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子如常,城市街道依舊車水馬龍、身旁嘈雜人聲仍然此起彼落,卻隱約感覺到心中有一塊地方躁動著。或許是敏感細膩的你嗅到了這世界有些不如以往之處,也可能是日復一日的生活,讓人不知不覺中忽略了珍貴的、美好的「日常」。有時候,正是那些讓我們真切感受到自己「活著」的事物,支撐著我們走過人生低潮、徬徨的那段路,似乎只要在黑暗的盡頭探得一絲光線,哪怕再微弱,都可能讓我們懷抱著希望再前進幾哩。

最近因為防疫長時間宅在家,我重新再看了一次多年前曾看過的經典電影《刺激 1995》。還記得初看時總為兩位主角精湛的演技與顛覆性的結局感到吃驚,更為這部片刻畫「自由」之貌大為動容,在需要我們留守家中的非常時期,就藉著這部電影,一起體會感受「自由」的可貴與美好。

劇情介紹:

年輕有為的銀行家安迪,在發現自己的妻子與高爾夫球員的外遇情後,本氣憤地拿著槍準備暗殺兩人。安迪獨自一人在車上經過一番深思熟慮,抽了根菸冷靜後便打消此念頭,並將槍丟棄。

然而命運像對安迪開了個天大玩笑般,妻子與外遇對象在當晚仍然被謀殺了,在法庭上雖無辜卻百口莫辯的安迪因此背下殺人罪名,進了鯊堡監獄服刑。而故事就在鯊堡監獄展開,在這個存在著路西法效應(編按:指平凡人在特定情形下,人格、思維和行為方式突然地墮落,將人性中邪惡一面釋放出來,集體作出有違道德的行為。)的制度化監獄內,安迪在經歷了一連串的欺凌、獄中情誼、在被囚禁的二十年來一直抱持著「希望」,最終成功越獄。

圖片來源:《刺激1995》劇照

初來乍到鯊堡監獄的安迪,雖看得出他對監獄內的一切一無所知而緊張的神情,他卻仍舊步履堅定地慢慢建立自己的生活步調,賣力地工作、和獄中頗有勢力與人氣的獄友瑞德建立關係。而在監獄之中也少不了頻繁找上門的霸凌、強權者找碴等讓一般人絕望的情景,然而安迪並沒有因此失去了對於「恢復自由」的渴望。

總是在人群中神色自若的安迪,就像瑞德形容的那樣:「他散起步來,就像是在公園中漫步,無憂無慮的。就跟身披隱形衣一樣,這裡的一切都干擾不到他。」喜歡地質學、研究石頭的安迪,看起來成天都若無其事地忙碌著自己的小玩意兒,而最後這些平凡無奇的舉動與日常竟也成了安迪越獄的關鍵劇情。

希望,永遠都在胸口跳動

「人生可以歸結為一種簡單的選擇:不是忙著活,就是忙著死。」

包含瑞德在內的一幫獄友們,雖和安迪都有交情,卻始終沒有人能夠理解安迪為何如此執著於追尋「自由」這樣如此遙不可及的事物。而一直用自己的方式探尋希望之光的安迪,靠著協助典獄長諾頓處理稅務問題得到青睞,離開了繁忙且十分耗費體力的洗衣房勞務,被換到了本來由年邁獄友「老布」所負責的鯊堡監獄圖書館工作,為更多的典獄長及高官處理稅務問題。中間6年,安迪更鍥而不捨地寫信給州議會,為鯊堡監獄爭取到了圖書預算,打造了新英格蘭最棒的監獄圖書館。

圖片來源:《刺激1995》劇照

在其他人苟且度日、習慣體制生活的同時,安迪一步步地在獄中為自己建立起「像樣」的生活,遠離粗重的勞動工作、雕刻蒐藏小石子、打造夢寐以求的圖書館,甚至穿上了稍加體面的衣服。片中有幕令我印象深刻的劇情,安迪捉緊了獄警如廁的空檔,反鎖了廣播室,將莫札特《費加洛婚禮》的唱片放到唱盤上,將美妙悅耳的女伶歌聲放送到整座監獄,並翹起腳享受這與世隔絕的自由時刻。有時不論身旁如何紛擾,當我們享受一件事並樂在其中,似乎就會將自我從正在經歷的事中抽離,存在於只屬於自己的美好境地。

在牢裡,多數的人,尤其申請假釋被駁回數次的瑞德,都漸漸地對「希望」這件事不再抱期待,唯有安迪,總在腦海裡溫存著他心中的「希望之地」,那裡藏著能夠洗滌悲傷的音樂曲目、他與妻子共享歡愉的橡樹下,和安迪渴望度過餘生的夢幻城市「芝華塔尼歐」。當獄友們不禁好奇地問起安迪在禁閉室時都做些什麼,安迪回答道:「有莫札特先生陪著我。」他將音樂譜在了腦海中、心底深處,認為這是獄警即便奪走了他的人身自由,也奪不走的「希望」。安迪見大夥兒不吭聲,便情緒激動地說道:「世上有些地方不是由冷冰冰的石頭砌成的,在人的內心,有他們無法染指的東西,那是完全屬於你的。那是希望。」然而早對「希望」感到絕望的瑞德回覆他:「朋友我告訴你,希望是個危險的東西,希望可以把人逼瘋。」

