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鏡文學重磅小說】管仁健:沒有江南案就不會有的「十信風暴」

圖片來源:《十信風暴》,鏡文學提供

鏡文學推出重磅小說 《十信風暴》:1985 年一樁動搖國本的經濟犯罪,當時不能說的機密案情,資深記者以小說精彩解密。

資深記者王駿當年全程報導十信、國信事件新聞,事隔 35 年之後,以地景與事件織就此部小說,在詳述弊案始末之餘,也忠實還原八○年代大台北政商名流與市井小民的生活百態。

管仁健特別撰文推薦,「王駿的筆就像一面鏡子,倒映著天光雲影,使我們對謎團重重的十信案,瞬間就清澈澄明。」

文/管仁健

多數人都將 1987 年的解嚴,當成是台灣走向民主法治的關鍵年。但資深記者也是小說作家的王駿,卻有不同的看法。

王駿將歷史轉捩點提前了 2 年,理由就是這一年不僅爆發了「江南案」,還連帶也引發了「十信案」。《十信風暴》書中更直白的點出 :「沒有江南案,就不會有十信案。」

華裔美籍作家江南,在美國加州遭情報局派去的竹聯幫殺手「制裁」身亡,雖然案發於 1984 年 10 月,但兇手陳啟禮犯案後就逃回台灣。直到隔年 1 月,蔣經國才在美國壓力下,逮捕情報局長汪希苓等人,並且承認「江南案」是台灣情治系統所為。

無奈一波未平,一波又起,2 月又爆發「十信案」,軍方總政戰部王昇及其心腹蕭政之,多年來一直是十信超貸舞弊的「門神」。

晚年臥床的蔣經國,來台後雖靠把持並統合多頭馬車的情治系統,才得以翦除政敵,順利接班。但如今眼見大限將至,但早已失控的情治系統,因為擁護不同的儲君人選,即將摧毀國民黨在台壟斷 30 多年的專制政權。

外有江南案觸怒美國政府,內有十信案引發金融風暴,兩案都涉及情治系統各擁心目中蔣經國死後的接班人,因而也成為壓垮暴政的最後兩根稻草。

內外雙重壓力逼得蔣經國只能公開宣布,蔣家人絕不接任總統,也改組並限制情報局與總政戰部的職權,回歸單純軍事任務而不得再涉入內政,更不得「妄議」儲君。台灣從此擺脫北韓體制,在蔣經國死後,終於逐漸走向民主法治。

江南案裡的幕後集團是情報局,擁護的是蔣經國次子蔣孝武(長子蔣孝文因病已提前退出繼承人之爭)。十信案裡的幕後集團則是總政戰部,支持的則是蔣經國庶子章孝嚴(蔣經國死後又改姓為蔣孝嚴)。

雖然早在案發前 1 年多,總政戰部主任王昇已被蔣經國放逐,流放到離台灣最遠的邦交國巴拉圭,接任的許歷農出身軍旅,完全與偏情治系統的政戰無關。但蔡辰洲羽翼已成,不但獲得國民黨提名,36 歲就進入立法院,還組了本省籍增額立委的「13 兄弟幫」。

至於 1985 年初,為何會在江南案剛爆發,蔣經國隨即又引爆十信案。或許還是與久病臥床的蔣經國,要加快拆除「接班人」的所有未爆彈有關吧?

圖片來源:《十信風暴》,鏡文學提供

蔡辰洲何以能在政壇少年得志?

