bfa113_z

  • 當靜默的群體間出現雜音,黑羊效應正在成形

通常,黑羊效應的開始是無聲無息的。發生的地點往往是個新環境,例如:剛開學的一年級新生班、公司增設的一個新部門等等;你跟其他同學或同事都一樣,大家都是新人,對彼此的了解相當有限。而你唯一明白的只有在接下來的一段日子裡,你們會朝夕共處,而且時間還不會太短。

為了達成你的目的,不管是求學或工作,你們最好能和平共處──即便不能變成朋友,但也不要搞壞關係。如此,你做起事來,才能得心應手,當然,如果能跟其他人結交為朋友,那自是更好。幾乎毫無例外的,其他同學或同事也會這麼想,因此,整個教室或辦公室都會籠罩在一種客氣平和的氛圍裡面。

直到有天,你因為某件事,通常是微不足道的小事,跟另外一位同學或同事有了一點點意見上的不合;或者你被誤解而感到委屈,任何雞毛蒜皮的事都可以,就算只是被打翻一杯咖啡。總而言之,你必須是受委屈或受傷害的那一方,而且你很有風度的包容了這件事(這是最重要關鍵!)──但你什麼也沒說,什麼也沒做,甚至打從心底一絲絲不舒服也沒有。

此後,一切都不對勁了。第二天開始,你察覺到對方似乎躲避著你,但你不知道為什麼,即便你當作若無其事,主動跟對方聊天,但那種尷尬就是存在。再過幾天,你就會發現:不管你用再輕鬆的語調說話,不但不能讓那種格格不入的感覺消失;相反的,你甚至會感受到來自對方的些許敵意。當你觀察的越入微,你就會越困惑。幾天前的那件小事,理當不足以解釋對方的行為與態度,況且,即便對方心眼異常狹小,或者個性古怪,但受害的是你啊!就算要小題大作,生氣的人也該是你才對吧?

你也許會在記憶中不斷回溯,卻找不到任何蛛絲馬跡。倘若你直接開口問對方,對方起初會嚇一跳,但很快的,他會恢復平靜,否認有什麼異狀,但聲音有點緊張。

在隨後的生活裡,你為了避免遇上那種尷尬的感覺,通常會刻意的疏遠對方,不得不面對面的時候,就只好講一些客套話──連自己講些什麼也搞不清楚。隨著時間的過去,那種尷尬與格格不入的感覺越來越明顯,但你不管怎麼問,那位「怪人」就是不承認。

雖然,這種異樣的感覺讓你不舒服,但緊湊的日常生活還是要過,課業或公務還是一樣繁重,你又是新人,即便已經比剛來時熟悉,但還稱不上熟練,為了趕上進度,不得不全力以赴。很有可能,手忙腳亂之餘,你就會忘了這件事;只有在不經意之間,當你與那位「怪人」雙目直視時,當時的畫面才可能再度浮現,些許尷尬的感覺會混雜著一點點的納悶或憤怒,飄過你腦際。但你不會再有什麼反應,畢竟你是新人,不要出錯就謝天謝地了,還有時間去管那些有的沒有的呢?

  • 看穿黑幕

「黑羊效應」的起點通常都是難以被追溯的,因為導火線通常只是微不足道的日常瑣事,即便當下有所感覺,但最終也只會歸咎於是自己的神經太過敏感,別太杞人憂天。

  • 明明受到了惡意的攻擊,但卻始終找不到兇手?

