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 via Pexels

《VO》導讀:

設法了解你自己,你找到自我跟真正想要的事物,就能停止浪費生命跟金錢在不重要的事物上,從而開始做出,能達成你真實目標的投資決定。

(責任編輯:戴相文)

與其把時間花在,尋找最棒的金融產品、閱讀最新的「信貸危機後的10大最佳投資標的排行榜」,還不如花點時間想想,對你而言,最重要的是什麼?

也許你可以從這個問題開始:什麼會讓你快樂?

《紐約時報》專欄作家大衛.布魯克斯(David Brooks)在珊卓.布拉克(Sandra Bullock)獲得奧斯卡最佳女演員獎後,寫了一篇有趣的文章,你或許還記得當時她發現丈夫出軌了。布魯克斯問讀者:事業獲得重大成功,重要的感情卻隨即崩毀,你說這像不像一場交易呢?

也許你早就知道,婚姻美滿與否比事業是否成功,更能推測一個人是否幸福。布魯克斯指出,收入和幸福的關係也同樣複雜,只是可能沒有你想的那麼密切相關。

我們都知道,一旦晉升中產階級,就不必太計較你1個月賺多少錢了,這時候更關乎幸福的,反而是個人的情感。布魯克斯指出,參加一個每月聚會一次的團體,所產生的幸福感相當於收入增加一倍(哇賽!);而美滿的婚姻所帶來的情感獲益,相當於一年賺進10萬美元。

布魯克斯的結論是,現代社會關心的焦點錯了。政府緊盯經濟趨勢,卻鮮少留意,社會福利方案與機構對幸福的影響;個人則太憂慮金錢,卻忘了擔心生活有沒有樂趣以及愛。

這跟你的理財規畫有什麼關係?當你在思考需要多少錢才能退休時,別只掛心要多少錢才能買到夢想中的房子。你更要確定是否有充足的預算,可以探訪孩子、支付高爾夫俱樂部的費用,或萬一婚姻出狀況,有沒有錢找律師談。

貪婪和恐懼是同一件事

讓我們再回到2009年、金融海嘯席捲全球市場,大約6個月後,當時身兼記者、作家與電臺主持人的緹佩特(Krista Tippett),在公共電臺主持了一系列對談節目。她訪問多位宗教思想家、科學家、經濟學家與藝術家,談論危機所喚醒的人類價值。

身心靈整體醫療先驅雷門醫師(Dr. Rachel Naomi Remen)說,危機恰是探索心靈的良機。她把金融海嘯視為提出問題的機會,讓我們得以自問:什麼可以讓我撐下去?我需要什麼才能過活?

我們先來想想第一個問題,答案是大一點的房子?還是家人感情更緊密?身體健康?

就某種意義來說,這些都是理財目標:大房子比小房子更花錢,維持健康表示,可能要花錢定期做檢查(雖然光做檢查還不夠);要跟家人關係更緊密,表示要少花點時間工作,甚至少到必須接受減薪,才能多陪你的小孩。

雷門和其他幾位受訪的思想家都指出,一個人的投資決定,通常會反映這個人的不確定感與不安全感如果你覺得寂寞,可能就沒有安全感;如果你沒有安全感,可能就會設法讓自己感到安全一點,讓自己對某個社群有歸屬感;於是你可能會買跟周遭的人一樣的汽車和衣服,或是跟他們一樣花大錢去度假,但是到頭來,你還是無法減少孤獨的感覺,而且在你無意識的追求情感上的安全時,說不定犧牲了真正的財務保障

我們通常把恐懼和貪婪,當作兩種動機來討論,但你也可以說,這兩者是同一件事──我們的貪婪出於恐懼,兩者都會促使我們過度消費,卻未必能反映出,真實的自我與真實的需求。

這件事有什麼意義?設法了解你自己,不管方法是什麼都儘管去做。你找到自我跟真正想要的事物,就能停止浪費生命跟金錢在不重要的事物上,從而開始做出,能達成你真實目標的投資決定。

先人生規畫,才理財規畫

過去這幾年,輿論、媒體,還有咖啡廳裡,都開始探討金錢的深層問題:你可以相信誰?為什麼我們需要錢?要是在10年前,可能大多數人都會認為這些問題是「新時代(New Age)的胡言亂語」,現在就不會覺得瘋狂了。

喬治.金德(George Kinder,《成熟理財七部曲》作者)用非常寬廣的角度看待「理財規畫」這個概念,他喜歡稱之為「人生規畫」。他寫道,做人生規畫,目標是「發現顧客最深的、靈魂深處的目標。」

金德問顧客3問題,我簡化如下:

1.你根本不用為錢操心,你會怎樣度過你的人生?你會做出怎樣的改變?

2.醫師宣布,你只能夠再活5到10年,但你不覺得自己病了。在僅剩的餘生中,你打算做什麼?

