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專業的來】哲學教授帶你認識尼采:對生命真誠,並且在生命中的奮鬥

圖片來源:《西洋哲學史話》書封
(本文書摘內容出自《西洋哲學史話》,由  時報出版 授權轉載,並同意 Vida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

《VO》導讀:

最近網路上熱議的「網紅老高對尼采哲學理解錯誤」,一起看哲學教授鄔昆如在台大授課時,系統性的分析尼采如何談「幸福」、「超人」和「在生命中的奮鬥」。

(責任編輯:戴相文)

文/鄔昆如(曾任教於臺灣大學、輔仁大學、輔大士林哲學研究中心)

一般人所認識的尼采,是提倡「超人」的尼采,在他反宗教的成果中,一般人也知道他是宣佈上帝死亡的一位思想家。

一、生平

尼采 (Friedrich Wilhelm Nietzsche, 1844-1900) 生於德國的羅肯 (Röcken) 小村,父親為新教的牧師,早逝,尼采跟隨母親成長,由於母親與生活圈子裡的婦女對於宗教過於虔誠,使得尼采頗為反感;他從小憎恨宗教與婦女,由於他的思想自小封閉,幼年的時候拒絕與同伴為伍,到了中學,到處顯示出反對權威的極端性格,所以他不管現實的一切問題,而把自己封閉於古典的文學之中,希望在古典的人文精神中,去找尋自己思想的出路。

所以在大學期間,選修古典的文學,並且特別選修神學的課程,對哲學也有很大的興趣,在哲學上,特別欣賞叔本華的思想,對性格的陶冶,十分欣賞音樂家華格納的造詣,二十三歲的時候,曾經被召入伍,但是學習騎馬的時候跌傷,也就因此常常覺得頭痛,直到死都未能康復。

年二十四歲之時,已經在文學上稍有名氣,受聘為巴色(Basel) 大學古典文學的教授,可是因為華格納在音樂途中皈依宗教,尼采與之絕交,並且更變本加厲地反對宗教。可是尼采自己而言,慢慢地在自己內心中蘊釀著一種奮鬥的體系,以為個人本身是一個獨立的存在,依著自己的意志能力,可以超度自己成為「超人」,而用不著宗教的助力,更用不著上帝的幫助,並且就在我們的生活當中,也用不到倫理規範的支持 1870 年曾經再度入伍做軍中護理,一年後因病去職,1877 年之後頭痛加劇,四處求醫無效,加上對教會的反抗,以及對於女性漫罵等情緒的壓抑,終於在 1889 年發瘋,住入精神病院,直至 1900 年與世長辭。

在尼采的生活中,最大的諷刺,莫過於一生中對於宗教和婦女的漫罵,可是在他發瘋之後,真正對他友愛的是教會的醫院以及他的妹妹。他的媽媽在他發瘋不久就去世了,妹妹犧牲了終生的幸福,陪伴這個發瘋的哥哥,表現手足之情。

二、著作

尼采的著作可以分為三個時期:早期、過渡期與後期。

一)早期

早期的著作中,尼采開始為自己的新價值體系鋪路,在古典文學中尋找人性的模範, 此期思想的典型是悲劇,指出一個人如何與無可奈何的命運搏鬥 ,有三部作品:

1.《從音樂精神論悲劇的產生》(Die Geburt der Tragödie aus dem Geiste der Musik, 1871)

2.《論吾人教育前途》(Über die Zukunft unserer Bildungsaushalten, 1870-1872)

3.《未成熟之沈思》(Unzeitgemäβer Betractungen, 1873-1876)

二)過渡期

在過渡期的作品裡, 尼采從悲劇的感受中突然化解,而轉進哲學的理論探討,用實踐的哲理去改造形上學 ,修正傳統的價值體系,此期也有三部大作:

1.《人性、太人性》(Menschliches, Allzumenschliches, 1878)

2.《晨曦》(Morgenröte, 1881)

3.《愉快科學》(Die fröhliche Wissenschaft, 1882)

三)後期

後期的作品推出了「超人」的心願,而且是在「權力意志」的新倫理道德觀念之下發展出來的 ,作品中對於教會、當時的制度、婦女極盡諷刺之能事,也有三大部著作:

1.《蘇魯支語錄》(《查拉圖斯特拉如是說》)(Zarathustra, 1883-1885)

2.《善惡之外》(Jenseits von Gut und Böse, 1886)

3.《倫理之起源》(Genealogie der Moral, 1887)

三、學說

在尼采的思想中,我們在他的著作內容進程上,很容易地看出其悲劇性的感受,很像齊克果的初期,是由於家庭環境的悲哀而陷入矛盾與荒謬之中,覺得自己是「例外」的,覺得周圍的環境與自己的生活格格不入,因此要設法解脫這種困境,設法超度這種現實,進入自己理想的狀態。

