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都可能曾是《小丑》:為了符合別人眼中的「正常」而失去自我

圖片來源:《小丑》劇照

由瓦昆·菲尼克斯 飾演的《小丑》,一部以殺人無數的反派為主角的電影,為何會引起這麼大的迴響和共鳴?

因為這並不只是 DC 漫畫明星級反派小丑的傳奇,而是一個平凡人亞瑟的故事,而他的故事正能呼應很多人生活中感到最孤單的時候。

最孤單的是,我只准快樂

整部戲從亞瑟在鏡子前展現笑容拉開序幕,那難看的笑臉令人印象深刻,他並不是發自內心的笑,而是拉著自己的嘴強逼自己擠出一個笑臉,就像日常生活中,我們時常逼自己不要有負面情緒一樣。

圖片來源:《小丑》劇照

很多人從小就被教育要當個快樂、不隨便頂嘴、鬧情緒的乖小孩,就像亞瑟從小就被母親以小名”Happy” 喚著一樣,即使他經歷了受虐、霸凌、精神疾病等痛苦。久而久之,這些人學會了壓抑、學會了逃避,但不被理解的情緒,變成一個大黑洞,形成一種揮之不去的空虛感。

無法感受到自己真實情緒的麻木,是很孤單的。

「對精神疾病患者來說,最慘的是什麼?就是人們總期望你表現得像沒有患病一樣。」這是亞瑟寫在日記的一句話。

社福機構人員對於亞瑟的態度怕事且消極,只去躲避或是要求對方「想開點」,完全不願意去傾聽與陪伴,亞瑟在最後冷冷地說出「妳根本沒在聽,也從未去聽,妳只會問我『為什麼有這麼多負面想法』」,這話重重地打在每個觀眾的心中。

最孤單的是,我為了你的認可努力地「不像自己」

我們都不免俗的渴望獲得大家的認同與關注,亞瑟也不例外,他想成為一名諧星,就像他的偶像——知名脫口秀主持人莫瑞一樣,一開金口便以幽默感染了電視機前的高譚市市民們。

然而他越想變成某個理想中的樣子,卻反而離它越來越遠。亞瑟從沒停止過在他破舊的日記本寫下無數個別人的笑話,試圖以自己的方式表演出來,卻只獲得別人的譏笑,他的偶像莫瑞更拿他的表演片段在節目上狠狠諷刺一番。

圖片來源:《小丑》劇照

他努力的「不像自己」,試圖滿足主流的幽默感,反而畫虎不成反類犬,就像醜小鴨把自己染白混入天鵝群中,也無法變成真正的天鵝,獲得真正的歸屬感。

他在電車上殺害了三位表面上是韋恩企業優秀員工,背地裡卻霸凌弱勢的中年男性後,反而點燃了整個城市的仇富情結,成為被底層市民崇拜的偶像「小丑」,這是何其諷刺?

圖片來源:《小丑》劇照

「讓一個人走向癲狂,只需要糟糕的一天。」

出自漫畫《蝙蝠俠:致命玩笑》中小丑的一段對白,講述好人如何變壞的歷程,就像亞瑟住處旁的三層樓梯,將絕望的處境一波一波地疊加在亞瑟身上,他用瘦骨嶙峋的身體試圖抵擋現實帶來的惡意。

影片中不斷帶到他爬樓梯的身影,顯示出亞瑟的掙扎,而最終他選擇殺了曾放任自己被虐待但袖手旁觀的母親,上了電視節目,大聲疾呼社會體制如何嘲弄他並開槍擊斃了曾是崇拜對象,卻拿他出糗的影片調侃他的脫口秀主持人莫瑞。

當他成為小丑時,從樓梯上狂舞而下,象徵著亞瑟選擇順應這世界的惡意,成為混亂發洩的出口。

亞瑟畫著小丑妝眼睛卻流著淚時,那樣的無助穿透屏幕狠狠地扎在觀眾身上,讓人不禁為他所受的痛苦產生憐憫。

無論是亞瑟,還是你我,都需要被允許成為最獨特的自己,同時也被別人接納著。

(本文提供合作夥伴轉載)


蝦皮購物 1111 祭出「天天全站 0 元免運」、將大灑總價值破億的 1,000 萬組購物金,人人都有獎!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