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導讀:

當時受眾人矚目的「第一部女性漫威電影」《驚奇隊長》,在預告播出後得到了許多正反兩極的評價,不少人把對女主角「親近、可人」的期待加諸在女英雄卡蘿.丹佛斯身上,認為她應該要笑開懷一點、好親近一點。這就好像職場上能力優異的優秀人才,平時已經身負重任,幾乎忙不過來了,還要用笑容來照顧他人的心情,多麽令人感到分身乏術。

而卡蘿.丹佛斯最後用自己的能力向眾人證明了:我無需成為他人期待的樣子。或許在這部電影中,也能找到「舒適做自己」的靈感,想笑的時候再笑,就是最好看的樣子。

(責任編輯:鄧羽辰)

文/ 影評 YouTuber 飽妮

《驚奇隊長》於二○一九年上映,女主角卡蘿.丹佛斯是第一位擁有獨立電影的漫威女英雄。上映前,這部電影背負著「第一部女性漫威電影」的名號、銜接漫威宇宙的承先啟後之作,以及最強大復仇者的期待,所有粉絲的目光都聚焦在飾演驚奇隊長的布麗.拉森身上。

「這個女演員也太木頭臉了吧?能不能笑一個?」

第一支電影預告釋出後,出現了這樣的聲音。

怪的是,肩扛拯救地球使命就夠累了,還要超級英雄嬉皮笑臉實在不怎麼合理。更怪的是,我們從來都沒有聽過哪位漫威男星會被要求「多笑點」,為何女星就應該要多笑?更進一步思考問題核心,開口要求另一個陌生人控制自己的表情,本身就是無禮的,怎麼總是會有人理所當然要一個女人笑給自己看呢?

這類評語在網路上引來熱議,許多女性網友都感到憤怒。顯然,被提醒「要多笑」,是很多女孩都有的共同經歷。身為需要在螢幕前跟觀眾互動的影評,我自己也有過幾次在直播過程中,被男性粉絲要求對鏡頭笑一個的經驗。三四年前,當時才剛開始習慣鏡頭的我,擔心觀眾可能不會喜歡我,有幾次不自覺地配合擠出了微笑,即便我們在談論的電影內容一點都不幽默,其他三位跟我在幕前共事的男性夥伴,也沒有被提出一樣的要求。

回想起來,我忍不住納悶,多少女生有過跟我一樣的經歷?又有多少女生可以在遭遇這樣奇怪的要求後,仍然擺著嚴肅的臉,告訴對方:「不,我現在不想笑。」

布麗.拉森,驚奇隊長,她可以。

想笑再笑,才最好看

漫威拖了多年才總算推出第一部女性英雄電影。在這之前,早已有《神力女超人》開先河,《驚奇隊長》這部電影的存在難免給人一種蹭女權潮流之感。不過整部電影在布麗.拉森的臭臉詮釋後,反倒不流於俗套,因為這個角色似乎絲毫不在意螢幕前的觀眾喜不喜歡自己,她只想找出自己的根源,挖掘自己的力量。以娛樂性而言,卡蘿.丹佛斯確實不太適合作為大螢幕主角,她渾身散發出一種讓人無法放鬆、難以接近的氣場,太過強悍也不容易讓觀眾與她產生連結感。不過,這也展現出了螢幕上前所未有的女性形象。

「女主角就是得可人、討喜,沒有以上特質,至少也要懂得賣弄性感。」

這恐怕是大部分觀眾看一部電影時會有的預期。一旦不符合上述條件,電影就不夠好看。好萊塢電影中的女人有義務娛樂男人,微笑是她們的戰衣,柔情攻勢、運用性魅力才是她們的長項。如卡蘿.丹佛斯這樣揮拳系的硬派女子,實在叫人難以想像,整部電影都要看著她那張跩臉,更是讓人不習慣,但這正是《驚奇隊長》的魅力所在。沒有蓋兒.加朵神力女超人的甜美、沒有史嘉蕾.喬韓森黑寡婦的性感,她靠一身蠻力與聰明機智,征服大螢幕,解決所有難題。

卡蘿一直是個渴望表現卻不得志的女子,她受夠了因為性別被瞧不起。小時候想跟男生搶鋒頭被罵,長大後從軍卻總是在訓練中被嘲笑不夠強壯、不屬於軍營。在民風還算保守的九○年代,她甚至不被允許駕駛戰機,就只因為她是女生。但她從未放棄,她比誰都要努力,她想出頭的決心無庸置疑。

不,她不性感也不風趣,她是受過嚴密訓練、高度自律的戰士。更適合她的形容詞是:酷,酷斃了。

對卡蘿來說,她最需要克服的心魔就是那份想要獲他人肯定的執著(對象通常是男性)。她這輩子不斷想向他人證明自己,就連獲得克里人的血重生後,她都還在尋求師傅的認可。高傲不屈的她可不會甘於「以女生來說已經很好了」的評語,她想超越、她想飛更高、更快、更強壯。

可是這樣的野心就像雙面刃,一面求好,一面也蠶食著她的自我。

在《驚奇隊長》的起源故事中,卡蘿被克里人洗腦而失去記憶,這段經歷反而是必要的。這削弱了她證明自己的渴望,增添了想找回眞正自己的動力;她被迫停下來審視自己,自我接納後才能獲得眞正的成長。最終,卡蘿總算接受自己體內的強大力量,不再堅持要靠拳腳打出一片天,反而讓她得以扛下更艱難的任務,達成更偉大的成就,也就是,成為復仇者聯盟最強大的祕密武器。

從壓迫、迷失、到認淸自己的使命,卡蘿.丹佛斯的英雄旅程雖然都在預期之中,但電影最後,我們看到她用光子衝擊轟飛曾經造成她心魔的師傅,帥氣落下一句:「我不需要向你證明任何事。」彷彿就像看到布麗.拉森本人回嗆網路上嫌她不夠美、不夠討喜的酸民:「我現在就是漫威最強的英雄了,你能拿我怎樣?」這種痛快感簡直讓人有股衝動,想從戲院座位站起來,為她拍手叫好。

我們無須活成他人期望的樣子,我們要活成自己期望的樣子。

眾人期望《驚奇隊長》這部電影該有多特別,第一個擁有獨立電影的漫威女性英雄該要多完美,事實上驚奇隊長無須證明任何事。不笑沒有錯,電影裡不談情說愛也沒有錯,沒有給大家性感養眼的福利也沒有錯,她有她自己的故事,我們每個人都是。

想笑的時候再笑,才是我最可愛的樣子:YouTuber「飽妮」施展電影宅魔法,讓你成為最喜歡的自己

這裡買

(本文書摘內容出自《想笑的時候再笑,才是我最可愛的樣子:YouTuber「飽妮」施展電影宅魔法,讓你成為最喜歡的自己》,由 野人 授權轉載,並同意 Vida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首圖圖片來源:《驚奇隊長》劇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