尼采反對以外力來完成人性的基督教倫理,他同時有濃厚的民族意識,同時覺得德意志民族應該是世界上最強的民族,為什麼在十九世紀這段日子德國這麼倒霉,他尋找這個原因,認為德國民族本身要講「權力意志」,可是因為他受到基督教信仰,講起倫理、信仰來了,所以德國民族在世界上無法與其他的民族抗衡,因此他認為猶太民族是最劣等的民族,他發明了倫理道德,他發明了宗教,所以按照西洋優生學的方法,猶太人應該被消滅,而德國種族應該一直發展下去。

尼采固執著自己的這種信念,為這種信念生活,為這種信念發瘋,更為這種信念死亡,尼采的思想第一種就是這種生活的固執,然後就是冒險,他要決定自己的信念,再勇往直前,毫不畏縮; 尼采的這些思想,可以說是淵源於三種的對立,這三種對立是生命與倫理、人與世界、強者與弱者的對立。

一)三種對立

1. 生命與倫理

尼采在生命的感受,體驗出在自身之內,有兩種相互排斥、相互矛盾的力量,一種是自己本身生來的生命衝力,它要擴充生命,要維護生命的延續,會不顧一切地用強權的手段去發展自己的生命;但是另外還有一種由傳統文化來的力量,叫人要克制、自制,不要去欺負他人,不要用權力、要用仁愛;這麼一來,這兩種衝突的能力就在我們的一生當中,也就是使得我們的內心無法平安,使得我們世界人類的文化不能夠發展的最主要力量。

這裡很清楚地,尼采選擇了生命,他認為生命才是我們生來的一種自然東西,而倫理是後來才加進去的,倫理是一些懦弱的人打不過別人,所以發明了倫理說不可以打架,所以倫理是弱者的表示。 在此尼采預設了生命才是人性的真象,生命所表現出來的衝力,才是人性的本質,唯有順著這種本質去發展,才能夠發展人性,才能夠完成自我 ;所有限制生命衝力的東西,都是破壞人性的劊子手。所以很簡單的方式,尼采必然會反對倫理,要反對倫理之上的宗教,在西方當時的宗教,是耶穌基督的宗教,因此他宣示上帝的死亡。

2. 人與世界

人生在世界上,就註定了人在世界上的悲劇,也註定了人的命運,人的一切看起來都是命定的,環境決定了人的前途,尼采不甘心受著環境的支配,他要突破外在世界的束縛,完成自己的人性,所以他站在「生命衝力」和「權力意志」的前提下,主張人類可以無限制地利用世界的資源, 在利用一切事物的時候,人性本身是最高的標準,他所追求的是權力意志,來利用世界,充實自己的理想 ;在人與世界的對立之中,尼采選擇了人,世界是可以任意被人所破壞的。

3. 強者與弱者

強者與弱者的對立,是由於人性是權力意志的前提,不需要顧慮到傳統倫理中的「應該」、「仁愛」、「善良」,因為人有慾望,他要完成自己的過程當中,自己就是自己的主人,而且自己也是宇宙的主人; 可是在倫理道德的「應該」等誡命之下,人只是附庸,他沒有自由自主的餘地了,所以在這裡,尼采選擇了強者而摒棄了弱者 。把生命的衝力當做是強者的象徵,把倫理道德當做是弱者的表示。弱者在倫理中,都希望憑藉倫理來保護自己,可是強者不需要藉任何的東西保護自己,可以自己出來創造生命的衝力。

在這裡,我們可以看到尼采的思想,自小就養成一種心態,對世上所有的事物都看成對立的,所以在尼采的整個哲學著作中,找不到「和諧」的概念,也就是找不到「矛盾統一」或「對立統一」的概念。尼采自己在古典文學中找到了兩種弱者與強者的典型,一個是「垂衣裳而天下治」的阿波羅,一個是冒險犯難的迪奧尼西奧,前者是羅馬的君主,繼承了祖先的偉業,享盡一切榮華富貴,而迪奧尼西奧是波斯的一位王子,因為他不希望接受不是自己努力所得來的王位,離家出走,自闖天下, 阿波羅雖然坐享其成,屬於成功的,卻是一位弱者,迪奧尼西奧雖然失敗,可是他擁有幸福,因為每一點一滴的事業,都是自己親自創造的。

