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 via Pexels

《VO》導讀:

我們在挑選對象,或在交往中時,揮之不去的問題就是「我跟他是不是真的契合?」這個問題固然值得思考,但往往我們把它的重要性放得過大了。

(責任編輯:李恬芳)

文/日本三大女作家之一角田光代

講到談戀愛,大家很自然會提到「契合度」,但「契合度」究竟是什麼呢?最近我開始思索。

二十幾歲時講的「契合度」其實非常單純,只要在一起感覺開心的,就是契合度高的對象;在一起覺得彆扭,就是合不來。正因為如此,才會產生「真實自我」的想法。

所謂「真實自我」,就是希望對方喜歡自己原有的面貌,以這樣的人當作理想對象。試探在自己毫無修飾之下是否仍有很高的契合度。

不過,在討論契合度之前,究竟「真實自我」又是什麼呢?三十歲之後我突然有這樣的疑問。

假設這個女生叫做良子好了。是我的一名女性朋友,從事跟我差不多的自由業。

大約兩年前,良子跟新任男友展開同居生活。每次我到她家玩,總忍不住思索,良子真的變了。在良子的面前,日間是再清楚不過的白天,晚上就是純粹為了睡眠而在的闇夜。她一大早做早餐,送了男友出門上班,晚上等男友下班一起吃晚飯。

有時候到良子家玩,會看到她親手做的菜擺滿小餐桌,甚至比放在地上的酒還多。接近午夜十二點,兩人雖然都沒開口趕我,家中卻升起解散的氣氛,我不敵這股嚴肅的壓力,只好獨自默默打道回府。

說起過去的良子,那可是頹廢虛無派的代表。日夜顛倒,跟男友講沒幾句話就吵起來,吃的全是垃圾食物,要是手邊剛好沒零食,把啤酒當飯她也不以為意。

我原先以為,良子的轉變是因為年紀的關係。就像人家說的「趨於安定、穩重」,良子在三十歲之後跟她喜歡的人一起生活,也變得安定、穩重。直到最近,她和男友分手了。

等不及同居的房子租約期滿,兩人就各自搬家,我問良子為何這麼急,她說真的累慘了。坦白說,她對於自己能過這種規律生活也大感意外,更驚人的是這樣的生活還讓她感到非常踏實。但是,同時卻感到莫名其妙的是⋯⋯她窺探著我的表情。「有種說不出的疲勞。」很開心,但也好疲憊。

讓她無法忍受的似乎不是男友,而是跟他在一起的自己。同時,我在內心深處忍不住質疑,所謂契合究竟為何?

也許根本不存在契合的人

只有在跟那個人相處時,才會突顯出自己的某個部分。幼稚、謹慎、任性、溫順等等。有時候,甚至冒出自己從來沒發現的另一面,大感意外。窩囊、冷靜、善妒⋯⋯麻煩的是,就算全部都有正向的反應,也不保證萬事順利;相反地,有時候看起來淨是負面,關係卻能維持得長長久久。

無論跟某個人共享過多少時間,我們隨時隨地——好比在深夜的垃圾收集場、車站月臺上、銀行的長長隊伍中——都無奈得面對自己一個人。既然這樣,不如徹底解放因心儀對象而出現的那個陌生的自己,還比較好。

於是我這麼想,契合度這玩意兒根本不存在。自己過去秉持的經驗、價值觀、速度、優先順位,這些種種跟名為「他人」的異物衝撞之下,會出現微妙的反應。

這反應讓人喜歡或不喜歡,就決定了這段戀情未來的方向。而反應中無法預測的部分,想必是談戀愛的趣味所在。

說到愛推薦好書

《名為我的天體,名為他的宇宙》

這裡買

延伸閱讀:

從男人的視角來看:為什麼我們決定要娶的,不一定是最愛的女人?
一談戀愛就開始無限小劇場,愛情中容易患得患失的 5 個星座
戀愛講師也曾在愛中焦慮,後來他懂了「這個」後愛得平靜快樂

(本文書摘內容出自《名為我的天體,名為他的宇宙》,由時報出版授權轉載,並同意 Vida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