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這個世界感到好奇】迪士尼執行長:在職業生涯中讓我受益良多的許多「人格特質」,都來自父親

圖片來源:《我生命中的一段歷險:迪士尼執行長羅伯特‧艾格十五年學到的課題

《VO》導讀:

羅伯特.艾格在 2005 年接任華特迪士尼公司執行長。那是個艱困的時期,競爭比以往激烈,技術變遷也比公司史上任何時間快速。15 年之後,羅伯特.艾格被《時代》雜誌評選為當代最創新、也最成功的執行長之一。

他在《我生命中的一段歷險:迪士尼執行長羅伯特‧艾格十五年學到的課題》書中感性地寫到:「在我的職業生涯中讓我受益良多的許多人格特質都來自父親的教養。」

(責任編輯:戴相文)

文/迪士尼執行長 羅伯特艾格

這本書雖然不是回憶錄,但是不可能只談論在我的職業生涯中讓我受益良多的個人特質,而不回顧我的童年。我總是有某些習慣,總是做某些事情,這是先天與後天不可思議的結合所產生的結果。(例如:記憶所及,我總是早起,我很珍惜在其他人起床之前的這段時光。)還有其他的特質和習慣,則是因為我做了許多有目的的決定所形成。跟許多人一樣,我會做出這些決定有一部分是受到父母親的影響,特別是我的父親。他才華洋溢又複雜難懂,對我人格的養成比任何人都更重要。

父親讓我對這個世界感到好奇

當然他讓我對這個世界感到好奇。我們有一個書房,裡面一排排書架上擺滿了書,每一本書我父親都讀過。我是直到上高中,才開始認真閱讀,但是我最後真的愛上看書,是因為父親。他有美國所有文學巨擘費茲傑羅(Fitzgerald)、海明威(Hemingway)以及福克納(Faulkner)和史坦貝克(Steinbeck)等大文豪的全套作品,這些書籍是向每月之書俱樂部(the Book of the Month Club)訂購的。我從書架上拿下《夜未央》(Tender Is the Night)、《戰地鐘聲》(For Whom the Bell Tolls)等其他數十本書,讀了一本又一本,他叫我看更多書。我們還共進晚餐,討論世界大事。十歲那年,我在門前草坪一把抓起《紐約時報》(New York Times),然後在廚房的桌子上看報紙,那時其他人都還沒有起床。

我們住在長島一個以工人階級為主的歐申賽德(Oceanside)小鎮上的一棟錯層式住宅(split-level house)。家中兩個小孩,我排行老大,妹妹小我三歲。我的母親溫暖而有愛心,是個全職媽媽,直到我上高中,她在當地的初中圖書館找到了一份工作。我父親是海軍退伍軍人,他從戰爭中回來後,曾與一些「較沒分量」的大型樂隊一起演奏小號,但他認為自己永遠不可能當樂師維生,因此從未嘗試把它當作全職。他曾在賓州大學華頓商學院就讀,主修行銷。第一份工作是在一家食品製造公司的行銷部門,這使他一腳踏入廣告界。他進到麥迪遜大道(Madison Avenue)一家廣告公司當廣告業務員,負責老密爾沃基(Old Milwaukee)啤酒和布倫瑞克(Brunswick)保齡球的業務,但最終丟了這份差事。他換了幾家公司,幾乎總是平級調動(lateral move)。到我十歲或十一歲的時候,他換過許多工作,換得如此頻繁,我開始想知道原因。

他熱中參與政治活動,具有非常強烈的自由主義偏見。他曾執意參加「向華盛頓進軍」(March on Washington)遊行活動,去看馬丁.路德.金恩(Martin Luther King, Jr.)發表演說,因此丟掉飯碗。他的老闆當天不准他請假,但他還是去了。我不知道他是辭職去看金恩演講,還是事後被解雇,但有好幾次是這樣的結局,這只是其中之一。

我以他堅強的性格和他的政治觀點為榮。他有強烈的正義感,總是站在弱勢族群這邊。可是他很難控制自己的情緒,他的言論經常惹來麻煩。後來我才知道他患有躁鬱症,他嘗試多種療法來治療自己的疾病,其中包括電擊療法。他的情緒起伏不定,我身為家中長子,承受的壓力最大。我雖然從未感受到他的情緒威脅,但是我敏銳察覺到他的陰暗面,並為他感到難過。我們從來不知道晚上回家的是哪種心情的爸爸。我坐在家中二樓的房間裡,從他開門和關門以及走上樓梯的聲音,來判斷他的歡喜悲傷。這樣的情景仍歷歷在目。