十信原本是國泰蔡家的金雞母,1957 年蔡萬春因大量投資土地,資金流動困難,剛巧政府也在推動全民儲蓄,十信於是發起「一元開戶幸福存款」運動。但人人都在嘲諷蔡萬春瞎胡鬧,1 元開戶連手續費還不夠。

然而「一元開戶幸福存款」運動推出後非常成功,十信存款立即突破 1 億元。到蔡辰洲接掌十信時,已經擁有 17 家分社與 10 萬社員,存款額達 170 億,成為全國 75 家信用合作社中規模最大,也是營業量最多的合作社。台北四信、六信、十六信,因為經營發生問題,都被政府指導併入十信,只是沒想到最後十信也出狀況,而且狀況比前三家都還大。

國泰集團原本是由蔡萬春、蔡萬霖與蔡萬財(後來改名蔡萬才)三兄弟合作建立起來。1979 年蔡萬春中風退休,國泰集團分家,老二蔡萬春之子蔡辰男與蔡辰洲兄弟,分得國泰信託與國泰人壽。

老三蔡萬霖分得十信與國泰建設後,先以十信股份交換姪子蔡辰洲與蔡辰男的國泰人壽與國泰信託,又以國泰人壽與國泰建設,成立國泰人壽集團,後來改名霖園集團,並出任董事長,旗下核心企業為國泰金控。老四蔡萬才則獲得國泰產物保險,後來改為富邦產物保險公司,之後不斷擴充成為富邦集團。

國泰分家之後,蔡萬霖的霖園集團與蔡萬才的富邦集團,都還算穩健經營,只有獲得十信經營權的蔡辰洲闖下大禍。蔡辰洲自幼就有點輕微的小兒麻痺,又是庶出,比起會讀書的大房長兄蔡辰男,總是相形見絀。

台語俗諺說「細姨仔囝拚出頭」,意即庶子無法得到家裡長輩的認可,必須靠自己更加打拚,才會有出頭天。企圖心很強的蔡辰洲,在蔡萬春中風,國泰分家之後,從政的心更堅決了。

但是蔡辰洲的叔叔蔡萬才,1972 年就已在台北市選上立委,1975 年連任,1978 年的選舉因台美斷交而延後到 1980 年,蔡萬才三度連任,擔當立委 11 年了。而且論學歷,蔡萬才又是台大法律系畢業。就政治實務來說,國泰蔡家也不可能有兩個立委的。

因此蔡辰洲要在政壇上取代叔叔蔡萬才,就必須有更強大的黨內高層當靠山。於是蔡辰洲重金禮聘總政戰局中將退役的蕭政之,在自己旗下的國泰塑膠關係企業,擔任理想、國璽彩印、金山彩印等公司董事長。當然,這些頭銜都不重要,蕭政之對蔡辰洲的最大貢獻,就是先透過蕭政之的引薦,拜了王昇為義父。再由王昇搭線,與蔣彥士相識,加入中國國民黨。

1983 年台北市黨部主委關中,堅持不再提名已連任 3 次,又是法律系出身的蔡萬才,轉而提名年僅 36 歲的蔡辰洲。而蔡辰洲也不負所望,根本不用黨部「配票」,憑自己的人脈金脈,就在台北市順利當選增額立法委員。

蔡辰洲搶來原本不屬於國民黨的這一席,讓應選 8 名立委的台北市,國民黨就創下空前絕後「7UP」(當時的名牌汽水)的佳績。關中也因此一戰成名,徹底壓制美麗島事件後,風起雲湧的黨外政治勢力。台北市從過去的「黨外聖地」,翻轉為迄今藍營最重要的「天龍國」。

蔡辰洲究竟犯了蔣經國的哪條禁忌?

1970 年代蔣經國執政起,就開始了「催台青」政策,提拔李登輝、林洋港、邱創煥、趙守博、許水德等台籍青年官員。但這些台籍政務官,仍必須保持事務官性格,要比外省人更聽話清廉。然而對於台籍民意代表,國民黨要的反而是在地方派系或財團裡能長袖善舞的人。

蔡辰洲剛當上增額立委,就在立法院組成「13 兄弟幫」,結合其他國民黨台籍立委劉松藩、王金平、洪玉欽、謝生富、李宗正、李友吉、林聯輝、蔡勝邦、吳梓及蕭瑞徵等人,在忠孝東路一段的來來飯店(現在的喜來登,當時由蔡辰男經營)17 樓俱樂部,經常邀宴財經官員,利用人頭貸款,搞些炒地皮等有暴利的事業。