尼采很顯然地是強調日耳曼民族的民族性,應該如迪奧尼西奧,而不是阿波羅的方式,這種阿波羅式的生活方式,是基督宗教的倫理道德,所以尼采站在民族意識的立場,反對基督宗教,而主張權力意志。當然在尼采的所有假設中,阿波羅式的生活因為有保障,一定會成功;但是迪奧尼西奧在命運之中搏鬥,成敗仍然是未知之數,所以尼采設計了人生的藍圖,以賭注的精神來解釋「超人」的哲學,他說:「人生在世,就注定了要選擇自己的存在,在一切悲劇式的荒謬與矛盾之中,用自己的生命衝力與環境搏鬥,去創造未來。」,但是這個由自己奮鬥出來的未來,不一定在自己的掌握之中,因此每一個人在完成自己人格的努力,就等於一個賭注,從現實的此世去賭理想的彼岸,在此世與彼岸的中間隔著一道鴻溝,下面有無底的深淵,人生就好像馬戲班裡面走繩索的人,要不是走過去,要不然就是掉入深淵之中。

尼采在此用了德國文學的文字遊戲,以跌下去一次為人生過程中的墮落,以「走過去的人」為德文「超人」(Übermensch) 的意義 ;誰敢冒著掉下去的危險的話,就有機會走過去,成為超人,如果他連這個膽量都沒有的話,那他本身就是墮落的。

「上帝死了,只是我和你把祂殺死的。」這是尼采所說的一句話,它的意思是指當時的人性已經迷失了自己的信念,已經喪失了強者的風度,因此所謂的上帝和宗教,都已經被我們扼殺了。

顯然地尼采的這些思想,雖然可以說是淵源於三種對立,但是主要的還是他對生命的一種體認, 尼采採取了三種不同的角度去考察究竟什麼是生命,生命是不是有什麼不同的層次。

二)三種角度

1.悲劇

尼采首先指出生命是悲劇式的,因為人生來就不斷地追求幸福,可是最後卻發現幸福並不存在,存在的卻是我們在生命途中所嘗到的永無止境的失敗;這麼一來,人生來就追求,但是又得不到,所有的這種情形,豈不使得觀眾們為這種悲劇一掬同情之淚呢?

人生因此也就不是幸福的,而人生的前途也因此而變得黯淡無光,要受的苦一定得受,但是是否可以得到光榮,卻是未知之數。 人生因為要在各種對立中選擇自己,要在各種不可能的情況中創造新的生命,要在虛無主義的絕望中找到希望 ,可是最後人生還是會失敗的,絕望的;尼采也在這種情況之下,講出人生的悲劇。

2.奮鬥

其次尼采更進一步認為,在個人自身覺得自己的遭遇是悲劇的時候, 可是人自己本身對於自己的存在不能夠失望,還是應該利用原有的生命衝力,替自己的未來下賭注 ,這就是說,要以權力來代替「善」,要用強權來代替「公理」,因為他總是以為節制是弱者的行為,倫理是弱者的行為;於是在未來顯現尚未開始,一切的將來都隱藏在形而上的領域之時,用毅然決然的決策開始為生命奮鬥。這種權力意志的生命的表現,才是人的精神的表現,因為他才能夠選擇自己,又能夠引領自己走上未來。

3. 赤裸的存在

生命的第三個角度,就尼采看來是赤裸的存在,因為一切的原始才是真象,俗世間已經把人的思言行為用倫理規範去緊緊地束縛著,一切的禮俗使得現世的人們失去了人原始的真誠,人面對著世界、社會,總會多多少少地掩飾自己,做不真、不純、欺騙的一些行為; 一個人在社會中失去了純真之性以後,他的人性也就受到損害。

尼采以為要保存赤裸的存在,唯一的方法是要保存原先的赤裸的生命,以權力意志去推行和運用。尼采哲學的設計,認為誰遵循了上面提及的生命三個角度,就是「超人」。 這「超人」的意思,是先假定人的進化,由動物而人,由人而超人,超人已經超脫了人生的所有束縛,尤其是解除了宗教的道德價值,以權力意志來實現自己的人 ;超人仍然是人,而不是神,因此雖然人超脫了世界的束縛,他仍然留在世界上,正如尼采在《蘇魯支語錄》(《查拉圖斯特拉如是說》)中所描寫的,蘇魯支雖然自己認為權力意志和智慧都已經到達了超人的境界,可是他仍然要下降凡間去拯救他人,如佛教中的乘願再來,普渡眾生的菩薩心腸。

當然尼采在西洋哲學的貢獻,在於他個人對於生命的一種嚮往,對生命的真誠,並且在生命中的奮鬥 ,可是尼采在西洋的哲學上,也有一些污點,這個污點就是他宣示了傳統的上帝的死亡,宣示人與人之間的仁愛道德的沒落。

西洋哲學史話

這裡買

(本文書摘內容出自《西洋哲學史話》,由  時報出版 授權轉載,並同意 Vida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