就在不知不覺中,怪異的感覺慢慢擴散了。起初,只有那個「怪人」讓你感到尷尬,漸漸的,怪人變成了怪怪的小團體,而後就像腫瘤般越來越大,等你注意到事態不對的時候,整個班級或工作環境內的團體氣氛已經起了變化,似乎有人對你指指點點,但你不敢確定;有些負面的謠言似乎在隱射你,但你一樣不敢確定。由於你不想對號入座,二來你也有點懷疑自己是不是太敏感了一點,三來是生活又忙又緊湊,你實在沒有餘力去管這些,因此,你只好什麼反應也沒有。

你可能會跟好朋友或家人談論此事,起初,他們會半信半疑地聽著你敘說,安慰你幾句,跟你說:你太敏感了,根本不可能有這種事。最後,你被說服了,你也覺得他們說得對,是不是自己太敏感?過一陣子,自然就沒事了。

糟糕的是事與願違。對你不利的氛圍,絲毫沒有好轉,反而越來越強烈。對你指指點點的行為越來越明顯,現在已經能確定別人是針對你而來;而謠言部分也越來越負面、越來越誇張,更重要的是:原本只是隱射,現在是指名道姓的說了出來。

到了這個時候,你已經確定他們的攻擊是針對你來,你可能也能夠分辨出哪些是主要敵對你的人。但是,他們為什麼要這麼做?你得罪了誰?你全然不明白,唯一能確定的,是越來越多人議論著你的言行舉止,甚至穿著打扮。你想了解到底怎麼了,但你不管找誰說話,都問不出一個答案。一些前輩會說:

「如果不是你得罪了他的朋友,就是你擋人財路,或者主管對你比較好,引起別人的忌妒。」

.「有一兩個同事看你不順眼,這還有點可能。但你又不是什麼大人物,大家議論你幹什麼?我看你啊,電影看太多了,胡思亂想的成份比較大。」

.「唉,你的情形我都明白,這社會就是這樣,新人都是這個樣子熬過來的,等你們混熟了,自然就不會了。」

你的好朋友、家人會比較相信你,但會跟你一樣覺得很奇怪,但他們畢竟不了解你所遇到的環境,不了解實際狀況,但是基本上,給你的忠告是差不多的,不外乎是那些陳腔濫調:

.「對別人好一點,不要太自我中心。如果有人批評你,你應該優先自我檢討,看看自己哪裡做錯,要不然,大家為什麼都要找你麻煩?」

.「對人要有禮貌,就算別人佔了點小便宜,你就想:退一步,海闊天空,爭那一點小利益,而弄得大家不開心,又何必呢?」

.「人呢,做事以前就是要先想一想,尤其先為對方想一想,不要想到什麼就做什麼,這樣大家當然都會受不了你的。」

在絕大多數的狀況下,你會發現:親朋好友與家人長輩的「忠告」雖然是出於善意,但很少會支持你、挺你的。你的心情只會越聽越沮喪。還不如不要問,自己想辦法解決比較好。

你會開始嘗試跟「對方」溝通,然而,「對方」是誰?那一堆人嗎?你很快就會發現:那是一堆烏合之眾:當你接近任何一個人的時候,每個人都會有點尷尬的望著你,但並沒有什麼敵意;只有在你站得遠一點,把那一堆人當作整體來看的時候,你才會很清楚的感覺到那股敵意。通常,你會有一種:自己好像在與空氣打架的感覺。

困惑是常有的反應,你搞不清楚誰討厭你,也不清楚:自己得罪了誰?甚至連自己有沒有得罪人都不知道。你唯一清楚的,是有一些人在造你的謠、挑你的毛病、找你的碴。但是,為什麼?不知道;什麼原因?不知道;有沒有人在背後故意指使?不知道;找其他同學或同事來問,也問不出個所以然來。

你用盡全力去打聽,也找不到有誰在幕後指使,或是對你特別反感,刻意在其他同學或同事之間說你壞話的。就算你直接找那些敵視你的同學或同事來溝通,他們也只是顯得很尷尬,一切都推說是聽來的,不然就是誤會,從言語之間,你聽不出有什麼太強烈的敵意。

那麼你遇到狀況,到底算什麼?你又該怎麼處理?不理會?打不還手、罵不還口?還是在公布欄貼大字報?上網昭告世人?

