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我們要選這篇文章】

有時候,我們會看到這樣的戀愛關係:他們是人人稱羨的情侶,但私底下其中一方卻說:「為什麼他總會在別人面前,開玩笑地說我的不是呢?我是不是真的很差?」一段感情讓人不停自我檢討,或許就該思考,是不是這段關係出了什麼問題。

(責任編輯:翁筠茜)

很多人都經歷過這樣的親密關係:兩個人沒有劇烈的爭吵,更沒有肢體上的衝突,在外人看來經常秀恩愛、打情罵俏、算得上「幸福美滿」,結果私底下,親密關係中的一方卻總跟人抱怨自己情感生活很累,很辛苦。

在他們身上,彷彿有某種看不見的暴力,由一方施加給另一方,只有身處其中的人才能知道有多痛苦。

和我們常說的「冷暴力」不同,這其實是親密關係中令一種更不明顯的情感暴力:「精神虐待」。

什麼是「精神虐待」

精神虐待是一種間接暴力,比直接暴力更讓人難以察覺,但也更常見。在愛情中,往往表現在不尊重伴侶,說謊或者單純的操縱行為。

施虐者看似沒什麼虐待行為,但言語、舉止間都會透漏出明顯的虐待意味,比如言語攻擊、羞辱、諷刺、貶損。

精神虐待的手法往往也十分細膩,不著痕跡,旁觀者很容易將其誤解為兩人所謂的「親密互動」,或者「打情罵俏」。

例如,有人會在和朋友聚會時開玩笑說女友不夠性感,沒有吸引力;當眾嘲笑伴侶的隱私和生活習慣,說他在家裡各種髒亂懶;長期貶損另一方的工作能力,不會在伴侶工作受挫的時候給予安慰,反而一再地告訴他「你就是沒辦法做好這些事」,好像自己是為伴侶好而提出的「中肯建議」;經常表現出心情不好的樣子,只有在對方「百依百順」的情況下,才願意高興一下。

精神虐待中,施虐者和受虐者的特質

在親密關係中,施虐者其實已經通過各種方式傳達了「我沒那麼愛你」的信號,但是從來不會明說。他們總是在企圖壓抑對方,來鞏固自己的主宰地位。

精神虐待的施虐者往往有自戀、自大、缺乏責任感、偏執等特質。他們總是鎖定在受虐者暴露在外的弱點加以打擊,希望用這種迂迴的方式控制對方。

同時,精神虐待中的受虐者,往往很少會有「被害者意識」。理想的受虐者是敏感、善良、又愛責怪自己的人。他們總會為施加傷害的一方辯護,總去從自己身上找問題,並為施害者找出情有可原的理由。在這場精神虐待中,自己不是「默許」,就是「共犯」,總之就是個令人心疼的小受氣包。

當伴侶諷刺他的樣貌身材時,他只會覺得是自己不夠迷人,對方才會如此,自己應該增加自身的魅力值;當伴侶貶損自己的工作能力時,也常常會自我懷疑,我是不是真的做不好這些事,不然就不幹了;當伴侶在身邊的時候也會更加焦慮,更無法專心做好自己其實早已熟練的工作;當伴侶總是冷漠的回應一切互動訊息時,又會內疚自己是不是又做錯什麼事了,伴侶為什麼就不回應呢⋯⋯

認清施虐者的兩種手段

在心理學的臨床案例研究中,施虐者往往會採取兩種手段:「引誘」和「掌控」。

引誘:精神虐待的施虐者在親密關係初期,出於「自戀」,會不斷給對方展示自己的正面形象,或者透露自己曾受過的某種傷害,讓對方沉迷在他的正面形像中,並產生保護欲,使自己成為對方唯一迷戀的對象,讓自己被「理想化」。在接下來的相處中,施虐者很可能會通過各種方式,影響、干涉、操縱對方,讓對方自信心減損,失去客觀判斷。

掌控:在「掌控」階段,施虐者已經成為這段關係中的主宰,受虐方已經丟掉主動權了。施虐者會通過要要挾的手段來控制受虐者。只有在受虐者「聽話」的時候,才會讓受虐者好過一些。

而當受虐者習慣了這種模式後,總是會認為「只要我再聽話一些,我再對他好一點,他就會珍惜我了。」啊,實在令人太悲傷了。

施虐者的「溝通」

在一段精神虐待關係中,為了牢牢地掌控受虐者,抓住親密關係中的主動權,受虐者常常會製造一種溝通的假象。

「你想多了」、「我沒有針對你」、「我就是心情不好」、「你不要小題大做」、「我們在討論根本不存在的問題。」

為了讓施虐者不了解自己的受害過程,施虐者往往會阻止雙方進行有意義的交流。經過粉飾隱藏,施虐者可以通過非語言的方式或暗示傳達,給受虐者造成痛苦。

拒絕直接溝通:每當受虐者試圖解決他們關係存在的問題,或者指出施虐者做出的傷害時,施虐者往往會拒絕對話或者認為受虐者所說的一切並不是事實

冷漠:使用冷漠、單調的語氣

謊言:對事實進行歪曲

諷刺、嘲笑、輕蔑:在任何私人或者公共的場合,挖苦、取笑對方無傷大雅甚至比較私密的弱點。有時施虐者還會主動為受虐者創造弱點。例如,丈夫會挖苦妻子的樣貌,但是很有可能妻子在常人眼中都是一位非常貌美的女性