蔡辰洲與他的「13 兄弟幫」,若是專心搞錢炒地皮,不涉入蔣家宮廷內的權力鬥爭,蔣經國對台籍民意代表的斂財,向來睜一眼閉一眼。但蔡辰洲卻透過蕭政之牽線,攀上王昇、蔣彥士與馬紀壯這一外省高官或將領,進而介入接班人之爭,這就犯了蔣經國的大忌。

美國在台協會 AIT 首任理事主席丁大衛,2015 年出版的回憶錄裡,就提到 1983 年初,丁大衛安排王昇夫婦訪美。當時王昇主持「劉少康辦公室」權傾一時,但國民黨 8 位重量級中常委,竟趁王昇不在台灣時,聯袂請見風中殘燭的蔣經國,控告王昇藉「劉少康辦公室」名義濫權,甚至直接下指令給各部會,讓他們不知該聽誰的。

其實蔣經國早已透過其他特務管道,知道王昇與章孝嚴向來交好,因此與蔣孝武常起衝突。朝臣勾結宮內皇子,又廣交各路諸侯,這是宮廷大忌。讓命在旦夕的蔣經國,決定在死前痛下殺手。

十信是當時規模最大的信用合作社,營運良好,獲利能力極為可觀。因此我們所說的十信案,並非十信本身的營運出問題,而是蔡辰洲擔任立委後,仍兼十信理事會主席,利用職權在十信櫃台,辦理非法的國泰塑膠關係企業「職工存款」。

十信的貸款客戶中,若有企業經營不善,無力清償時,蔡辰洲就陸續吃下,成為十信關係企業。加上蔡辰洲當選立委後,揮霍更加無度,就經由人頭戶提供土地,低價高估向十信抵押貸款,將十信的資產完全掏空。俞國華擔任中央銀行總裁時,多次檢查十信,早已發現問題,但移交財政部懲處卻從無下文。

另外早在蔡辰洲想要取代叔叔蔡萬才,出馬角逐立委之前,1983 年 7 月,俞國華就向蔣經國密陳,絕不能讓蔡辰洲進入國會,否則台灣會爆發比 1948 年上海「打老虎」更可怕的金融風暴。

但蔣經國這時也已經是一個頭兩個大,因為王昇的劉少康辦公室,早就成了太上行政院,直接對內閣職員下指令。如果要讓蔣孝武接班,就必須先解決王昇。至於王昇底下的其他黨羽,早已盤根錯節,一時間也難以徹底剷除,就只能依序處理了。

1983 年 5 月,蔣經國下令關閉「劉少康辦公室」。9 月蔣經國將做了 8 年總政戰部主任的愛將王昇,才調任三軍聯合作戰訓練部主任僅 3 個月,立即又宣布外派駐巴拉圭大使。巴拉圭是距離台灣最遠的邦交國,王昇又不懂西班牙語,連英語都不行,這樣的外派,擺明就是放逐王昇。

但王昇個人的仕途雖然中挫,透過蕭政之牽線,已獲蔣彥士、馬紀壯與阮成章支持的蔡辰洲,還是獲得國民黨提名,順利當上立委。不過另一方面,蔣經國為了替蔣孝武的接班鋪路,剷除王昇的勢力仍持續進行。

十信案為何搶在江南案未結束前就先爆發?

雖然蔣經國要罷黜王昇一個人比較簡單,但要整肅背後這一整個集團就很難了。1984 年 6 月,蔣經國再將做了 6 年的總統府秘書長馬紀壯,調行政院政務委員。然而到了年底,雖然江南案已經爆發,在美國的壓力下,即將外放新加坡的蔣孝武,已不可能接班了。不過蔣經國剷除王昇黨羽的行動,仍然按計畫持續推進。

1985 年 1 月底,官方發布台北市政府財政局調查十信營業違規的新聞,首次登上媒體,十信立刻出現擠兌。但財政部次長李洪鰲仍對外宣稱,農曆年關將近,十信客戶為了發放員工年終獎金而大量提款,這樣的現象各大銀行皆有,過完年就會回復正常。

但這一年的春節很晚,是在 2 月 20 日,十信出現的擠兌人潮,若無中央直接撥款紓困,怎能撐到過完年?