  • 看穿黑幕

隨著時間的過去,受害者會感覺到四周的敵意會從遠處的微小聲音慢慢地接近與放大,再怎麼神經大條也察覺到異樣了,但想循聲找人卻老是撲空,只能默默的挨著悶棍。

  • 化暗為明的屠夫,將黑羊推上了獻祭的石階

3570870105_04021ee195_z

(圖片來源:fanz,CC Licensed)

反正,不管你怎麼想?怎麼做?人們只會一天比一天,變本加厲,對你的攻擊越來越不留情。而且,攻擊的強度越大,頻率也就越高,參與的人數更會隨之快速增加,攻擊越來越公開,一點也不在意會不會引人側目。每退讓一步,對方就向前進一步,絲毫沒有停止的意思;所有你釋出來的善意,不是沒有任何人看見,就是惡意的被扭曲。原本對方還願意與你面對面尷尬的溝通,但隨著攻擊群眾的增加,漸漸的坐下來溝通也不願意了,取而代之的是一臉不屑的表情。

原本「與空氣打架」的感覺消失了,現在你隨時都感覺得到那種不友善的氣氛,沒有人敢接近你,彷彿你身上帶著瘟疫,一旦接觸你,就會變成跟你一樣,都是被大家討厭的對象。但是,你到底做了什麼?得罪了誰?你還是不明白。你滿腦袋都是問號:不明白原因為何?不知道誰在搞鬼?不清楚對方目的?找不到跟誰溝通?一整個就是莫名其妙。無緣無故,自己就變成了「全民公敵」。而自始至終,你就只有挨打的份。

耐心再好,也終究會用完,你的困惑感會快速的消散,取而代之的,是越來越強烈的憤怒感。事到如今,要你怎麼「轉念」?怎麼「學會放下」?怎麼「不要想太多」?怎麼「珍惜自己所擁有的」?你的心頭亂糟糟的,如何拿出成績來證明給他們看?看了又怎樣?做得再好,他們就會罷手嗎?

你每天都會密切注意著他們的一舉一動,恨不得他們因為從以前到現在的惡行而得到報應,讓你在心中可以理直氣壯的吶喊:「你看!我沒說錯吧!」不是我愛計較,實在是他們壞透了;你也會在心中有些狠毒的想法:恨不得他們因為其他的事件,開始內鬨,分裂成幾個小團體,彼此開始互相攻擊、叫囂,自作自受,如果因此能把真正的「主謀」給揪出來,那更是理想。說不定,你還會開始以牙還牙,試圖分化對方,看看有沒有辦法造成對方的內鬨──

很可惜的,你所有的心願會通通落空:越愛批評你的,偏偏人際關係越好,彼此越來越熟悉,也越來越能玩在一起;而你什麼壞事也沒幹,卻落得一個樹枝孤鳥的處境。而且,你越是孤單,結果,你就會越孤單。

而你所有的親朋好友都幫不上忙,他們說的話都只會讓你更加痛苦,雖然你很清楚:他們都是為你好,但是除非自己置身其中,否則用說的誰不會?但就是做不到啊!隨著時間的流逝,局勢會快速惡化──一個以「討厭你」為主軸的超大型團體逐漸誕生了。

糟糕的是,如果他們討厭的人不只有你一個,你的內心還會比較平靜些;偏偏他們討厭的人就真的只有你一個!就算是搞小團體,也不至於這樣吧?你就是一個人,而對方的人數越來越大,彼此的感情還越來越好!能夠交談的話題還越來越多,唯一被遺棄與被討厭的,就只有你一個。

如果,你在當下還能很理性的觀察對方,你會發現有些人的行為,是會讓你欣賞的;而有些友誼,甚至是真正深刻而真誠的。但到了這個時刻,你大概已經不太可能理性的觀察對方了,否則,見到對方成員之間的真誠友誼,可是會讓你痛徹心扉。即便如此,當你面對那群人的時候,你還是會感覺到強烈的:「委屈」、「沮喪」、「憤怒」、「迷惘」、「嫉妒」、與「無價值」感──有的感覺會像一把刀,狠狠的插入你胸口;讓你一顆心揪在那邊,酸得不得了;有的會讓你全身就像灌飽了氣,簡直在下一刻就要炸開來似;有的感覺卻只會讓你想蜷縮在一個陰暗的角落,放聲大哭。