3.這次醫師宣布,只剩下24小時。你內心有什麼感覺?你錯過了什麼?

當你思考這3道問題的答案,一定能發現對你而言最重要的是什麼?大部分人的答案,會提到家人與朋友(人際關係),許多答案提到要活得更真誠、更注重心靈層面、更有創意(打算寫小說或寫歌),還有回饋社會、多親近大自然。

不論你想到什麼,在做投資決定時,要把這些答案考慮進去。說不定你的選擇會更能反映你的價值觀。

自我探索的過程可能會很苦,在過程中一定要保持耐心,不斷提醒自己,這不是在思考錢,而是你的人生。

理財時先做緊急的事?還是重要的事?

我寫這段話的時候是初春3月,雖然帕克市的地上還有積雪,我卻突然發現,這一年已經過了快1/4了。

我和許多人一樣,會在1月的時候下定決心,今年要做到什麼事?我想做的事情太多了,剛開始有幾個星期,我做得很起勁。但現在3月了,還有那麼多事要做,我一方面開始焦慮,一方面又覺得這一年還有3/4,不必想得太嚴重。

理財規畫顧問高德曼(Bob Goldman)說,他的客戶總是在1、2月時暴增,因為很多人會帶著他們的「新年決心」上門請教,打算調整投資組合,或是擬定遺產規畫。大家起碼曾經努力過──只是高德曼通常要再過幾年,才會再見到那些人。

當你面對日常生活的瑣事,很快就會把「打算堅持到底的重大決定」,從待辦事項清單上往後挪,因為我們都有很多想做、必須做、非做不可的事情。

當你無法全都完成,該怎麼辦?如果能從中找出「緊急」(需要立即處理),以及真正「重要」(能達成你的人生目標)的事情,將大有幫助。

有些事情既緊急又重要,應該放在清單的頂端。有些事情緊急但沒那麼重要;有些事情很重要但不緊急。通常我們會先做那些緊急但不重要的事:回電話、瞧瞧臉書上的最新貼文。

這時候,那些重要但不緊急的事,就會掉到清單下方停滯不動,這麼做後果可能很嚴重。你有好多好重要的夢想,但看起來沒那麼緊急,於是我們的夢想,總是掉到清單的最底下。

你可能需要修車,這件事也許又緊急又重要。

買新的衝浪板?也許很緊急,但重要性絕對比不上一些不緊急,卻會影響家人長期保障的事(你那些衝浪的朋友可能不同意)。想清楚萬一你死了,誰會成為孩子的監護人,這件事或許不緊急,卻非常非常重要。

我們在日常生活中很自然會先關注緊急的事務,而擱置那些不緊急卻重要的事情。你會先做哪一樣:洗車還是更新遺囑? 車子真的很髒!遺囑?有什麼好急的?再說了,更新遺囑(可能要買壽險或設立大學基金帳戶)的程序很複雜,洗車就簡單多了。

我們也很享受那種勾除清單上緊急(但不見得重要)工作的感覺,有些急事(買衝浪板!)甚至很有趣。相形之下,坐下來認真搞定人生規畫與財務規畫的細節,就很難提供相同的興奮感與成就感(其實是有的)。

當然,重要的事總有一天會變得很緊急,只是到那時候,你想多做點什麼也來不及了。想想那些被遺產問題,搞得很頭大的朋友和同事,這都是因為他們的家人一直先做緊急的事情、擱置重要的事情;還有父母沒想到18年「咻」一下就過去了,現在他們沒把握付得出子女上大學的費用。

我有個律師朋友是專做遺產規畫的,他就說,常有人到了必須把小孩留在家裡、自己出發去旅行前,才急急忙忙跑去找他,希望寫下遺囑,為發生墜機或沉船意外預作安排。問題是遺產規畫需要時間,根本無法在出發前完成,而我的朋友再也沒收到那些父母的消息──直到他們下次又要出發去旅行。

你看出其中的模式了嗎?

請務必每個月抽出時間處理這些重要、但看起來不緊急的事你會很想丟下不管、想要下個月再說。千萬不要。

我們常在金融危機過後問自己,當初怎麼沒看見那些徵兆?但事實上,大規模的金融危機本來就很難預測,更別說要預防了;而個人的財務危機則恰好相反,只要你能在真正重要的事情,變得緊急之前就先處理好,幾乎所有的財務危機都能避免發生。

重視幸福的理財方法

《散戶的獲利準則:投資致富的正確方式,大多數人不採用,這反而是你的機會》

這裡買

延伸閱讀:

【精闢】越有錢我們越幸福?圖解「幸福」跟「金錢」之間的關連

(本文書摘內容出自《散戶的獲利準則:投資致富的正確方式,大多數人不採用,這反而是你的機會》,由大是文化出版授權轉載,並同意 Vida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