我對時間管理的警惕來自於父親

有時他經過我的房間時會進房查看。按照他的說法,是要確保我「有效運用時間」。那指的是閱讀、做家庭作業或做些會「讓我變得更好」的事情。他希望我和妹妹玩得開心,但是對他來說,善用時間,集中精力達成目標,也是重要的事。我敢肯定,我對時間管理的警惕(有人可能會說過分執著)來自於他。

我很早就覺得,成為家庭穩定的中心是我的職責,這甚至擴展到家中的實際事物。如果有東西故障,母親會要求我修理,所以我從小就學會如何修理所有待修物品。我認為,我對科技的好奇心一部分來自於此。我喜歡使用工具拆解東西,藉此了解各項物品的運作原理。

我的父母經常杞人憂天。他們倆都有種不祥的預感,覺得不好的事很快會降臨。我不曉得其中有多少是天性,有多少是經過後天學習的焦慮反應,我的情況則恰恰相反。從小到大,我不太擔心未來,也不太害怕嘗試和恐懼失敗,憂心忡忡。

隨著年齡增長,我益發感覺到父親對自己的失望。他不滿意自己的生活,他看自己的人生是失敗的。這就是為什麼他要我們努力工作,而且做出績效,就某種程度來說,這樣我們可能就獲致他從來沒有過的成功。他的工作不穩定,如果我想要有錢花,就需要自己賺。我從八年級就開始打工,鏟雪、當保母,也曾在五金店當貨物管理員。十五歲時,暑假在學區找到清潔工的活。這份工作需要清潔每間教室中的每台暖氣,然後檢查每張書桌的底部,確保在新學年開始時每張書桌底部都沒有口香糖黏著。清理乾淨一千張桌底的口香糖可以修心養性,或者起碼可以容忍單調,或……

我決定不要在失望中虛度人生

我在伊薩卡學院(Ithaca College)就讀時,一年級和二年級的每個週末幾乎都在當地的必勝客(Pizza Hut)店裡做比薩。我的高中成績大部分是 B,少數是 A,但是我一直不特別熱中學術課程。不過,上大學時,我突然開竅了,下定決心要勤奮學習,盡可能充實自己,我認為這也與我父親有關——絕對不要重蹈父親的覆轍,不要對自己充滿挫敗感。 我對於「成功」沒有清楚的想法,對於財富或權勢也沒有具體的願景,但是我決定不要在失望中虛度人生。人生無論歷經多少風雨,都不要為挫折和缺乏成就感所苦。

早年那些歲月,除了我父親沒有過得比較快樂,母親也因此受罪之外,我不覺得承受很多痛苦。我希望他可以為自己感到更驕傲。我和妹妹從小就沒有被剝奪過愛。我們總是有一個屋頂,可以遮風避雨的屋頂,也不愁吃穿,只是沒什麼多餘的閒錢。度假通常是自己開車前往平凡無奇的地方,或者到距離我們家只有幾分鐘路程的海灘玩。看起來體面的衣服,我們剛剛好夠穿,沒有多餘的。要是突然跌倒褲子破了,父母通常會告訴我,先穿補靪的褲子,等有錢再買新的,這一等可能要幾個月。我從不覺得貧窮,也沒有人認為我窮。但是,事情往往不是看到的那樣。隨著年紀增長,我意識到這一點。

成為迪士尼執行長後,我在紐約帶著父親去吃午餐,聊了他的心理狀況以及他對生活的看法。我告訴他,我非常感謝他和媽媽為我們所做的一切,他們教導的道德規範以及他們給的愛。我告訴他,這已經足夠,還綽綽有餘。 我希望我的感激可以稍微將他從失望中解放出來。我說真的,在我的職業生涯中讓我受益良多的許多人格特質都來自他的教養。我希望他也明白這點。

我生命中的一段歷險:迪士尼執行長羅伯特‧艾格十五年學到的課題

這裡買

想看更多「職場人生」,快來追蹤 VidaOrange 生活報橘

延伸閱讀:

【實證突破逆境的領導術】TOYOTA 管理顧問入江仁之:設定一個「V」,能幫團隊萌生自信

長時間工作打電腦手腕超痠痛!物理治療師教你用「一面牆」簡單拉筋放鬆肌肉

(本文書摘內容出自《我生命中的一段歷險:迪士尼執行長羅伯特‧艾格十五年學到的課題》,由 商業周刊 授權轉載,並同意 Vida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