就算你請了假在家,不看到那群人。但是對於想來關心你的人,你也會出現另外一些難受的情緒,雖然跟先前的那些不一樣,卻是多了一些對於自己的憤怒與失望:你感覺到深沉的無助與無望、不被信任也不覺得自己值得被信任,你把一切都弄糟了,只覺自己很無能,對每個關心你的人都感到歉疚──不管他們怎麼安慰你。

  • 看穿黑幕

討厭你的團體,會漸漸地凝聚成型。因為人多勢眾,他們不再顧及表面的和平,攻擊的行徑會越來越大膽和公開,受害者的心理也會原先的從不知所措,漸漸堆積負面的各種情緒。

  • 身旁的支持漸漸消失,生活成了一種酷刑

你的團體生活已經不算生活,即便只是坐在那邊,三不五時,也會冒出一句批評你的話,而且,不管你怎麼反唇相譏,只會惹來更多人更尖銳的羞辱。就算在日常的應答當中,譏諷與嘲弄的比重越來越高,而且所指控你的事實,都是一些非常瑣碎,不是很具體,也談不上很重要,但是這些人提到這些事的時候,總是能夠義憤填膺,慷慨激昂,彷彿你犯了滔天大罪似的。當你嘗試向敵對團體擠出最後一滴善意時,沒有人會珍惜,反而你的種種行動舉止,會被對方以誇張的形式被演出來,然後在對方團體中引起哄堂大笑。

無助的你,會將目光投向那些你剛到辦公室初期、對你比較友善的的人,通常他們是跟你坐得比較接近的新人,或者同一個小組、分配在同一個專案等等。然而,你很快就會發現:不知何時,有些人已經加入了那些敵對團體,正跟著其他人一起玩弄你;有的呢?則是閃得遠遠的,動也不敢動。

時間一久,原本支持你的好朋友、家人、師長、親友、長輩等等,對於你的態度也會逐漸改變。尤其是同樣的情節說太多遍了,而「劇情」也越來越誇張時,他們的臉上會逐漸增添一種叫做「不耐煩」的情緒,甚至可能會反過來指責你:「是不是你太敏感了?」或者懷疑你「太專注在工作上,忽略了人際關係?」

他們會告訴你「空穴不來風,事必有因」,他們還會告訴你:「一個巴掌拍不響,倘若真有此事,想必你的待人處事上出了問題,才會搞到大家都對你有微詞。」親人、朋友、父母與師長對你的態度,會越來越趨於一致,都認為你的待人處事有問題,該改進的人是你。雖然你非常渴望聽到有人說「你才是對的。」但是,時間一久,這種話語,你再也聽不見。

大家只是一味指責你,連你最親與最好的人都不認同你,你也不得不相信了。你只好強忍悲傷,不斷檢討自己的行為,到底哪裡有錯──偏偏,你怎麼找也找不到;或者,你的一些壞毛病別人也有,甚至更多,但是別人都沒事,偏偏就是你有問題。你又氣又怒又沮喪又不甘心,但走進那個班級或辦公室的時候,你卻必須擦乾眼淚,強顏歡笑,對別人更加友善與親切。

此時,如果你勉強擠出個笑容,一句冷冷的話語就會響起:「別假了啦!越假越噁心啦!」;如果你忍不住悲從中來,淚流滿面,大聲嘶吼,敘述著自己的無辜與清白,群眾可能先愣了一會兒,場面有些尷尬,然而,終究會有人想到辦法來破解這尷尬的──他們會用誇張的語調模仿你哭泣的模樣,群眾隨即會再度爆出一陣陣的哄笑,整個殘忍的歡愉又再度回來了。

如果你終於受不了,憤怒的破口大罵,甚至隨手拿起身旁任何東西,做勢要打人,群眾只會用揶揄的語氣高喊著:「XXX打人了啦!我們都好害怕喔!」一邊模仿你的動作,一邊捧腹大笑地向門外散去。