言行不一:施虐者在做出在受虐者看來有傷害意味的事情后,立馬說明並沒有針對受虐者的意思;用力關門、亂砸東西讓對方感到緊張和敵意後,否認是故意的。施虐者以混淆視聽和製造不安為目的,使受虐者陷入矛盾的情緒和感覺

否定人格:強調對方毫無價值

強勢表現:在親密關係中提出不合理的帶有侮辱性的要求,濫用作為伴侶的「權力」

這種施虐的破事,愛因斯坦就幹過。他曾經因為受不了妻子米列娃·瑪麗克(Mileva Maric),又不想主動提分手,直接定下幾條嚴苛而侮辱人的共同生活規範:

A. 你應該負責:
1. 我的內衣褲和床單要整整齊齊。
2. 準備我在辦公室吃的一日三餐。
3. 我的臥室和辦公室永保整潔,我的辦公桌除了我誰也不能碰。

B. 你斷絕與我的一切個人關係,除了為保持表面和樂所必要者。
你尤其不可要求:
1. 我在家裡陪你同坐
2. 我與你去旅遊

C. 你要明確保證以下規定:
1. 勿期待我的愛,也勿因此責怪我。
2. 我對你說話時要立即回答我。
3. 在我要求時,你要立馬離開我的房間和辦公室,不可抗議。
4. 你保證不在孩子面前以言行詆毀我。

朋友們,這不就是不平等條約嗎?大清已經亡了啊!

所以,如果你也經常在感情中經歷「精神虐待」,經常擔任「受虐者」角色,那麼,是時候擺脫這種狀態,讓自己過得更開心一點了!

怎樣走出一段精神虐待的親密關係,你需要:

認清傷害

想要走出一段精神虐待的親密關係,首先要做的是認清自己正處於一段精神虐待的親密關係中。如果在一段關係中總能感受到威脅,支配,甚至感受到羞辱,個人價值被貶損,或者常常感到孤立無援,那麼很可能這些都是「精神虐待」的徵兆。

走出負罪感

因為上文中提到的受虐者特質,在精神虐待中受傷害的一方常常會有強烈的負罪感,而這種負感也會使受害者在一段錯誤的感情中裹足不前。我們應該明白自己在這段親密關係中衝突負全部責任是不合理的,我們不能也不應該為對方犯下的錯誤代為受過。

及時止損

在精神虐待的親密關係中,很多當受虐者選擇繼續容忍、配合施虐者的原因是「他之前不是這樣的」」過段時間,他就會變回原來那個溫柔的伴侶」。但是很多時候,這種幻想只會加深受虐者的受傷害程度。伴侶的性情也許根本沒有改變,而是原本的精神虐待的本性暴露了出來。承認自己所愛或者曾經愛過的人的性格中透露出對自己而言很危險的部分,也許是一件很難的事,但是我們也應該及時止損,保護自己

不懼衝突

當在親密關係中受虐者受到傷害後,經常會選擇委屈求全的方式,避免雙方的衝突,在關係中保持一種「不良的平衡」。但事實上,當我們委屈求全後,施虐者只會變本加厲的加以傷害,而且在一段親密關係中,「不良的平衡」並沒有任何保持的必要,不懼衝突,停止受害才是我們應該做的。

得到真正理解自己的朋友的支持

因為精神虐待的隱蔽性,身處其中的人可能很難被身邊其他的朋友親人發現。找到一個真正能夠感受到我們痛楚的人的支持,能讓我們在離開一段精神虐待的親密關係時,更有依靠。

精神虐待在親密關係中太過於常見,以致於總被我們忽略。明明已經深陷其中,卻壓根毫無察覺。

是的,它的確並不起眼,但它帶來的傷害的深度和持久度並不比直接傷害、直接暴力來得少。

我們想說,面對任何一種暴力,無論熱暴力或是冷暴力,大家都應該勇敢抵制,勇敢面對。你一定會發現,踏出走出精神虐待的第一步,從來不是一件難事。

同理,真正愛你的人,也永遠不會讓你覺得這段感情很「難」。

(簡單心理微信公眾號:janelee1231)

(本文經合作夥伴 簡單心理 授權轉載,並同意 Vida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 〈爱情里这种“精神虐待”,比“冷暴力”更令人生厌〉。首圖圖片來源:)

質感提案都在這!追蹤 👉 生活報橘 IG,朝理想生活邁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