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導讀:

生活中總有些苦,想不透、道不盡。圖文作家 馬卡龍腳趾 擅長用簡單、療癒的插畫,刻劃出許多人正在經歷的人生苦甜。

圖、文/ 療癒圖文作家 馬卡龍腳趾

咖啡豆

圖片來源:圓神出版 提供

總有些話聽來逆耳、總有些生來帶刺的人,都出現地冷不防,我們還只能想辦法讓自己能開朗一點地面對。

但就在我們扭曲地無藥可救、被消磨到不成人形時,一定要相信,總有最適合自己的方式,可以讓我們能靠著自己小小的力量,產出美好。而那些美好,幸運的話,會有人懂,並且會細細品嚐。

旁觀者

圖片來源:圓神出版 提供

該怎麼確定自己是不是擁有一顆善良的心,是不是一個好人。

我們原本就是善良的。

大部分的時候我相信人性本善。就算壞掉的心腸也有它藏起來的、好的一面,而且那壞掉的部分,也絕對有一個能把它變好的人。

小時候看著麵包超人挖下自己的臉幫助肚子餓的人,我們沒有半點懷疑,我想那就是最單純的善良。無助的人需要被拯救,而越是幸福的人,好像就有越大的力量可以去改變什麼。

但漸漸地我發現善良一點都不夠;漸漸地我發現我一點力量也沒有;漸漸地我像個壞人,看著我無法改變的事情在我眼前發生。

麵包超人之所以總是去救肚子餓的人,是因為世界上真的只有肚子餓的人能被拯救。

無論有多多的善良,我們還是救不回任何一個受傷的靈魂。無論多善解人意,面對他們,再多的理解也都只是個旁觀者。

再見

圖片來源:圓神出版 提供

再見有很多種,無論是哪一種,我都不擅長,都非常討厭。

小時候我是一個愛哭鬼,除了討人厭的老么脾氣之外,有很多傷心的回憶都和分離有關。

每一段要好過的情感在分離時太痛都是來自太過依賴,不管是幼稚園老師、參加營隊認識的大姐姐、一起出去旅行過儘管只有五天的新朋友,都可以讓我捨不得說再見,無論他們是否也和我一樣。在我什麼都不懂的時候,我就知道我有多不擅長說再見了。

而再見之所以難,好像是難在它總令人措手不及,或是說可以準備好的那種再見,根本不真實存在。

儘管我討厭再見,可每一段遇見我還是任由自己可以是這樣的自己,可以情感氾濫,可以無理取鬧,可以奮力地擁有再用力失去。

即使總是不夠勇敢,但只要在再見來的時候彼此沒有遺憾,也許也能瀟灑地像大雨來過之後的天空,有迷人的雲彩,上頭仍帶點被洗刷過的痕跡,仔細地看,就可以看到一道彩虹,像在細數著我們的回憶那般。

這樣一來就算是再見,也不會註定是難過的故事了。

《你羨慕我的溫暖,但我手很冰》

這裡買

(本文書摘內容出自《你羨慕我的溫暖,但我手很冰》,由 圓神 授權轉載,並同意 Vida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