當這些捉弄和挑釁進展到最高潮的時候,你只會聽到四面八方都是指控你的聲音,但是指控的內容都是一些小的不能再小的事情,有的甚至是無中生有,而你的善意、惡意、誠意︙不管什麼,通通會被以一種誇張的語句模仿、諷刺或扭曲,你會感覺到自己就像在對著影子打架,無從辨解,無從溝通,無從指控,無從反擊,沒有來由──

  • 看穿黑幕

受害者不論對抗或是示弱,看在對方眼裡都是挑釁行為,成為眾矢之的的黑羊只會陷入混亂,看著周遭支持的光點漸漸消失轉暗,只剩自己一人孤立無援。

  •  如何從黑羊效應的三種角色中脫困?

脫離黑羊效應的困局,這一直都是心理治療界的一大挑戰,更是關切霸凌問題的教育界非常在意的議題。黑羊效應雖然不等同霸凌,但兩者之間有相當程度的重疊,尤其是在當事人心理受創的部分上面。事實上,最好的解決之道,就是根本不要讓黑羊效應存在──換句話,如果黑羊效應已經在發展當中,那就應該讓它胎死腹中;如果黑羊效應尚未發展,但是已經有出現的各種跡象,那就應該讓它冰消瓦解。問題是,誰來完成上述的動作?「黑羊」?「屠夫群」?「閒雜人等」?還是其他?

事實上,根本沒有辦法區分這三者,因為,既然我們期待在黑羊效應發展完成以前,就將它消滅掉,甚或是在團體內部張力快速增加之際,就立刻將團體的不穩定性給處理掉,總而言之,就是根本不讓黑羊效應有發展的機會。那麼,沒有黑羊效應,何來「黑羊」、「屠夫群」或「閒雜人等」這三種人的區分?既然沒有,又該是誰最需要在意,黑羊效應的預防呢?

此時,絕大多數的人可能會直覺聯想到:當然是最有可能成為「黑羊」的人啦!乍聽之下,是有道理的,因為「黑羊」的心理創傷將會最嚴重,也需要耗費最多的治療成本。但是,在一個正在發展黑羊效應的團體,或者張力已經相當巨大、很有可能會往黑羊效應的方向發展的團體裡,很篤定不會變成「黑羊」的人,那就可以高枕無憂嗎?其實不然,因為一旦發展出黑羊效應,而黑羊不是自己,那就剩下「屠夫群」與「閒雜人等」兩種人可以選擇,而這兩類人真的就沒有損失嗎?

回到黑羊效應的定義,一種好人欺負好人的過程,沒有一個人會在這個過程中得利,只有「誰受傷的比較深、誰受傷的比較淺的心理受創程度」,以及「誰渴望事實為自己辯護、誰拒絕面對事實來讓自己好過一些的應對壓力模式」之間的差別而已。

成為「屠夫」,黑羊效會給他一個「永遠不能面對」的封印,而這個封印是跟「屠夫」原初的善良價值觀抵觸的,所以在未來,這個封印會不斷消耗他的心靈力量,並透過各種途徑試圖宣洩出來。在一而再、再而三地擔任屠夫之後,過多的封印會讓這個人無法承受,而被迫做出抉擇。要嘛,改變價值觀,變成一個真正能將痛苦加諸於他人也不在乎的壞人;要嘛,面對自己的罪惡,承受良心的譴責。

同樣的,成為「閒雜人等」,黑羊效應也會給予他一個「必須不斷逃避」的封印,而這個封印也會跟「閒雜人等」原初的價值觀牴觸,在未來,加速消耗他的心靈力量,而且不斷回到「閒雜人等」的意識層面來搗蛋。最後,一樣會面對跟屠夫一樣的抉擇。