圖片來源:《刺激1995》劇照

「監獄的高牆很有趣,剛入獄時你痛恨它;漸漸地,你習慣生活在其中;最終,你會發現你不能沒有它,這就是體制化。」

而老布呢?老布離開圖書館後,獲得了假釋出獄的機會,終於結束待了大半輩子的獄中生活。然而習慣了獄中體制生活的老布,突然回到大城市中,蹣跚的步履讓他瘦小的身軀在忙碌車陣中更顯得孱弱無比,「小時候我見過一輛車,現在滿街都是。」老布在劇中的這句台詞道出了他在獄中這幾十年,他所認識的世界早已物換星移、人事已非。回到城市中只為尋覓一處生存之地的老布,再也找不到自己的生存價值,最後選擇上吊自殺,在樑柱上刻下「老布,到此一遊。」就像在如戲的人生舞台上,留下自己匆匆存在的一抹印記。

圖片來源:《刺激1995》劇照

有些鳥,生來屬於天空

「有一種鳥是永遠也關不住的,因為它的每片羽翼上都沾滿了自由的光輝。」

後來,安迪從新獄友湯米口中得知,原來當年自己的妻子是被因偷竊罪而二度入獄的犯人「埃爾默」所殺,一心想為自己討回公道,卻因典獄長需要安迪持續為他處理稅務問題,而被壓下案件實情的他,透過一連串縝密的計畫,終於成功連夜越獄。

圖片來源:《刺激1995》劇照

成功越獄的安迪,穿過臭氣熏天的500碼下水道,狼狽地從水面探起身子,褪下一身髒汙囚服,讓滂沱大雨洗滌他多年來的冤屈及壓抑許久的無奈。像是重生般,在這場雨中,安迪伸出雙臂,再次擁抱自由。

安迪離開鯊堡監獄後,留下了措手不及又惆悵的瑞德與其他獄友。接著又到了瑞德服刑40年中,第三次的假釋面談。這一次,瑞德像是看破了長長人生,當被問到:「你改過自新了嗎?」他不抱任何期待,娓娓道出他的真實心聲:「改過自新?我根本不懂這個詞兒什麼意思。回想起以前的我,那個年輕、做事不動腦的蠢孩子犯下了重罪,我想和他談談、和他講點道理,但我辦不到。因為那個孩子早就不見了,現在只剩我這個老頭子,我得接受現實。該蓋章就蓋吧,別浪費我時間。」時光荏苒,人生不留情面地在最好的歲月中逝去,當心中再沒有了希望,或許回放人生、瞻望未來都成了一場徒然。

然而,命運又再次開了玩笑,面談第三次,瑞德終於成功假釋出獄。

怎樣,才算是活得自由呢?

出獄後的瑞德和老布一樣,脫離舒適圈後,耗費了很大的心力重新適應社會。正當瑞德回到當年老布上吊自殺的房間,也想放棄自己的人生時,他回想起了自己對安迪的承諾,當年他和安迪約定好,等到他也有機會出獄,要和安迪在他的夢想之地「芝華塔尼歐」重逢。憑藉著安迪給他的希望,瑞德,來到了當年艾迪所形容「巴克斯頓有片乾草地,那塊地旁有長長的石頭牆,北端有棵橡樹,像羅伯特・佛洛斯特的詩一樣美」的地方,找到了安迪留給他的一封信,以及裝滿了到「芝華塔尼歐」的所需盤纏。「希望是好的,也許是萬物中最好的。美好的事物永不消逝。」安迪在信中再次給了瑞德當時最需要的希望與鼓勵。

「希望我可以成功越過邊境,希望可以見到老友和他握握手,希望太平洋和我夢裡一樣藍。我希望。」

圖片來源:《刺激1995》劇照

前往「芝華塔尼歐」的路途上,金黃色夕陽餘暉斜灑在瑞德的臉龐,瑞德倚著窗嘆道:「大概只有自由人才會這麼興奮吧!一個即將踏上旅途的自由人,前路漫長,結果未知。」

漫漫人生中,我們總有幾次頓失所依的經歷,看不見黑暗盡頭、對未知的未來感到恐懼,或許我們無法期待生命中的壞事就此戛然而止,但只要心中有一片淨地,風會在那兒微微徐來、天是如太平洋那般地湛藍、花也如常地盛開,那就是儘管再絕望,我們也能夠夾帶而遠行的「希望」。就如安迪所說:「恐懼束縛靈魂,而希望釋放你的心靈。

線上看:Netflix/ friDay影音/ myVideo

(本文提供合作夥伴轉載,首圖圖片來源:《刺激1995》劇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