因此在 2 月 10 日,財政部宣布將十信現任及前任理監事全部限制出境,且禁止財產轉移。但 11 日十信仍遭擠兌 36 億元,部分分社已無現金可提領,連帶造成其他銀行也出現擠兌。

2 月 12 日擠兌更達到 61 億元,連蔡辰男的國泰信託也出現擠兌。十信經理葉煌良乾脆趁亂捲款兩千多萬元逃亡。

到了 13 日,國泰信託擠兌提款達 90 億元,根本無法撐到過完農曆年。於是在春節前最後一個營業日的 2 月 18 日,合作金庫直接進駐十信代管。蔣經國趁勢也將做了 6 年的國民黨中央委員會秘書長蔣彥士,調任總統府國策顧問。蔣彥士與馬紀壯這兩大秘書長都撤換後,蔣經國最後才出手對付蔡辰洲與蕭政之。

當然,很多讀者或許會不解,在十信案之前,台灣辦理職工存款的企業,絕不是只有蔡辰洲的國泰塑膠一家。蔡辰洲還將國泰塑膠職工存款,放在合法的金融機關十信裡;國民黨中常委林挺生的大同公司,那是直接在公司裡開設櫃台收受存款,甚至公開登廣告昭告利率。

另一方面,有問題的信託公司,也不只是國泰信託一家而已。第一信託、亞洲信託與華僑信託的問題更多。至於其他信合社或農會,狀況更是不堪聞問。更離譜的是當時台灣已有一堆的地下投資公司,像是鴻源或龍祥之類的將近百家,蔣經國到死都沒處理,為何一定要先解決蔡辰洲的十信?

因為無論林挺生的大同,還有其他金融機關甚至地下投資公司,都只是乖乖斂財,沒人會來碰觸蔣經國的接班問題。因而回首往事,蕭政之將蔡辰洲拉進政治圈,甚至拉到王昇集團的核心裡,要去跟蔣孝武集團對幹。這到底是在幫蔡辰洲?還是在害蔡辰洲?

「歷史,除了人名是真的,其他都是假的。小說,除了人名是假的,其他都是真的。」十信案的錯綜複雜,無論用歷史,還是用小說,都很難釐清脈絡,因此至今仍是謎團重重。

前半生是財經記者,後半生是小說作家的王駿,卻用《十信風暴》這本書,讓大家見識到小說不僅能比歷史更真實,甚至連人名都不必用假的。

問渠哪得清如許,為有源頭活水來。王駿的筆就像一面鏡子,倒映著天光雲影,使我們對謎團重重的十信案,瞬間就清澈澄明。有關《十信風暴》的內情,大家還是來看看王駿怎麼說的吧!

搶先看 《十信風暴》

圖片來源:鏡文學提供

《十信風暴》 新書分享會

主講:《十信風暴》作者王駿、財信傳媒集團董事長謝金河

時間:7/18(六)下午 3:00-4:30

地點: 誠品松菸店 3F Forum (自由入場)

(本文訊息由 管仁健 撰文,內文與標題經 VidaOrange 修訂後刊登。責任編輯:戴相文。)

想看更多「好書推薦」,快來追蹤 VidaOrange 生活報橘

VO 推薦閱讀:

【青鳥專欄】如何寫出一整個世代的情緒?張鐵志:讓小說是小說,也是真實歷史

【台灣的美,被他畫出來了】插畫家陳又凌畫出台江國家公園可愛的「濕地小住客」

【暫時遠離城市喧鬧】編輯精選台東、花蓮、南投、台中 4 家「安心旅遊補助」的森林系療癒旅宿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