當然,應該很多人會說:當一個壞人有什麼不好?在現實生活當中,絕大多數的人的確也

是透過類似的角色,逐漸學會在這個現實社會求生存的。但是,「善良」這思考與行為模式,在經濟學上是有價格的,也就是說,「好人」會比「壞人」更具競爭優勢。這點雖然違背常理,卻是有學術根據與實證基礎的──但是已經超出本書的範圍,所以就不在多加討論,僅以愛因斯坦很喜歡的「腦內實驗」來舉例:倘若善良會讓一個人居於劣勢,那麼物競天擇、適者生存下,善良的人或基因應該會被淘汰才對。

然而,在動物之中,我們所見到的卻剛好相反:最優勢的物種──人類,擁有最多被實踐過的美德與良善。有人宣稱自我犧牲可提高團體優勢,但為何最鼓勵人人自私的資本主義,能擊敗每一個著眼於團體的共產主義?更有趣的是,當資本主義創造出驚人生產力與一堆問題時,閒置出來的人力卻再次形成了「社會工作」、「社會安全」、「社會福利」、「社會救助」的概念──良善的影子始終陰魂不散。

回到主題,姑且假設「屠夫群」與「閒雜人等」與「黑羊」一樣,承受著重大的心理衝突,整個團體都將會籠罩在黑羊效應的暴風圈裡面,無處可逃;那麼,你依然可以說:那我乾脆把自己拉遠一點,拉高一些,與團體保持距離,以策安全,他們要鬧,自己去鬧,我站的很遠很遠,遠到連「閒雜人等」都不算,那麼,問題不就解決了?

表面上,這是一個很聰明的做法;實際上,這麼作卻會給你帶來更大的麻煩。因為你將會面臨一個所謂的「黑羊效應的逃避風險」。

通常,當你決定成為逃避者,為了減少被捲入任何事件裡頭的可能,就必須遠離團體,坐視黑羊效應出現,放任整個團體一起陷入這個最常見、卻也最殘酷的心理陷阱。當你對團體表現冷漠,與團體疏離,就不容易得知團體對你的看法;同樣的,團體也沒機會了解你。當然,如果沒特殊的事情發生,團體跟你會保持在互不侵犯的默契裡;但是萬一發生某些事,而這些事跟你有關,或者有人把責任推到你身上,當人們聚在一起討論時,如果有人提出了一些對你不利的控訴時,誰會為你辯解?

不管是個人還是團體,對於不了解的人事物,是很容易把深藏在心底的情緒投射在上面的,就如古語「疑心生暗鬼」這句話:對於不清楚的人事物一旦產生懷疑,那就很容易把內心的恐懼、負面想像套在對方身上,而自己卻不清楚。這時,只要有人誤解了你,又啟動了認知失調效應,隨後誘發了團體對你的集體誤解︙︙這串連鎖反應一直走下去,會是什麼?不正是以你為「黑羊」的典型「黑羊效應」?

在這裡,立刻呈現了黑羊效應的預防中,最特別的一件事──正因為沒有任何人能從黑羊效應當中得利,而且,在黑羊效應發展完成之前,人人都是「黑羊」的候選人,這會導致「忽視黑羊效應」這件事,與「成為黑羊」存在著正相關,而且,當團體當中,其他人越重視黑羊效應、也願意花費更多精力在避免成為黑羊時,那麼「有錯」的,當然就得留給忽視黑羊效應的人扛起來囉。如果你無視於成為黑羊的風險,那麼,再自然不過了,你的風險就會快速增加。我將這現象歸納為:黑羊效應的逃避風險

  • 看穿黑幕

無論基於什麼原因,團體開始出現適合黑羊效應發展的條件時,重視黑羊效應且願意花費精神在避免自己成為黑羊的人越多、態度也越積極,會導致漠不關心的人成為黑羊風險升高。

  • 延伸閱讀:

「這人真的很做作」要你將網路世界的霸凌言語,親自向對方說出口,你可以嗎?

(本文:《黑羊效應:心理醫師帶你走出無所不在的霸凌現象》授權,不得轉載;首圖來源:JLM Photography.,CC Licen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